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妹妹們是問題偶像! > capter 173 水槍大戰2
    將東西拿上,我們四人一起走到那人的周圍,這時不少手里也拿著水槍的隊伍也走了過來,我試著細數了一下,大概有三十人左右。

    “誒,陸塵,你看,有手槍的哦。”

    白玲用手臂輕輕撞了我一下,然后指著前面一組男女,其中幾個女孩手里就拿著像是左輪手槍一般的水槍。

    “那就是我們來的太晚,那些槍都被搶走了。”

    “哼,怕什么,反正那種biubiu槍一點用都沒有,拿到了就是輸。”

    將雨挺著胸脯說著,看著那些人一副勢在必行的說到。

    “biubiu槍........”

    “不是嗎?那種小手槍,按一下打出來一點,就像是尿尿一樣。”

    “喂喂,你小聲點點啦。”

    因為將雨有說大話的時候就得意忘形的壞毛病,此時她的聲音加大后讓那些靠上來的隊伍也聽到了。

    其中自然是有那些拿著所謂biubiu槍的女孩子,都一臉不滿的望著將雨。

    “我說的是事實嘛。”

    將雨撅起嘴巴,瞟了眼周圍,不過似乎沒有放在眼里就是了。

    這讓那些隊伍的女孩子們挨個哼了一下,表露出濃濃的不滿,我感覺將雨待會就要被集火了。

    不過,那些隊伍的男性則是望著我身邊三個女孩一副癡漢的模樣。

    蘿莉身材但是發育姣好,果然將雨和將雪的魅力很大,只是我一直待在一起的緣故吧,這方面的抵抗力稍微好了那么一點點。

    不過,相對于女性們對將雨的敵意,男性那邊似乎對我也有很大的敵意。

    我假裝看不見一些純男性群體的實現,轉過頭,輕輕顛了顛身子。

    “怎么?壓力大吧?”

    “哪有.......”

    “嘻嘻嘻嘻,總之待會兒我們一起加油吧!”

    “嗯。”

    我們幾人一點頭,然后似乎人也到齊了,站在中間的工作人員大概的瞟了一圈后,繼續打開擴音器說到:

    “請各位安靜一下,我稍微說下一下本次比賽的規則和注意事項,首先呢,這場比賽是由丘海市祭祀典禮協會舉辦,所以最終的獎品也是由協會提供,至于是什么就讓我賣個關子。然后,本次的比賽規則很簡單,就是拿手中的水槍去攻擊別組成員,對對方全身打濕或者對方求饒就算是淘汰一人。最后,希望大家注意以下幾點,第一,不準攻擊眼部,第二,不允許群體攻擊某一人,第三,對方求饒后應立即收手,違規者算作失敗。”

    簡單把事情交代清楚,我們紛紛點頭答應后,那人也朝后走去。

    “那么!給你們三十秒準備時間,請各組散開吧。”

    “走咯。我們去那邊的柜臺后面,可以稍微躲一躲。”

    將雨指著我們身后一排冰柜,但是那邊那么好的位置,自然不可能只有我們一組看得到。

    在我們開始動身的瞬間,至少有三組人和我們跑向了一個方向。

    “看來只能是提前打了,跟在一個組后面直接把他們淘汰吧。”

    “誒?”

    “看到那組有四個女孩的嘛?就拿她們當做是目標吧。”

    “會不會欺負人家啊?對方可是全員biubiu槍啊。”

    “戰爭——是沒有憐憫的!”

    將雨義正言辭的說著,我們自然也是沒有任何反駁的話了。

    最后由將雨打頭陣,將雪跟在身后,我和白玲墊底的陣容跟上了前面四個女孩。而靠近的差不多之后,氣氛也一時間變得緊張起來,那四人自然也是看到了我們,加上將雨一開始就說了那種話,其實她們對將雨應該也是蠻忌憚的。

    所以在靠近冰柜后她們四人又朝旁邊跑去,放棄了冰柜的位置,不過這時恰好準備的時間剛到,將雨也不管他們是不是要逃跑,抬起水槍瞄準她們打了出去。

    “呀——!”

