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三千四百七十五章 萌新瑟瑟發抖
    ****************************************************************************************

    白銀時代……

    腦子里的震撼信息還沒消化完,阿卡拉又拋下一顆重磅炸彈,炸的我們一愣一愣。

    等等,白銀時代?

    我記得凱恩以前說過,這個世界,不是暗黑大陸,而是整個世界,可以劃分這樣幾個時代,創世之初的黃金時代,十二翼猶存,在經歷過末日之戰后,暗黑大陸誕生,這個世界的最高戰斗力直線降到了八翼,比股災還要夸張。

    再后來,又經歷了原罪之戰,戰斗力進一步下降到六翼,謂之青銅時代,如果按照戰斗力劃分的話,我們是一直處在青銅時代,但是又有部分學者把地獄入侵開始之后的萬年歲月,稱之為暗黑大陸的黑鐵時代,雖然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可,但并沒有三界的官方認證。

    畢竟受苦的只有暗黑大陸,暫時沒有波及到其他高高在上的家伙,以影響力而言,比不上末日之戰和原罪之戰,當然,如果比的是犧牲人數,那十個原罪之戰加一百個末日之戰也比不上地獄入侵,這可是足足持續了萬年之久,在這場戰爭里死去的人,恐怕能將一百個雙子海填平。

    咳咳,話題有點扯遠了,總之三界官方認證的,以最高戰斗力劃分,就只有黃金白銀青銅三大時代,我們以前所處的正是最高只有六翼強者的青銅時代,現在阿卡拉冷不防蹦出一個白銀時代回來了,饒是已經接受了八翼強者出現的人,也再次驚愣,良久之后才恍然醒悟。

    可不是么?八翼強者便是象征著白銀時代。

    “相信大家多少也應該感受到了吧,法則的松動,自身的天賦,力量,才能,有一種脫困而出的感覺。”

    “是有這種感覺,還滿強烈的。”西雅圖克摸了摸他的大光頭,道。

    “昨天冷不防的就出現了這種感覺,隨即吳師弟就趕到戰場上了,之后又是一番慶祝,還沒來得及梳理,你們呢?”

    目光落到其他人身上,除了維拉絲這些非戰斗力人員滿頭霧水以外,其他人均是不約而同的點頭。

    “哈哈哈哈哈,不知為什么忽然就自信爆棚,好似一直束縛著自己的鎖鏈忽然松開了,感覺四翼境界好像也沒那么高不可攀,當時我還以為是我的錯覺,腦袋瓜子是不是哪里壞了,不是就好。”

    瞧著大家的反應,西雅圖克又是一陣囂張大笑,再一次摸了摸他的大光頭,白銀時代的忽然到來,法則的松動,天才們的禁錮解鎖,突而其來的變化,讓一貫自信滿滿的二師兄都震住了,以為是自己的腦子出了問題。

    “我和西雅圖克一樣,開始也以為是錯覺,這太不可思議了,如果不是聽阿卡拉大人親口說出,我至今還是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卡洛斯跟著點頭,和西雅圖克喜形于色相比,他顯得沉穩多了,不過眼睛里爆發的光芒也非同小可。

    我們的大師兄也是有野心的口牙,至少不能被他的老對手西雅圖克比下去。

    “不奇怪,這壞蛋身上發生的奇跡我們已經習慣了,卻沒想到這次的奇跡終于也大方了一回,連我們,連整個世界都一并贈予了。”小狐貍甩著尾巴,盯著我說道,盯著我做什么,以前又不是我霸著奇跡不愿意給你們,同樣現在的奇跡,也不是我贈予給你們的,雖然和我有關就是了。

    我也很懵逼呀,你說我一個以混吃等死為終生目標的穿越者,原本的打算是躲在一群大佬身后高喊666,摸魚摸到世界和平,怎么忽然站上前臺,做了救世主呢?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發表著白銀時代到來的驚訝和激動,到了給我相對的緩沖時間,慢慢消化了現實。

    然后,心里有一句mmp,想當著面對艾芙麗娜說出口。

    你妹的,原本以為是給我一個人的福利,沒想到卻成了這個世界的升級補丁,排排坐分蘋果我是一點都不介意,但是別分給敵人啊混蛋,讓它們吃飽了好揍我們揍的更嗨皮嗎?

