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風流邪尊修仙記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鼻涕小孩 一男一女
    此時武火金光已經從遠處朝著常笑這邊蔓延過來,并且從那天裂之中透進來的風氣已經越來越大,風也越來越硬真實越來越多,這風氣內中所蘊含的真實好似一把把的刮骨刀一般,切割著常笑的身軀,這真實風爆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甚至連個前奏都算不上。

    常笑現在就算是想要選一家別的居處也已經來不及了,常笑不知道這真實風暴究竟威力有多大,對于未知的東西還是多少保留一些敬畏比較好,所以常笑當即便走進了這家賭場的門樓!

    這賭場門口已經站立了兩位身材粗壯的靈仙,兩人正在驅趕一個干瘦的臟兮兮的小孩,這小孩一看就不是從虛幻世界之中修煉上來的,而是在這真實世界出生的,這樣的在這一界之中出生的孩子有很多,這樣的孩子生下來就具備一定的真實,算是這真實世界的原住民,這些孩子往往成材的不多,畢竟無數在虛幻世界之中打滾數千年的老物到了這里都跟孫子似地,就更不用說這些剛出生的小屁孩了。

    除非是這孩子的爹娘相當了得,比如說嫣然那樣的情況,她的母親是大嵐仙子,有這個身份那個敢動她?其實常笑手中也有一位這樣的銜著金鑰匙出生的存在,那就是傲尊女皇的女兒,辟冷大仙的閨女,常笑幾乎都快將那個小女孩給忘記了,當然現在常笑也不會再對她下手了,那畢竟是傲尊女皇的女兒,傲尊女皇不管怎么說,就暫時的情況來看,和常笑之間的關系還算是比較不錯。奔著這層關系常笑也下不去手。

    這些小孩有個好爹還好一些,要是爹娘水平有限的話,那處境就非常悲慘了,畢竟在這里許許多多的靈仙都要為奴為仆才能繼續生存下去,在這種情況下,哪里有辦法管自己的孩子?即便管了也就是一個小奴仆罷了。

    要是父母雙亡的話,那就更悲慘了,除了有那么一點點的真實之外,什么都沒有,什么都不會,一切神通對他們來說就是夢想,在一群全都是摸爬滾打數千年才到了這真是世界的老物群中,這樣的孩子想要出頭實在是太難了!

    現在這個渾身臟污的小家伙顯然就是此類。

    這小家伙看起來七八歲大小,身上的真實只有一線而已,生機之力更是只有一個月,這樣的生機之力被那武火金光一照片刻之間百分百死翹翹。

    這小家伙顯然是想要進入這賭場之中躲避即將到來的真實風暴和武火金光。

    但是此時正是賭場最暴利的時候,內中空間有限,那兩個賭場的看守怎么可能讓他這樣破衣爛衫的小娃娃進去?

    這小孩十分堅韌,流著兩管大鼻涕嚷嚷道:“這賭場里面有俺爹的錢,為啥不讓俺進去?”

    那賭場看守顯然和這小孩認識,大巴掌直接乎在這小屁孩的臉蛋|子上,常笑看得出,這看守并沒用力,不過這看守一巴掌拍過去隨后就后悔了,這一巴掌拍下去蹭了一手的清鼻涕,膈應得這看守嗷嗷亂叫!

    其實在這一界之中,已經沒有病痛折磨了,當然這是對那些從虛幻世界之中修煉到這里的仙者們,但對于這些生長在這里的娃娃來說就不同了,他們沒有那么強大的力量來百毒不侵,是以著涼了也一樣的要感冒發燒。

    那娃娃被看守一巴掌推出去四五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隨即大叫著蹦了起來,這娃娃不知道人家已經留手,更不知道人家一巴掌就能將他的腦袋拍碎了,只當是自己挨了欺負,哇哇怪叫著悶著頭朝著那看守撞了過去。

    那看守正好用這娃娃的腦袋瓜子擦手。

    這娃娃怪叫道:“俺爹的生機丹都放在你們這里了,為啥不讓俺進?”

    那看守冷哼一聲又是一扒拉這小娃娃,道:“小兔崽子,你爹當初也算是有些家底,他自己愿意到這里來尋樂子將生機丹全部輸在這里,這生機丹輸了你難不成還想要要回來么?”

    這一回看守用了些力氣,將這小娃娃直接掀飛出去,這娃娃嘭的一聲摔在地上,身子猶自不停的朝后翻滾,此時剛好一道武火金光照射下來,眼瞅著這娃娃就要滾進金光之中,這娃娃身上的生機之力只有月余光景,一旦滾進去被武火金光照射到,片刻之間就要化為泡影消散掉。