    細長的水柱準確的命中了一個女孩的后備,讓她嬌吟一聲的同時還踉蹌了一步,將雨急忙跟過去,用不間斷的水流噴在了那人身上。

    “陸塵!你們幾個也快點!”

    “知、知道了——”

    雖然用水槍去打女孩子感覺實在是不太好,但是現在是特殊時期,就不去講這些紳士道義了。

    我拿起水槍,朝著其余三個回頭準備和我們拼一拼的女孩射過去。

    “啊——”

    不過因為我不小心舉得有些高了,所以水流噴出去的時候恰好打在了一個短發女孩的腦袋上。雖然被她即時避開,但是一時間滿頭的發絲都變得濕漉漉的。

    “好過分啊你!”

    我立馬受到譴責,讓我一時間尷尬了起來。

    “抱、抱歉,剛剛失手了。”

    “不用道歉哦!倒不如說是一個好辦法了!”

    將雨跨步沖了上來,舉起水槍就朝譴責我的那女孩射去,那人嚇了一跳,丟下手中的水槍抱住腦袋,不過還是被噴濕了。

    “小雨果然玩這種游戲很過分啊。”

    將雪嘆了口氣,因為這把槍對她來說本身就是負擔的原因,所以她只能是勉強抬起來朝那個短發妹子的身上射去。

    “有什么關系嘛,只有這樣才能贏啊~”

    將雨無所謂的說著,然后鎖定了對方最后一個成員,那人被將雨一盯就渾身一抖,放棄同伴朝后面跑去。

    “別跑!”

    “喂——等等!”

    將雨朝那人追了過去,我本想也跟過去,但是比賽打響之后周圍的情況就不妙了起來。

    “陸塵!有人朝我們這邊沖過來了!”

    白玲驚慌失措的說著,我扭頭一看,從剛開始就一直盯著將雨她們的幾個小男生提著槍跑了過來。

    “先到冰柜那里應付一下吧。”

    我拉著白玲朝旁邊靠去,將雪把其中一人噴濕后也拖著槍跟上我們。但是此時冰柜的前面和后面也都在大戰,射外的水花到處都是,我們三人朝冰柜后面一頓,然后我抬起槍朝旁邊沒有注意到我們過來的幾個家伙射過去,白玲和將雪也紛紛舉槍,頓時那三人渾身都被噴的濕漉漉的,跪坐在地面上沾了一身的沙子。

    “喂喂,你們射的也太過火了吧。”

    “就是啊,待會兒沒水了看你們怎么辦。”

    那三人雖然并沒有表露出嚴重的不滿,不過還是唉聲嘆氣的說到。

    我們這時也才反應過來,水槍里的水已經所剩不多了。

    “貌似是這么一回事。”

    “怎么辦?”

    將雪扭頭問我,我看向那三個爬起來的家伙。

    “那個,既然你們已經被淘汰了的話,能否把水槍留給我們呢?”

    “唔........這倒是沒有問題啦,不過我們的水也不多了就是。”

    帶頭的那人點點頭,從伙伴那里取來三把水槍遞給我。

    “多謝。”

    “嘛,加油吧,要去洗個澡了,渾身都是沙子.......”

    明明是男生干嘛這么在意啊。我心里吐槽這,不過還是笑著道謝。

    而此刻戰局也劃分開來,經過一開始的激烈大戰,各組水槍里的水都不太夠了,所以也放棄了一開始仿佛潑水節那樣的胡亂掃射,都各自找到了據點躲了起來,我想應該也是在把所剩不多的水分配一下吧。

    而我們收繳了三只水槍之后,各自的彈藥也補充的比較完善,只是現在有個問題罷了。

    “將雨那個家伙跑哪里去了啊?”

    我扭頭看了看周圍,并沒有發現那家伙的身影。

    “小雨她不會是被淘汰了吧?”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么她應該早就灰溜溜的跑回來了,真是的,這家伙到底追人追到哪里去了。”

    “真的不會有事嗎?”