    瞧著大家高興的臉色,仿佛四翼指日可待,我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當然,除了我以外也還有個把清醒的,露出了憂色,你看阿卡拉,明顯就是喜憂參半,可憐她做了幾十年聯盟大長老,估計以前受到的驚嚇,加起來也沒有這幾年多。

    當然,大部分都是我搗鼓出來的,這個自覺我還是有的。

    “怎么了,新人小弟,一臉憂慮的樣子,是不是擔心不久以后要被我們超越了?”

    圖拉科夫這個笨蛋,察言觀色的本色是有,無奈智商太低,要不然也不會在重要的戰斗里往物品欄塞酒了,還未自己辯解,說是在戰斗前夜莫名得到了偉大之眼的啟示,看到了勝利的未來,才特地做出這樣的準備。

    我還受到偉大鼻孔的啟示,看到了你鑲嵌滿了完美寶石的五孔大劍耐久歸零爆掉的未來呢混蛋!

    “就你這智商,小弟就算止步一千年,你也別指望能追上。”薩綺麗冷冰冰的話語從背后出現,無情伸手一指,圖拉科夫立刻就似過了一千年,沒有趕上某救世主,到是快入土了。

    不過,經圖拉科夫這么提醒,燃燒著四翼夢想的眾人到是回過神,慢慢冷靜下來,想到了關鍵。

    我們能提升,敵人是不是也能?

    帶著這個疑問的目光,落到阿卡拉身上,這位老人無喜無怒的點了點頭。

    “墮落天使那邊的那位,恐怕也晉升了,當然,包括巨龍一族那位。”看了看艾卡萊伊和惡龍蕾娜,不出所料,她們也跟著點頭。

    作為一頭黃金巨龍,金字塔頂端的存在,其實蕾奧娜才是受益最大的那個,白銀時代的到來,讓這位巨龍公主的實力一秒頓悟,硬生生突破了好幾個階段,要不是年齡未到,還是未成年巨龍少女一枚,那直接就奔四翼級別去了,縱使如此,如若她愿意恢復最強的黃金巨龍本體,吊打【某坐騎也不是什么難事。

    所以,某人叫囂著現在你不是我的對手,其實是公主殿下留情了,當然,她也不得不留情就是了,一旦身份暴露,肯定沒得玩了。

    大家齊齊倒吸一口涼氣,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得知竟然是三大至強者齊齊晉升,世間忽然就多了三名八翼強者,還是有一種做夢的不真實感。

    怎么一覺醒過來,活了幾十年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世界,就翻天覆地變了個樣呢?怕不是集體穿越了吧?

    “這么說來,難道七巨頭也……”大家的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竟然是白銀時代到來,利益均沾,不可能只有聯盟這邊得到好處,敵人也一樣。

    想想七巨頭,本來就實力恐怖,令人絕望,這么一搞,雙方之間的實力差到底是拉近了,還是被扯的更遠,真不好說。

    “四魔王晉升那是不用想,板上釘釘的事情,本來就算白銀時代不來,它們的實力也絲毫不遜色四翼強者,甚至諸如四不像魔神,很可能都不是它們的對手。”

    “問題是本來就有四翼級別實力的它們,在白銀時代到來,法則禁錮解開后,到底能提升多少,對吧。”

    “還有別忘了三魔神。”我提醒一句:“雖然它們安分了很久,以至于很多時候只想到四魔王,幾乎忘了它們的威脅,但是這幾個家伙越安分,說不定醞釀的陰謀就越大。”

    “別不是三魔神也要晉升吧,萬一讓它們晉升到六翼強者,那我們還玩啥?直接投降算了。”西雅圖克嚷嚷起來,驕傲狂氣如他,想到要面對三個六翼級別的敵人,也心灰意冷,這不是有沒有勝算的問題,而是能不能選擇體貼點的死法的問題。

    “這到是不用擔心。”這時候,阿卡拉發話了。

    “泰瑞爾大人的實力要比三魔神強,對吧。”

    “那是自然。”

    五爺畢竟是可以頂住三魔神的群毆的高高手,實力自然是比任意一個三魔神要強,而且強不少。

    “泰瑞爾大人跟我說了,他并沒有晉升到六翼境界。”