    那看守明顯一愣,意識到自己失手了,此時此刻想要去救這小娃娃也來不及了。

    眼瞅著那娃娃就要跌進武火金光之中,忽然一道吸力一下就將這娃娃吸了回來,速度極快,那守衛愣神之間就眼瞅著那娃娃已經回到了門口的一位地仙身前。

    這守衛當然知道是這地仙救了那娃娃,連忙點頭哈腰的招呼,雖然這娃娃只要進不了這賭場就早晚會死在武火金光或者是真實風暴之下,但那不等于是他親手將這娃娃丟進武火金光之中滅殺,事實上這守衛和這娃兒的父親還有些交道,雖然不深也算是面熟,這娃的父親輸光了身上的生機之力外加真實,剛死沒多久,就剩下這么一個小娃娃,天天來賭場門口要債。

    他們這些守衛都懶得理會他,畢竟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娃娃,他們若是動手揍這娃娃實在是太掉價了。將其打死了不但不是英雄反倒成了狗熊,這些看守們時不時的還丟給這娃娃仨瓜倆棗的,過繼給他一絲一毫的生機之力。

    但是現在不成了,這天裂一出,賭場之中的買賣紅火的沒邊,主家根本不會允許有這么個娃娃混進去,并且主家極煩這娃娃,所以下了死令,不許這娃娃進去,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攔住這娃娃。

    此時常笑一笑道:“在這賭場之中呆三十天需要多少生機丹?”

    常笑身上地仙的身份,就是橫行無阻的通行令,這看守連忙賠笑道:“一萬年的生機之力,若是在賭場之中有百萬年的生機丹消耗,那么這一萬生機丹原數奉還!”

    常笑隨手丟出兩顆丹丸,正是兩萬年的生機丹,隨即領著那娃娃就進了賭場之中,這看守連忙想要阻攔,但是看了眼外面已經到了賭場門口的武火金光,和越來越驟烈的真實風暴,最終還是將阻攔的話語收回了肚子里。

    那娃娃一進了賭場,一雙大眼睛就咕嚕嚕的轉動不休,隨后便嗖的一下從常笑身邊竄走,此時賭場里面熱鬧得很的,這三十天在這里逍遙的人物實在是太多了,是以這娃娃一鉆兩鉆就消失不見了,常笑一愣,也懶得阻攔他,就由著他去了。

    常笑四下打量這賭場,這賭場倒是給了常笑一個不小的驚喜,因為這里的仙者有八成都是地仙,也是,正常能夠出得起一萬年生機之力,并且還要在這里豪賭一番的仙者們,想來身價都不會太差,也只有地仙們才能站在這里。

    這賭場能夠接待的人數也是有限的,常笑進來之后,便即關門了,將武火金光阻攔在外的同時也不再接客。

    從此開始,這賭場會直到一個月后再開啟大門。

    常笑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看著這賭場之中的所有的賭徒,看著這些賭徒們吆五喝六的拿出自己的身價對賭,想來這些人要來賭的話一定攜帶著不匪的生機丹!

    此時那看守遞給常笑兩個牌子,這牌子對應的就是房間了,另外一個牌子應該是那個小娃娃的,不過此時那娃娃已經跑沒影了,常笑收起拎著牌子在賭場之中轉了一圈,又去拍賣場看了看,賭場之中的拍賣場一般情況下是在賭徒輸光了生機丹之后,拿出自己的種種寶物甚至是奴仆妻妾出來拍賣用的,并非什么時候都有大型的拍賣會。

    不過這些賭徒拍賣自己的東西的時候,往往都賣不上價,在這里經常能夠花最少的生機丹,買到價值不菲的東西。

    此時這些賭徒剛剛到這里,手中都有生機丹,是以這拍賣場空蕩蕩的,只有幾個閑漢在那閑聊,常笑過來,他們便用目光看向常笑,隱隱有些敵意。

    常笑正打算上樓去自己的房間看看,此時那被關閉的大門忽然被拍響。

    門口的守衛罵罵咧咧的喝道:“關門了,關門了,死一邊去!”

    現在在這大堂之中已經能夠聽到外面的風聲怒吼了,看樣子這一次的真實風暴比以往還要強烈一些,在這種情況下開啟大門都是一件有風險的事情。

    就聽到外面一道生機之力猛的順著門縫被拍了進來,這生機之力濃郁非常,在這看守面前匯聚成一顆五顏六色的丹丸,這丹丸五色寶光似放,整個大堂都蘊滿了生機之力。

    這種丹丸,常笑一看就知道是一千萬年的生機之力匯聚而成的。

    那看守一見到這生機丹臉上立時露出猶豫的神情來,想了想后,知道對方自己可能惹不起,并且對方擁有千萬年的生機之力,顯然不怕武火金光,武火金光即便再怎么強大,在三十天內也不可能消耗光這一千萬年的生機之力。

    顯然對方不是一般的存在,這看守隨即一擺手,四五個看守匯聚在一起,低聲商議數句后,便吆喝賭徒們往后,隨即將大門開啟了一線縫隙,隨著這一線縫隙的開啟,立時有一道流光伴隨著驟烈的真實風暴從外猛吹進來。

    這看守一件流光入室,連忙猛推大門,極為艱難的才將這大門封死。

    此時那流光之中顯現出兩個人來,兩個男子,不過在場的都能看出來,其中一個男子是女扮男裝。在這真實世界之中很多事情都瞞不了人。

    <a href="http://"></a>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