    “啊.......雖然有些擔心,但其實我更擔心被她追的那女孩就就是了。”

    將雨不是那種容易吃虧的人,所以應該沒有問題,只是跑到哪里去了讓人有些在意。

    “喂,塵,有人摸上來了。”

    將雪戳了戳我,指著側面的一個小沙包那邊五個人朝我們這里過來。

    “人有點多啊,還是先開溜吧。”

    “嗯,帶頭的那人居然拿著兩把大水槍,應該是剛剛的戰斗力勝出的人,先不要招惹了。”

    白玲也點點頭,我們三人拿起水槍開溜,隨后那幾人加速追了上來。

    “你們三個別跑!來戰斗吧!”

    “喂喂,不帶這樣的吧?!”

    而且沙地上松松垮垮的本來就不好跑步,加上地面又燙得要命,我們跑出陰涼區后速度就大幅度減了下來。

    這時五人組中為首的是三個男生追上了我們,其中那個左右各夾一把水槍的猛男朝我們這邊射了過來。

    “咿呀!”

    跑的比較慢的白玲被水柱射中,然后其余兩人也抬起水槍滿臉曖昧的朝白玲射過去,我愣了一下,然后發現他們的目標是白玲的泳裝。

    “你們別太過分了啊!將雪,反擊!”

    “收到!”

    既然跑不掉那就只有硬著頭皮上了,抬起水槍我朝最開始向白玲開槍的那人射去,雖然他也快速轉移目標,把兩把槍口對準我這邊。細長的水柱噴了過來,但因為距離有些遠所以我們兩人都很容易就避開了,白玲也趁這個調整了姿態,轉而去射那兩人。

    只是當五人中最后兩個女孩趕過來的時候我們人數的劣勢就顯示出來了。

    大概是受到將雨一開始說的那番話影響,那兩個女孩子也是沒有用biubiu槍,而是用的大水槍。

    “看招!”

    “好冷!”

    肚子被噴中的將雪縮了縮身子,轉而又有一股水流噴到了她的頭上。

    “呀——”

    “將雪!”

    面對猝不及防的攻擊,將雪不得不丟下手中的水槍抱住腦袋蹲下,然后轉瞬間就渾身濕透了。

    我雖然很想和白玲去支援她,但是此時已經自自顧不暇了,那三個男的將目標鎖定在我這邊后就一直追著我,就算我很努力躲閃但還是被數道水流噴的渾身濕透。

    然后在我們這邊一邊倒的情況下,白玲自然也是從頭發到腳底渾身濕透的朝我走過來。

    “好、好慘哦——”

    “是啊.......完全濕透了。”

    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我苦笑起來。

    “塵~~”

    將雪被噴的最慘,帶著哭腔的朝我走過來,我心疼的將她摟到身邊。

    “沒事了沒事了。”

    “哼哼,你們的東西我們就收下!”

    獲得勝利后那五人走了上來,將我們的水槍拿走。

    “隨便你們啦.......”

    “額,你們也沒有多少水了啊。”

    “是啊,畢竟沒有去補充多少嘛。”

    “傷腦經了,我們也沒有多少水了。”

    為首的那個剛剛扛著兩把水槍的大哥撓撓頭,我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要是水多的話早就和你們打了。

    而他們剛剛對付我們的時候可以說是用了非常的多的“彈藥”了。

    “哦吼!我聽到了哦!你們沒有水了!”

    這時,在她們身后將雨的聲音忽然傳來,我和將雪一愣,抬起頭看過去,他們也一臉警惕的轉過頭去。然后將雨一個人抱著兩把水槍,一副笑瞇瞇的樣子望著她們。

    “等等,你不是?”

    “看招吧!”

    將雨完全不給他們說完話的機會,抬起水槍朝為首的男子射去,因為是猝不及防的突擊,所以十分的有效,噴到臉上的水讓他下意識閉上眼睛后將雨立馬轉移目標,用同樣的方式射向她旁邊的兩個女孩。

    而與此同時另外兩個男生早已反應過來,抬起水槍朝將雨射去,將雨連忙收手往后跑,水柱射到將雨身邊的沙地上。

    “別跑!”