    “換言之,三魔神肯定也不可能?”大家眼前一亮,感覺妥了。

    “而且別忘了,泰瑞爾大人的實力比三魔神要強,要晉升,自然也是他先晉升,到時候我們可以打一個時間差,實力差,打地獄世界一個措手不及,相信晉升到六翼境界的泰瑞爾大人,壓制三魔神應該不成問題。”

    想到樂觀之處,大家不禁眉開眼笑,仿佛吊打地獄世界的日子就要來臨。

    “也別太樂觀,就算泰瑞爾大人到時候能以一敵三,壓制住三魔神,但未必能真正干掉對方,三魔神也不是省油的燈,屆時,四魔王還是得我們來應付。”

    阿卡拉給眾人潑了一盆涼涼的冷水,澆熄了大家的幻想。

    “終究是求人不如求己,加快步伐提升自身的實力才是關鍵。”阿卡拉揉了揉太陽穴,看樣子她昨晚沒睡好。

    “抱歉,這次的信息量太大,變數太多,一時之間我也沒想到,在新時代到來的面前,應該做出什么樣的策略和變化,情報也還不夠,請大家多給我這個老婆子一點時間,在這之前,大家就按照以前的步調繼續吧。”

    “瞧你說的,不急,教廷山不是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嗎?就算是新時代忽然到來,想必路西法也不會食言,把之前的承諾撤掉吧。”我安慰了一句,是啊,還有一年多的時間。

    但是,換給說法,僅僅只剩下一年多了。

    對于在考驗世界里度過了千年時光的我而言,一年多的時間,其實和一天多好像也沒啥區別,不知不覺,我也染上了長壽種的時間觀,看來不應該懈怠了,原本還打算多休息幾天再開啟夢之境界的修煉,等不及了,今天晚上就開始吧。

    阿卡拉過來,就是想傳達這個信息,讓我們知道即將要面對新時代的到來,隨即,在叮囑大家要好好適應法則禁錮解鎖后的新體悟后,她便匆匆回暗黑大陸的,一同回去的還有凱恩和琳婭。

    萊娜留下來了,理由是地獄傳送暈車,必須好好休息,聯盟的工作自會有其他人去處理,當然,這是琳婭的說辭,所謂的其他人指的就是她自己。

    阿卡拉走后,氣氛輕松了許多,大家都迫不及待想回去感受一下四翼禁錮解開后,到底獲得了啥好處,轉眼間滿屋子的人就差不多跑的沒影了,連惡龍蕾娜和艾卡萊伊也是,看來巨龍得到的好處也不少,不,應該是更大才比較合理。

    看著忽然變得有些空蕩蕩的屋子,我有些惆悵,這些家伙啊,我可是有很多話想和大家說,畢竟忍了一千年,有點想找回以前那種大家湊在一起吹牛皮傻樂呵的感覺。

    “怎么了,吳師弟,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肩膀遭到了重重一拍,回過頭,是戰斗……啊不,是大師兄和二師兄。

    “不,也沒什么,到是你們,不回去仔細感受一下變化嗎?”我張了張嘴,忽然發現,之前自己以為的有很多話要說,到頭來卻什么也說不出口,罷了,我和男人沒什么共同語言,還是找女孩們去。

    順便,抽個時間也回一趟暗黑大陸吧,好久沒有見那些家伙了,想到昨天在酒吧里和老馬他們擦肩而過,竟然互不相識,我就有些蛋疼,腦海中莫名的蹦出那個白色夢境世界里的所見所聞。

    長生不死,永恒存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夠經受得住永恒的考驗么?

    “吳師弟,你又在發什么呆?”另外一側的肩膀,也遭到了襲擊,是大師兄,你們一左一右的,想做什么?

    “瞧你,還是四翼強者,第一高手呢。”二師兄露出好笑之色。

    “別擔心,我們只是在想,比起回去獨自琢磨,或許有一種更加快捷的方式,可以讓我們感受到新時代降臨的變化。”

    “沒錯沒錯,我們兩個商量了一下,然后做出決定。”豎起大拇指,露出一口好牙,西雅圖克笑容爽朗的說出讓我陷入呆滯的話。

    “吳師弟,好久沒有來一場練習對戰了,怎么樣?陪我們兩個練練?”

    驚了,兩位大佬這是要聯手欺負我這個萌新?

    。。。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