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最強喪尸后宮傳說 > 第十九章 亞瑟王的陷落
    “恩。【”莫德雷德點點頭,然后拿起勺子,很仔細的吹了吹,然后遞到了阿爾托利亞的面前。

    “我不喝……”阿爾托利亞別過腦袋去,相當倔強的說道。

    “你也太不給你女兒面子了吧?你可知道,這幾天,全是她在這里照顧你,為你治療傷口?”洛奇的語氣變得有些不滿,“說實話,我很嫉妒,她明明都叫我父親了,卻還是放不下你這個拋棄她的父王,我可是相當的嫉妒。”

    “你居然還會嫉妒……”阿爾托利亞似乎是第一次見到洛奇有些吃癟的表情,忍不住說道。

    “廢話少說,你不喝的話,我來喝,明明有如此優秀的孩子,居然還不知道珍惜,亞瑟王你果然不是個合格的君主。”冷冷的說道,一把從莫德雷德的手中搶過了熱湯,一口便全灌進了肚子里。

    “這個……”莫德雷德露出無奈的表情,顯然她更想把湯給阿爾托利亞,“哎……我再去弄一碗。”

    說著,莫德雷德便再次走了出去,留下洛奇和阿爾托利亞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后,洛奇突然問道:“我說,阿爾托利亞,你為何如此憎恨你的姐姐摩根勒菲?”

    阿爾托利亞露出厭惡的表情,說道:“因為她一直想要篡奪我的國家,她怨恨著身為次女的我繼承了王位,她一直覺得我的王位原本應該屬于她。”

    “沒看出來,阿爾托利亞你的權利欲還真強啊。”洛奇忍不住吐槽道。

    “這不是權利欲,我既然拔出了石中劍,我就要守衛不列顛的人民,讓他們過上好日子。”阿爾托利亞立刻嚴肅的說道。

    “好吧,不管如何,權利這東西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阿爾托利亞你明顯已經被權利蒙蔽了雙眼,而非支配著權利。”洛奇頗有些感慨的說道。

    阿爾托利亞并不反駁洛奇,反而有些神情黯然的說道:“好吧……或許在莫德雷德的事情上是我的錯,但是她確實沒有成王的氣量,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在將來將王位傳與她。”

    洛奇搖搖頭,說道:“你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態啊,一個人有沒有成王的氣量,完全要看她是如何成長的,你對她有著先入為主的偏見,怎么可能好好的將她培養成一個合格的王?至少在我看來,小莫既然繼承了你們家的血統,就有絕對優秀的先天基因。”

    “你說了那么多,是想我傳位與莫德雷德嗎?”阿爾托利亞皺著眉頭問道。

    “不,即便你想傳位,我還不愿意讓小莫去接受那個破王位呢。”洛奇搖搖頭,“我只是想讓你和小莫和好,畢竟你們兩個以后都要服侍我,關系太僵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說過了,你休想碰我的身體!咳咳……”阿爾托利亞再次激動起來。

    “看你這么抗拒的樣子,肯定是個處子。”洛奇頗有些挑釁的說道,“顯然你是害怕自己迷上我這強壯給力的小伙伴。”

    “你……”阿爾托利亞被洛奇一提醒,不自覺的看向洛奇胯下那夸張的小伙伴,不由覺得更加郁悶了,雖然她還是處子,但是男女之間的那些事情,她還是知道的清清楚楚,顯然,如果洛奇下面那個小伙伴只要不是假的,那就絕對能滿足所有的女人,而這之中,十有**也包括了她。

    “怎么?你是不是已經開始期待了?”洛奇壞笑著說道,“和你打一個賭,成為我的妃子,你將會擁有比亞瑟王更加精彩的人生。”

    “你休想……”阿爾托利亞再次否定的說道。

    “你不相信我么?那我們就等著看吧。”洛奇笑著說道,可惜系統會直接屏蔽游戲者關于至高游戲的話語,所以他還無法再用至高游戲來引誘亞瑟王來追隨自己。

    這時,莫德雷德又端了一碗湯走了進來,來到亞瑟王的身邊。

    “那個……”莫德雷德有些期待的看向阿爾托利亞。

    “我不需要人來喂,你把我放下……讓我自己來……”阿爾托利亞冷冷的看著洛奇說道。

    “恩……你覺得你這樣說,我就能把你放開了么?”洛奇一臉為難的表情,顯然不想答應呆毛王。

    “以我現在的狀態,你覺得我能逃走么?”阿爾托利亞冷冷的反問道,“難道你對我這點自信都沒有么?”