    “我才不會跑哩~”

    將雨跑出去五六步后轉身回來,朝兩人做了一個鬼臉。接著兩人自然是繼續抬起水槍射向將雨,但被將雨靈巧的朝左邊閃去。

    “嘻嘻!打不著,大笨蛋!”

    “可惡啊!”

    “我、我也來幫忙了!”

    一開始就被噴的滿頭都是水的男子抹了一把臉后提起水槍沖過去,而另外兩個女孩對視了一眼后沒有立馬行動,只是擔憂的看過去。

    不過雖然情況變成了三打一,但是要說厲害還是將雨厲害,就算如此,她還是靈活的像是沙灘上的小蜥蜴一樣,一溜煙把三人甩開,然后故意回頭做鬼臉,騙他們開槍后又繼續跑。

    如此反復之后,但她們和我們的距離拉開的很大之后,將雨終于穩住身子站在原地,笑嘻嘻的望著追上來的三人。

    我們從后面看著那三人抬起水槍射向將雨,但是卻沒有見到水流射出來。

    “看來水都打完了呢.......”

    “那情況一邊倒了呀。”

    目前看來已經能得出結論了,在三人手里的水槍沒有水后,將雨便抬起她的水槍朝三人射去,然后一路追了回來。

    而見到自己這方的男生失敗了,那兩個女孩頓時也沒有了斗志。

    “哼哼~怎么樣?還是我比較厲害吧?”

    扛著兩把水槍,將雨在陽光下挺著胸脯走過來讓人感覺有些耀眼。

    “這點沒人否認啦,不過你剛剛去哪里了?”

    “我嗎?我追著剛剛那個女孩走了好遠,干掉她后發現沒有水了,然后就去海邊打了點水折回來。之后就看到你們三個被弄得濕漉漉的咯~”

    “海水啊,原來如此。”

    還想著將雨哪里來的這么多水呢。

    “嘻嘻,是吧,嗯呼,不過你們三個都被淘汰了,有點麻煩了呢。”

    “應該剩下的也不多了吧?”

    我們幾人朝周圍看了看,貌似還在打水戰的人就幾個罷了。

    “那就交給我好了,你們三個先去休息下吧,我這里水量充足,他們不一定能打得贏我哦~”

    將雨抬著下巴說著,將雪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不要太過火哦。”

    “知道了啦,只是玩玩嘛。”

    “那我們三個先去我們扎傘那里吧,拿毛巾擦擦頭........”

    滿頭濕透白玲哭喪著臉說著,她的頭發比將雪 長很多,此時一團黏糊在一起,顯得十分狼狽,就算此時烈陽高照,身上的水容易干,但是長頭發就沒有那么容易干了。

    “說的也是,那我們先過去吧。”

    “嗯嗯,去吧去吧,等我凱旋而歸的消息吧~”

    說完將雨便扛著水槍朝戰區跑去。

    “不過.......就這么讓她一個人過去真的沒有問題嗎?”

    白玲用手搓了搓發絲,讓黏糊在一起的頭發稍微分開一些。

    “啊........這個嘛,你剛剛也看到那家伙的實力了。”

    “妹妹的話完全不用擔心哦,她玩游戲還從來沒有輸過了。”

    將雪也是放心的不得了,只是微微嘆了口氣后把流汗撩上去。

    “那好吧,快去擦擦頭........”

    白玲點點頭,加快步子朝我們休息的地方跑去。

    而我們三人在那里簡單的休息了一下后,就見到將雨滿臉風光的走了回來。

    “看來贏了呢。”

    “是啊~~嘻嘻,誒,不過只能感覺你們反映那么平淡啊?”

