<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兄弟叫海青 > 123 章 我是誰
    一二三章我是誰

    甘珠爾十方

    月光認真的說道:“我說的是田傾城。”

    “這和田傾城有什么關系,她有男朋友的!”我有些不自然,聲音微微的發顫,田傾城總是我心中的一道結。

    “那你有沒有愛過她呢?或者說你知道不知道她是喜歡你?還是不喜歡你呢?”月光神情平靜的問道。

    是啊我到底有沒有愛過她呢?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愛,可她有沒有一點點喜歡過我,這點我沒有考慮過,因為我們從來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想到這里我心里豁然開朗,輕輕的道:“我和田傾城談不到愛不愛的,因為我倆從示開始,也就沒有什么結束可以談論,或許我倆連朋友都算不上。”

    月光表情沒有一絲的變,她還是輕輕柔柔的問道:“那夏雨綺呢?你是真心喜歡她嗎?還有一個問題是你會不會或者說現在有沒有一點點喜歡我呢?”這連續的三個問題讓我無法回答,月光一反常態的冷靜和平和這讓我感到很是不一樣。

    這時候我想起了倉央嘉措的一句詩,其實并不適合現在的情景,可是我就是想到了這句,于是隨口就念了出來:“世間安得又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我的這句話剛一出口,月光的神色大變,她的面色慘白身位微微發抖。我就奇了怪了瞪眼就敢砍人的月大小姐,怎么在我的一句活佛情詩之下就怕成這樣了。

    半晌過后月光嘆了口氣道:“該來總是會來的,你下樓見見那兩個喇嘛吧,或者你們之間真的要做出一個了斷了。”

    月光陪我一起出了房間直奔電梯,我們所處的樓層是26樓,按上電梯的下行按鍵我倆在電梯口等候。很快電梯從上面下到26樓,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里面有兩個人一個是個中年大胡子,另外一個是個戴眼鏡的小青年。

    大胡子看起來有點眼熟我直視著他,他面色坦然微微的向我一笑。旁邊的眼鏡青年卻是傲漫的瞪了我一眼,月光似笑非笑的看了那個小青年一眼,頓時那個小青年被月光美貌震驚,低下了頭微微的向后退了半步。

    電梯快速的向下而去,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我很肯定這個大胡子我不認識,但是卻是感覺非常的熟悉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重逢一般。同時我也發再大胡子似乎也在有意無意的看著我,兩個人四目相對竟然有一種照鏡子的感覺。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我們兩個人長像、身高、體重、年齡沒有一絲的相同之處,但意視之中好像是完全一樣的兩個人,或者說是我感覺我有一部分和他很像。

    叮的一聲電梯門再次打開,一樓到了。見到我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眼鏡小青年沒好氣的道:“電梯到一樓了你下不下,不下也讓一下我們要下去了。”我忙一轉身出了電梯,眼鏡小青年伸手按住電梯開門鍵,側過身體笑著對中年大胡子道:“霍老師一樓到了,您先請吧。”中年大胡子走出了電梯。

    兩人走后月光拉了一下我,兩個人一起出了電梯,月光似笑非笑的道:“十方,沒想到你還是個追星族呀,口味挺重呀!”我迷茫的道:“什么追星族呀,那個人是明星嗎?”

    月光輕笑道:“你不認識那個大胡子嗎?他是個歌星來著唱過那個什么哥哥妹妹上山坡的歌曲,我還以為你是他的粉絲呢,大男人看大男人都能看直眼了。”

    在月光的一番嘲弄下,我才想起來這個大胡子還真的是個歌星,還上過春晚的總是唱那種民族不民族流行不流行的歌曲,好像還真的有幾首口水歌大街小巷的有人播放。

    想著大胡子的歌我心情一動,轉頭向大胡子離去的背影看了過去,恰巧大胡子也在回頭看向我這邊。我腦中有一個聲間響起還記得我嗎?你是誰?我是誰?

    這個聲音在我腦中出現過一次,就是那次我被青風偷襲進入夢魘之中,在最后關頭將我從迷霧之中拉回來的聲音。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力量,曾經一般懷疑過是三爺爺留下給我保命符,可是后來體會過那股力量完全不是道家的能量體系。

    我的雙眼注視著中年大胡子,腦中的聲音回蕩著,好像這個聲音大胡子也聽到了。他急步跑向我神情激動,眼中竟然帶著淚光。見到大胡子瘋狂的樣子,我本心之中有一點慌亂,可是好像有另外一種力量很是欣喜。

    大胡子跑到我面前緊緊抓住我的肩膀,他的眼中有大顆的淚水滴落,雙眼無神直勾勾地看著我,他的嘴唇顫動啟合幾次才講出一句話:“你是我嗎?你是來尋找我的嗎?”

