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今日的頭條也很給力 > 第一百零二章 顧慮
    “撲嗤”一聲,某人笑了起來,前俯后仰,肩膀都在抖:“我騙你的,我一直都只是把他當弟弟。”

    隨后便住了嘴,七年前,許家在她家遇難時,不僅連句客套話都沒說,直接拿錢趕人,甚至很急的就給許清風訂了江家二小姐的婚事,當時心灰意冷,許母給那些錢,不過是她母親一個首飾的價格。

    只是當年父親公司落難,逃到國外,母親被外公帶走,家中值錢的都被人沒收了,她與弟弟身無分文。那二十萬雖然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是對于那時從未缺過錢,也從沒金錢概念的她來說,許家明明可以幫他們,卻不幫,這就是不義。

    而且,許母當時就透露了,要給許清風定下江家二小姐。當時她跟許清風還沒分手,許家就許清風一根獨苗,若是他死活不同意,許家能替他跟江家二小姐訂婚?

    她本想著,就算許家不出手幫忙,只要許清風依然站在她這邊,他們之間依舊會好好的,至少,依照她的性格,她不會主動提分手。

    但是許清風到最后,連親自跟她見一面,跟她解釋一下都不愿意,還讓一個老仆過來替其說話。

    那時候,她對許清風,已經失去了所有好感。后來對其說的,其實一直只把他當弟弟,當時說那句話的時候,她許是連自己也騙了。

    對于一個異能者而言,因為世代輪回,那種因為輕易信人而被背叛的感受,是印在骨子里的,所以越長大越不敢輕易近人。

    縱然是再親近的人,但凡讓自己對其失去信心,或者不想去見其時,時間一久,便會將這個人歸納在陌生人、仇人,甚至連陌生人都不如的陌生人。

    當年,那晚跟霍半城置氣,賭氣離開,其實自己并不是想真的就此背井離鄉,真的就離開,而是后來因為很多事情,遇到師兄星宸,又被邀請跟了一支考古隊,偏偏她離開國那么久,他也沒去找過她。

    那段時間,兩人之間雖然誰都沒開口表白,但彼此之間的那種潛移默化,那種曖昧、那種感覺,她以為縱然他是把她當成了另外一個人,但至少朋友一場,他也應該去找她一下。

    霍家的勢力那么強,她又沒刻意將隱藏自己的行蹤,他若找她,肯定會找到她的。

    那段時間,其實心痛過,但在經過后來的忙碌,無心去想那些事情的時候,曾經的過往,以及那些過往一起在一起的感覺,也全都像在看別人的故事,甚至越看越可笑,越看越覺得自己離開國是多么聰明的一件事。

    而父母,自己之前給弟弟打過一個電話,知道家里沒事之后,在國內也沒有什么后顧之憂了,再之后,就再也從未與家里打過電話。

    是不是,有點太無情?

    但對于異能者來說,‘無情’是他們從骨子里帶來的,要說之前還在c國,沒遇到霍半城之前,她還可以說,自己對許清風從來都只是年少不懂事,一直只把他當成個弟弟而已。

    但實際上,在c國遇到霍半城后,關于七年前,以及十年前兩人在游戲中的事,那些一樁樁、一件件的想起來,當時的感覺也越來越清晰,她有些覺得,自己如果率先重遇的人是許清風,興許她記起來的,會是與另外一個人的另外一些感覺。

    她覺得,自己很可能是一個渣女。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