    “因為早有料到嘛。”

    我笑了下,遞給將雨一杯果汁。

    “既然贏了就坐下來休息下喝點水吧,然后擦一擦頭上的水。”

    雖然是贏了,但是將雨也并非全身而退,梳成馬尾的長發末梢正在嘀嗒嘀嗒的留著水。

    “這個是最后被偷襲了一下,腦袋被弄得濕漉漉的。”

    將雨接過果汁,然后一屁股坐到我跟前,濕潤的發絲落到我的大腿上,癢癢的讓我哆嗦了一下。

    “你干嘛啦,好好坐著啦。”

    “你幫我擦一下嘛~”

    將雨撒嬌說著,我愣了一下,然后白玲遞給我白毛巾。

    “對我們這邊的mvp就讓她任性一下吧。”

    “好吧好吧,誰讓你贏了呢。”

    白玲說的也的確沒錯就是了。我聳聳肩,接過毛巾后把將雨束住頭發的發帶解開,像被水濡濕了的絲布一樣的長發散開,我把毛巾壓在將雨的腦袋上輕輕搓了搓。

    “小雨,第一名的獎勵是什么呀?”

    將雪鼓起嘴巴看了我們一眼,玩弄了一會兒手指后抬起頭問道。

    “是哦,獎品是什么?”

    “啊,是這個哦~”

    將雨點開自己的ring,全息投影打開后是一張仿佛門票的東西。

    “真是什么?”

    “誒!這個不會是那個.......那個的船票吧?!”

    “是噠!”

    將雨大聲說著,腦袋一抖讓我手里的毛巾都差點掉了下來。

    “喂,不要亂動啦,還有事什么的船票啊?”

    “是豪華巨輪哦!”

    白玲轉頭向我激動的說著,我和將雪一蒙,腦袋里對所謂的話豪華巨輪感到不是真切。

    “你們來看這個就知道了,這里有3d的效果圖哦。”

    將雨再次點開ring,投影從門票變成了一艘船的模型。

    而雖然僅僅只是立體的效果圖,但也讓我和將雪對所謂的豪華巨輪一下子明晰了過來。

    從上往下細數窗戶后發現這船足足有十層,船頭船尾各一個巨型游泳池,頂部是停機坪。簡而言之是一艘光看模型就知道大到不可思議的船了。

    “這——這是這艘船的船票?”

    “是啊,有這張船票能讓我們一起坐上去玩哦!”

    將雨激動的說著,然后將白玲也補充道:

    “這艘船是丘海號,是本市也是周圍沿岸地區最大的觀光游輪,在祭奠最后一天和用作祭祀的船一起出發,前往離這里大概六十海里遠的的一座島上,去到那里的豪華莊園區玩一天后又返回來,是非常難搞到的票哦!”

    “額......可是這么貴重的票打一場水戰就來了?”

    “不是啦,比賽的第一名是可以獲得抽獎的資格哦,一共有五個獎勵,我抽到的是這個嘛,所以說,我其實是運氣和實力同在的女武神哦!”

    將雨得意滿滿的說著,然后腦袋隔著毛巾在我的手上蹭了蹭,抬起頭嘻嘻笑起來。

    “好啦好啦,那么托你的福,到時候大家一起去吧,不過最后一天沒有什么安排吧?”

    我扭頭看向白玲,女孩搖搖頭,十分的激動地說到:

    “什么事都沒有這個重要哦!”

    “那、那好吧。”

    看來時十分有人氣的項目呢。

    “嘿嘿,我果然很厲害吧。”

    將雨開始吸了口果汁,靠在我背上。

    “是是是,很厲害啦,不用問那么多次吧。”

    “嘻嘻嘻~”

    面對將雨赤裸裸的撒嬌,我臉紅著嘆了口氣,然后不由看到將雪,和激動的將雨和白玲不同。將雪的表情意外的顯得有些 惆悵。

    “將雪?”

    “啊?嗯!我也很想去哦。”

    “我又沒問你這個啦,看來剛剛在發呆呢。果然從昨天開始就有什么心事吧。”

    “沒、沒有啦,塵你太敏感了啦。”

    我有些擔憂的看著將雪,女孩和我對視了一眼后立馬轉移視線,低下頭去喝果汁,可是另外一只手卻是緊緊的揪住旁邊的毯子。

    唉,得找個機會好好的談談才行。這么低落可不好啊。

    瞇起眼睛,我緩緩做了一個深呼吸。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