    我的腦中一空,那股神秘的力量無影無蹤,我像是剛剛被人使了定身術將將清醒。我忙推開大胡子歌星的雙手,后退一步道:“我們好像是不認識吧,你有什么事:”

    大胡子歌星向前一步還要抓住,這下我可不跟他客氣了,一記野馬分鬃將他雙臂彈開。四臂一觸之下我很是意外,這個大胡子居然有很強的內力,我這個化勁的高手竟是勉強才能將他震退。

    大胡子現次向前右手五指如勾抓向我,我有些氣惱了右掌迎上準備平推拗住他的右掌,把他右掌反關節讓他跪倒在地。卻未曾想到我位兩人雙掌相交,便是粘在了一起。我靠想和我這個練了二十幾年太極的玩粘勁是吧,我就不服了。

    順著這股粘勁我的內力外放,化勁!這一下不折斷你的手腕我算你長的結實。可是事與愿違“砰”的一聲大胡子我位兩個各退了一步,雙掌分開之際我覺得體內有一股電流破體面出。

    我瞇起眼睛看著大胡子,他也直愣愣的看著我。戴眼鏡的小青年快速的跑了過來,他尖音尖氣的邊用手指點著我的肩膀,邊是訓斥道:“你要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對霍老師動手,霍老師是大歌星你知道不?傷到霍老師一根汗毛要你賠得傾家蕩產。”

    眼鏡還想要說什么,月光上前一把將他推開罵了一聲:“滾開,不要用你的臟手碰他。”我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感嘆,還是得月光這種火爆脾氣的姑娘出手呀,不然我遇到眼鏡男這種娘娘腔都不知道怎么辦。

    我看著大胡子歌星等著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此時的大胡子眼神很是迷離,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戴眼鏡的娘娘腔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了月光一眼估計自己是惹不起。他便轉身在大胡子歌星身上亂摸,碎碎叨叨的:“霍老師您沒事吧,您有沒有傷到那里呀云去。”

    大胡子只是麻木的搖搖表情很是呆板,電話鈴聲響起眼鏡男接起電話嘰里呱啦的說著,他快速說完快速掛斷電話。拉起大胡子歌星就走,還邊走邊說:“霍老師咱倆快點吧,趙老師、張導、一姐她們都到了只差我們了,太不禮貌了。”還不住的回頭用眼神狠狠的瞪月光我倆,嘴里還咒罵道:“小兔崽子,要不是老娘今天有事,非撕了你倆不可。”

    月光做了一個要追上去的姿勢,戴眼鏡的娘娘腔嚇得拉住大胡子歌星小步快跑。他這幾步小跑看得月光我倆忍俊不禁,我拉了一下月光道:“咱們還是快走吧,演藝圈這幫人也是不好惹,離他們遠點他們太事非了。”

    我們兩人快速離開酒店大廳,月光帶我來到了酒店側面的一個店鋪之中。進入店鋪我才發現這是一家賣佛像店卡的店,搞的古香古色的很是幽雅。店主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見我倆進來主動迎了上來,客氣的問道:“您二位是請佛像還是請唐卡呀?”

    月光指了指后面道:“我們找在你這住的那兩個喇嘛,他們在這里呢吧。”

    中年男人一聽說是找兩個喇嘛的,他的眼神之中泛起光彩,不由的上下打量起我來。一邊看還一邊點頭,嘴角掛起了一絲微笑,好像他看到了什么好吃的東丁。

    看到他的眼神我不由的想起剛才大胡子歌星的眼神,還有之前我受傷之后在牡市賓館中睡覺時,感覺有色迷迷的眼神看我。這幾種眼神好像都一樣,雖然不是同一個人的眼神,但里面內含的東西十分雷一如出一轍。對了還有扎西頓珠和切智堅措,他們也是這種傻乎乎色迷迷的眼神。

    中年男子見我眼神不善,他輕咳一聲道:“兩位大師都在后面休息呢,兩位請跟我來吧。”說著伸出左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式。

    月光率先一步前面帶路走向后面的隔間,店鋪后面是一間很大的佛堂,里面供著全堂的佛像還有許多的唐卡,佛像前面的條案上供著水果、鮮花、糕點許多的供品,還有十幾只酥油燈點亮著。在佛堂的地上鋪著地毯放著小桌子,桌邊盤腿坐著兩個喇嘛,正是扎西頓珠和切智堅措。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