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軾天訣 > 第三十章 重歸劍宗 一
    其實城主我們早就來了,只是您老太專注沒發現而已,寧道天欣欣然的說道。

    也罷,既然來了就坐吧,我跟你未來的岳父說點事情,是關于黑暗冥界的,你就在旁邊認真的聽著,增長一下見識,話畢,隨后杜成把目光轉向沈萬千然后開口說道……

    最近黑暗冥界又開始大張旗鼓的打殺正道修士,這黑暗冥界是怎么出現在修真界的?它又有什么目的?到了現在我們還是一無所知,表面上黑暗冥界是來破壞我們修真界的格局與秩序,但我懷疑這里面肯定另有深究,對于這件事情我們看我們需要派人深入黑暗冥界好好打探一下,雖然說焚日宗的宗主寧勇已經加入反黑盟,可是黑暗冥界的強大根本超乎我們的想象,就算整個焚日宗弟子盡出也只是杯水車薪,根本不能讓黑暗冥界傷筋動骨啊。杜成一口氣說完了自己對現今修真界局勢的看法,就連寧道天都不得不佩服杜成眼界的開闊。

    老杜,你說的很對,對于我們正道修士來說黑暗冥界就是個災難,一個我們所有修士都要團結一致對抗的災難,冥神就是黑暗冥界放置在外界給世人觀看的傀儡,在冥神背后的那個人才是對我們修真界幕后策劃者,這個人的深淺我們一概不知,真是讓人頭痛。話畢,沈萬千伸出兩只手對著自己的太陽穴狠狠的拿捏了幾下。

    可是老沈你也知道,要想讓所有修真界的修士聯合起來共同對敵那簡直就是難如登天,可望不可及啊……

    杜前輩,小子有一計不知前輩可愿洗耳恭聽?這時寧道天突然表現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道。

    這……,原本杜成只是想讓寧道天在邊上旁聽的,卻沒想到寧道天居然會有辦法,而且還表現的那么自信,一時之間杜成只能把目光投向沈萬千,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這里也沒有外人,你就說吧。沈萬千果斷的說道。

    聽后,寧道天倒也不婆媽,然后說道:“以我之見,現在修真界所有的修士之所以不團結,其原因是因為他們根本就還沒弄清楚事實的嚴重性,我想我們應該把此事的后果跟他們說一遍,讓他們有危機感,再者對外宣稱,就說在黑暗冥界的寶庫里藏有好多仙石,仙器,這樣一來就連那些老古董,修為極其高深的修士都會出動,這樣一來對我們就有利,我們就可以利用修士求生的本能來刺激他們聯合起來。

    嗯……,老沈吶,我覺得你這女婿說的挺有道理,要不我們就按照他說的試一下吧……

    既然連你個老家伙都沒意見,那我還有什么好說的,說說你的計劃吧……,沈萬千目光注視著寧道天問道。

    寧道天:我的計劃需要慢慢來,不能急,黑暗冥界既然那么急不可待,一心要拿下整個修真界,那么我就給它先來個欲擒故縱,讓它囂張一段時間,等時機成熟我們再動手,這段時間我打算先去劍宗進修,把修為提升上去,順便再磨練一下自己。

    這就是你的計劃?可是你并沒有說你的計劃是什么啊?杜成一臉茫然的問道,就連沈萬千也是滿臉疑問。

    前輩莫急,您先聽我說完……

    隨后寧道天又開口說道:我的計劃分為三步,第一步…欲擒故縱,要想給黑暗冥界造以沉重的打擊,必須要先讓黑暗冥界放松警惕,這段時間杜前輩和岳父大人就不要理會黑暗冥界所做的一系列動作了,盡可能的去放縱他們,然后再找準時機反撲,就算滅不了黑暗冥界,也能讓它們傷筋動骨,沒有個幾十年恢復不了以往的巔峰。

    第二步:借刀殺人……劍宗不是想置身事外嗎?那我們就挑起劍宗和黑暗冥界之間的矛盾,讓它們打起來,這樣我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第三步:隔岸觀火,然后再趁火打劫……在劍宗和黑暗冥界打的水深火熱之時我們要按兵不動,等到他們打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再橫插一腳,到時候劍宗肯定沒有之前那么強大,我們就可以趁機要挾劍宗里的那些老古董,讓他們把劍宗雙手奉上,到那時我們就可以利用劍宗的勢力到處收攏修士,畢竟劍宗的名頭擺在那里,在這亂世誰不想找個強大的靠山,只要整個修真界的修士都團結起來,我就不信黑暗冥界還能蹦跶多久?杜前輩,岳父大人你覺得我這計劃怎么樣?話畢,寧道天轉頭看向杜成和沈萬千開口問道。

    高!實在是高啊!雖然我不明白你說的隔岸觀火,欲擒故縱這些話是什么意思,不過我也大致了解了一二,你這計劃很符合我們現在的形勢,嗯…不錯,老沈你果然沒看錯人,撿到寶了,哈哈。語落,杜成就開始大笑起來。

