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在火影畫漫畫 > 第七十三章 非酋的血淚
    寫橫幅,在赤羽看來是很簡單的宣傳手法,然而第二天,他看到街上掛著的橫幅——

    “漫畫已更新,感興趣的顧客朋友前來購買!”

    ???

    赤羽站橫幅下,懵逼了很久。

    這直接把他后半段話,原封不動給抄下來,一點都沒改動。

    這么真實的嗎!

    黑著臉走到漫畫鋪,結果眼前一幕讓他瞪大眼睛——店鋪里,出奇地擠滿了人。

    “這么垃圾的標語……”

    赤羽沉默片刻,感覺智商受到侮辱。

    只能說,這世界廣告太少了。

    他微微感慨,隨后走到店外,細細觀察。

    “嗯,那是?”

    一股查克拉波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赤羽看過去,波動源自一個白袍男孩,他靜靜地站在那邊,和周圍有點不一樣。

    日向一族?

    他臉色一變,頓時走上去,沒等他拍對方肩膀,小男孩已經先一步轉過頭來。

    “喂喂喂,要作弊搶海報嗎?”

    赤羽無奈地說道。

    他忘了——忍者的世界想作弊,辦法簡直太多了。

    日向家的小男孩有些羞慚,可想了片刻,他低聲說道:“你沒規定不能。”

    “我現在規定的,不能。”

    赤羽說著,去門口提筆寫上幾個字,最后一列添加一句“本活動最終解釋權歸本店所有”之類的字樣。

    日向家男孩喪氣地垂頭,不滿地嘟囔著。

    不過憑著剛才的記憶,他還是挑選了一本帶有漫畫的書。

    “不能用忍者能力?我的運氣一向很好,不靠能力也能拿到帶海報的漫畫。”

    這時,他聽到一道聲音。

    “綱手,你就算了吧!從小到大,你哪次賭運氣贏過?”

    綱手和自來也。

    赤羽轉頭,果然看到自來也被一拳打飛了。

    “我還是贏過兩次的。”

    綱手情緒有些低沉,隨后微微搖頭,進了漫畫鋪的門。

    “綱手,我覺得……”

    赤羽有些發毛。

    這也是賭運氣,萬一綱手真的賭到了!

    “哼,你也覺得我拿不到是吧?”

    對忍者而言,要是仔細觀察,眼力好的不難看出細微的厚度差別。

    不過綱手根本沒看,只是隨手挑了一本。

    這是真的賭運氣。

    赤羽有些緊張,萬一真的拿到咋辦!

    “喲西,很久沒賭了,我這次運氣肯定好!”

    綱手動力滿滿,小心翼翼地一頁頁翻開。

    “直接快速翻不就完了……”

    自來也疲憊地走回來,同樣隨手拿了一本。

    “賭的感覺,你不懂。”

    綱手眼睛放光,活似個虔誠的賭徒,一頁一頁,真有種翻賭牌的感覺。

    翻到最后,還是沒有海報出現。

    赤羽長長松了口氣。

    有驚無險!

    “哈哈哈,你這運氣,果然不會中獎。”

    自來也開心地拿起綱手邊上那本,隨手一翻,一頁海報從書里掉出來。

    “哇哈哈哈,本大爺的運氣太好了。”

    嘭!

    一拳后,綱手氣憤地又扔下一百兩,竟然連自來也都比她運氣好,不能忍!

    又從貨架挑了一本,然而……還是沒有。

    “算了吧綱手。”

    赤羽有些不忍。

    賣第一冊促銷時,要不是團藏不要獎勵,她一樣得不到任何獎勵,可見這運氣是獨一份的。

    “不,我還要買!”

    這貨什么運氣,心里是真的一點逼數都沒有。

    一連十份,一張都沒有……

    “自來也,為了自己小命,我奉勸你別笑。”

    赤羽拉著自來也低聲說。

    雖然自己也憋得很辛苦,可火上澆油實在不明智,特別是一個紅了眼的賭徒面前。

    自來也本來想挑釁一番,但肋骨莫名地疼痛——

    “嗯……綱手,運氣差不是你的錯,下次……”

    嘭!

    又是一拳,綱手收起十本漫畫書,怒氣沖沖地離開。

    這十一本剛好夠用,再多買一本就只能送人了,況且這是一本已經耗去她一半存款。

    “我,我是想安慰!”

    自來也捂著頭憤怒地說道。

    “一發命中的人安慰非酋,非酋只會覺得你在侮辱她。”

    赤羽同情地說道。

    前世他也是個非酋,與綱手感同身受。

    自來也聽不懂非酋的意思,可猜測之下,大概就是“運氣差”的意思。

    “切!”

    他坐在門口的椅子上,自顧自開始看起來。

    沒一會兒……

    “我懷疑你嘲諷朔茂的查克拉量,這才幾次忍術,就查克拉耗盡了?”

    自來也無語的吐槽。

    “怎么可能,朔茂沒這么少的查克拉。”

    赤羽隨口應付說。

    “津奈美好漂亮好可愛!”

    “哇,這個小姐姐更漂亮,赤羽赤羽,她叫什么名字?”

    自來也精神一振,興奮無比。

    “你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赤羽聳聳肩。

    “赤羽,我發現你畫女孩也很有一手,如果你……”

    “想都別想,我不可能畫那種無聊的東西!”

    不用說完,赤羽都知道這傻缺啥意思,但也幸虧自來也缺根筋,否則換正常人早就猜出那一頁是誰畫的了。

    自來也聚精會神地看著,一邊看一邊在比對。

    許久后,他看完了全部劇情。

    “啊啊啊,我愛上這個女孩了,雖然是再不斬的人很不爽,不過還是感覺她好可愛啊。”

    赤羽覺得,自來也身上又覺醒了什么東西。

    本來打算告訴他關于白的事情,但想了想……暫時還是不告訴他,岸本畫里白其實是男生。

    雖說改也就一筆的事兒,但夢碎的感覺應該很爽。

    自來也坐下來,興奮地拿出畫板開始下筆。

    “喂,你不要在我店門口畫那種失禮的東西!”

    赤羽臉色一變。

    然而……

    這時候的自來也,就跟陷入賭博的綱手一樣,根本無法勸阻。

    他下筆速度很快,畫得也很快,不過幾秒鐘時間紙上已經粗淺勾勒了外形。

    “別打擾我,我的靈感迸發,我的大腦在顫抖!”

    自來也激動不已,手中的筆出奇穩定,畫出一道道柔美的線條。

    單純論畫技,他進步飛快。

    然而……

    畫中的內容,卻漸漸往不太健康的方向發展。

    此時,不少店里出來的人圍觀。

    赤羽正要阻止,卻聽到一聲熟悉的咳嗽聲。

    “自來也,胡鬧也要有個限度。”

    三代?

    又是這么巧的時間!

    赤羽用滿是懷疑的目光,看向猿飛日斬——要不是人太多,他肯定不會阻止吧!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