    “好吧,就如你所愿。”洛奇沒好氣的說道,顯然對于阿爾托利亞對自己用激將法很不爽。

    “小莫,你先去門口吧,我倒是要看看我們的亞瑟王到底想干什么。”不過洛奇顯然也并不會毫無防備,連忙讓莫德雷德去門口守著

    “父親……”莫德雷德顯然很不愿意看到洛奇和阿爾托利亞真的打起來,有些猶豫。

    “放心吧。”洛奇很隨意的甩了甩手,很自信的說道。

    “遵命……”莫德雷德點點頭,立刻退出了拷問室。

    待莫德雷德退出拷問室之后,洛奇立刻將捆著阿爾托利亞的繩子放開,讓阿爾托利亞一下子摔坐在了地上。

    “我的衣服呢……”這時,阿爾托利亞才發現自己除了胸口包著繃帶之外,身上居然一絲不掛的。

    “因為全是血,所以被小莫拿去洗了。”洛奇很隨意的說道,“反正你以后是我的妃子,身子讓我多看幾眼也沒有關系。”

    “我就當給狗看了……”阿爾托利亞十分郁悶的說道,然后拿起了熱湯中的勺子,只不過以她現在虛弱的身體,連拿起一把勺子,都用了很大的毅力。

    但想到若是不恢復體力,根本無法和眼前這個卑鄙小人斗,她便不得不喝下眼前的這碗熱湯。

    片刻之后,在洛奇的注視之下,阿爾托利亞堅強的將整碗湯喝了下去。

    “啪啪啪……”看著如此努力的阿爾托利亞,洛奇忍不住鼓起掌來,同時夸獎道:“不虧是我看中的女人,如此堅強的女人,留給某只土狼真是暴斂天物,果然還是收入我的**比較好。”

    說著,洛奇便蹲下身子,伸手便想要摸阿爾托利亞的臉蛋。

    “你……你想干什么……”阿爾托利亞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不過一碗熱湯所供給的能量,已經讓她可以抬手將洛奇的手擋開。

    “你有沒有覺得身體有些燥熱?”洛奇臉上露出了一個陰謀得逞的笑容,問道。

    “你什么意思……”阿爾托利亞大驚,隨即確實在身體的深處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燥熱。

    “那湯里有毒?”阿爾托利亞很快就反應過來,激動的問道。

    “不,完全沒毒。”洛奇搖搖頭,“如果有毒,你的乖女兒可不會端給你,這些湯里可放了不少對你恢復十分有效的藥材。”

    “不可能……”阿爾托利亞越發的感覺身體不對勁,咬牙切齒的說道。

    “雖然這些都是很稀有很有效的藥材,但是可惜,在這些藥材中,有兩樣放在一起,能夠起到催銀的效果。”洛奇繼續解釋道,臉上已經完全是邪惡的笑容了。

    “你這個卑鄙的家伙……”阿爾托利亞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卑鄙,我還能被稱作魔王么?要怪,就怪你遇到的對手是魔王吧。”洛奇笑著說道,然后又從桌子上的一個瓶子中倒出了一把藥丸,強硬的塞入了阿爾托利亞的嘴中,而此時的阿爾托利亞根本無法反抗,甚至連身子想要按自己的意志動一下都難。

    “你……你又給我吃的什么?”阿爾托利亞憤怒的問道。

    “恩,這一次是真的催銀藥。”洛奇笑著說道,“其實剛才是騙你的,那湯中的兩種藥材只是有一定的麻痹作用,所以說,你的女兒莫德雷德可比你想象中的好多了,而我這個魔王可比你想象中的更邪惡。”

    “你……”阿爾托利亞憤怒的盯著洛奇,但是很快,那一大把催銀藥已經起了效果,此時阿爾托利亞的身體已經微微的泛紅,開始顫抖。

    “不要……”阿爾托利亞咬牙切齒的說道,臉都憋得紅紅的,似乎想要反抗體內不斷變強的邪火。

    “阿爾托利亞,你也該卸下王的包袱,好好享受人生了。”洛奇笑著說道,再次將阿爾托利亞的手綁住,吊了起來,然后輕輕的觸碰了下阿爾托利亞那嬌嫩欲滴的神秘花園。

    “呀!”

    已經被藥物弄得敏感到極點的阿爾托利亞瞬間發出了**的叫聲,而神秘花園也瞬間發洪水似的爆發出了大量晶瑩剔透的液體。

    “哦……還真是個銀蕩的王啊。”洛奇邪笑著說道,然后強硬的吻住了阿爾托利亞的嘴,霸道的撬開了她的嘴唇和牙齒,將她的舌頭吸入了自己的嘴中。

    在洛奇和藥物的雙重刺激之下,阿爾托利亞的神秘花園已經下變成了一片汪洋

    而沒多久,放過阿爾托利亞小嘴的洛奇,便將他的小伙伴送入了亞瑟王的身體,刺穿了亞瑟王最后的防線。

    “快……快出去……”小伙伴刺入瞬間的疼痛讓阿爾托利亞清醒了一下。

    但是這僅僅只是亞瑟王最后的掙扎,讓阿爾托利亞絕望的是,這痛楚感在下一刻居然變成了一種讓她身體欲罷不能的感覺。

    沒多久,隨著阿爾托利亞的身體肆意的被洛奇玩弄,肆意的進進出去,她最后的底線也在本能的趨勢下被完全的破壞了。

    這一刻,亞瑟王徹底的陷落了,她已經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沉迷在這種前所未有的體驗之中,阿爾托利亞甚至不知道,她的雙腿居然已經不自覺的夾住了洛奇,她已經完全不想讓洛奇停下來了。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