    對于杜成的話,沈萬千仿佛沒聽見一般,靜靜的坐在那里思考著寧道天的計劃。

    那些段時間蓮兒就待在百通商會吧,最近外面世道太亂,你在外面我可不放心。過了許久沈萬千終于說話了,話中的意思很明確,寧道天現如今的修為太低,根本沒辦法保護好沈紅蓮的安危,所以沈萬千在為自己女兒自身安全做打算。

    這話的意思明眼人都看的很清楚,寧道天卻一點也不在意,隨后說道……

    岳父說的極是,就算岳父不說我也會提出來,此去劍宗無比兇險,這種深入虎譚的事能少一個人冒險就少一個人。

    沈紅蓮:我……

    蓮兒不要任性!現在是關鍵時期,你可不要拖道天的后腿。沈紅蓮紅著眼睛剛想說話就被沈萬千給呵斥住了。

    蓮兒,我可不想你出什么意外,你就聽岳父大人的話在百通商會待著,不然我會很不放心的。寧道天也勸阻著沈紅蓮。

    那好吧,道天哥哥你一定要盡快回來,蓮兒會一直等著你的。最后在沈萬千和寧道天的勸說下沈紅蓮終于答應了寧道天留在百通商會,等待著寧道天的歸來。

    這剛相聚又要分離,沈紅蓮舍不得,寧道天又何嘗不是?

    此事的計劃已經定下,沒過多久寧道天帶著劍狂就向沈紅蓮他們辭別,分離總是最痛苦的,大概真應了那一句話,這次的分離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在幾年之后寧道天在這名字注定響徹整個明清大陸……

    劍狂,其實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你,路上寧道天看著劍狂問道。

    公子,你不必開口,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你猜的很對,我之前確實是劍宗的弟子,只是受奸人所害才會落得如此,還險些喪命,他們都以為我死了,殊不知我現在活的比任何都要逍遙快活,哈哈……!還沒等到寧道天提出問題,劍狂便說出了寧道天心中想要的答案。

    那害你的人是什么人?也是劍宗的弟子?

    他?呵呵,或許早已飛升仙界,也或許早己化為塵土了吧,畢竟都過去幾萬年了,在修真界有幾個修士能夠羽化成仙?以我之見后者的機率還是大一點。說到仇人劍狂的眼中居然沒有充滿一絲的恨意,大概是因為時間過去那么久恨意有些淡忘了吧。

    既然你以前也是劍宗的弟子,那么你肯定對劍宗的環境非常熟悉了?

    你說的沒錯,我畢竟在劍宗待了幾千年,里面的環境我也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嗯,那就好,等我們到了劍宗最起碼不會什么都不知道。

    公子前面有一小鎮,看路程我們明天下午就能到達劍宗,今晚不如就到這個鎮上休息一晚吧,我體內的真氣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在天即將給下來的時候,劍狂釋放出他那武帝級的強大神識把方圓幾百里看的一清二楚。

    嗯,聽你的……

    對于如今的劍狂寧道天還是比較放心的,畢竟在劍狂的識海里可還種著一絲寧道天的靈魂。

    一路無話,到了小鎮寧道天才停下腳步,細細觀察起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寧道天和劍狂面前的小鎮里橫七豎八雜亂無章的出現了許多尸體,陣陣腥臭味撲面而來,就連寧道天都緊皺著眉頭。

    這殺人的手法實在是太殘忍了,這些凡人都是被人掏空心臟致死,看樣子不太像是人為,公子我們還要進去嗎?連劍狂這個冷血的人都覺得殘忍,可見屠鎮之人是有多么兇殘,孩子都不放過。

    進,當然要進,不但要進,我們還要掩蓋成普通人,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干的,盡如此喪盡天良。

    呼……

    只是一瞬間寧道天和劍狂就變的和凡人無異,就連身上的氣息都被掩蓋的天衣無縫,除非是武皇強者,不然很難被人發現。

    走……

    語落,寧道天便帶著劍狂朝小鎮中心走去,絲毫沒有任何停留,可見寧道天道心之堅定。

    呱呱……

    等到寧道天和劍狂到達鎮中心時天早已黑了下來,烏鴉的叫聲在黑夜里始終會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蠕動,讓你浮想聯翩,心生恐懼。

    劍狂停下,我們就在這里守株待兔吧,走到一處破舊的茅屋旁寧道天停了下來,裝作一副故作休息的模樣,為的就是引兇手上鉤,直覺告訴寧道天那個兇手還沒離開這個小鎮。

    聽到寧道天的話后劍狂也不遲疑,立馬也學著寧道天閉上眼睛裝睡起來。

    沙沙沙……

    虛空中的靈氣越來越凌亂,不知從哪里刮來的陣陣陰風把樹木都吹的搖曳起來,仿佛就要折斷一樣。

    撲撲撲……

    呱呱呱……!

    烏鴉們都嚇的四處逃竄,寧道天和劍狂也被驚醒,都打好十二分精神用神識注視著周圍的一切,不肯放過任何角落。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