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日本當神官 > 第484章 出手
    “川介!”秦和清高聲喊道。

    “干嘛?”正好當值的高板川介打開班級門進來詢問道。

    “把暫停營業的牌子掛上,暫時休業。”秦和清道。

    “啊?哦。還有其他的事嗎?”高板川介看了看教室中的幾人,沒有多說什么,答應了下來。

    “守在門口,不要讓人進來。”秦和清補充道。

    “知道了。”然后高板川介離開教室,關好門,將暫停營業的牌子重新掛了上。

    跟著秦和清走到一邊,將課桌搬開了幾張反搭在旁邊的課桌上,騰出一塊六平米見方的空地,拿過那邊原本用來給客人飲用的開水壺,取過一旁的符,裝模作樣,實際是以神官祝術改變水的特質,然后將其倒灑在了地面上。

    “嘩啦啦……”

    “佐佐木、香椎,還有你,你們三個過來在這里站好,等下無論教室里發生什么事情,都不準出來,沒問題吧?”秦和清把東西放到一遍,然后轉身對佐佐木由佳、香椎結衣還有名為公介的年輕男子道。

    “那杏子呢?”公介遲疑道。

    “她的安全由我負責。”秦和清回答道。

    “去吧。”杏子沖公介微微笑了笑,輕聲安慰道。

    “小心。”而后公介走到空地處,和佐佐木由佳、香椎結衣兩人站在了秦和清用水畫出的結界內。

    然后秦和清才再次行動起來,將室內原本還留有空隙的窗簾徹底拉好,將整個教室的環境徹底變的漆黑起來……

    跟著秦和清轉身走回到方桌前,伸手一扶水晶球,明亮的光芒就猛的從水晶球上綻放出來,如同水晶球造型的白熾燈一般,為整個教室提供著光亮。

    “這……”佐佐木由佳感覺愕然不已,臉上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因為和其他的道具不同,那水晶球是她從自己家中帶出來的,所以她很清楚,那水晶球就是一個普通的水晶球,里面沒有任何機關存在,就更不要說是可以像節能燈似的發出明亮的白光了。可現在呢?它不僅真的發光了不說,還沒有電源協助……這有違常識的一幕實在讓她有些接受不能。

    就更不要說一旁的香椎結衣和公介兩人了,紛紛睜大著眼睛看向了秦和清,對他接下來的表現越發的好奇與期待起來。

    “看來這次真是運氣到了,碰到了真正的高人,要不然的話,未來還指不定會遇到什么事呢。”公介和杏子不約而同的于心底暗道,整個人的情緒變得復雜起來。

    “準備好了嗎?”與此同時,秦和清走到名為杏子的女人面前出聲確認道。

    “嗯。”杏子深吸口氣,神色有些緊張的點了點頭。

    “安心,沒危險的。”秦和清微笑道。

    然后拿起一旁的符紙遞給了對方“兩張放進鞋子里用腳踩住,兩張放在手里握緊。”

    杏子點頭,依言將符紙放到了鞋中,用腳踩住,用手心攥緊。

    “閉上眼睛。”

    隨即杏子就感覺自己的額頭一涼,好像有什么東西貼在了上面,鼻子前端虛虛的,有著紙張的味道在她鼻息間涌動。

    不用說她也能想到,應該是被貼了符紙。

    然后秦和清抓過一旁的御幣紙幡,用雙手握住,表情嚴肅,一邊用旁人難以聽聞內容的聲音在口中念念有詞,一邊揮動手中的御幣幡,按照安培清明當初留下的術式軌跡移動起來——

    也就是畫五角星!

    而后猛的朝前一揮——

    一片普通人也能肉眼觀測到的淡薄玄光就從杏子的腳下、手心還有額頭正中浮現出來,擴張,蔓延,并于頃刻間勾連在一起,形成一道淡黃色的玄光護罩,將杏子包裹起來。

    “奉請神明之力,護佑眼前之人!妖魔退散!”

    頓時,杏子身周的玄光爆發,迸射出刺眼的神圣光芒,而后一道虛虛幻幻,好似從空洞深淵中傳出的慘叫聲就在安靜無聲的教室中響徹開來,一道漆黑的虛影浮現,在周圍漸漸暗淡的黃光映照下,隱隱的映入了對眼前一切好奇無比,甚至不怕光芒刺眼的佐佐木由佳和香椎結衣與公介的眼中,令他們三人面色大變,心靈受到了沖擊。

    “世間竟然真的有鬼怪!?”

    但秦和清卻不管那么多,揮手擲符,一道黃光就緊接著射到了虛空中浮現的鬼影身上,然后本人跨步沖出,揮手一攝,鬼怪便打著旋沒進了他的掌中,跟著再次一揮手中的御幣幡,虛空殘留的陰怨雜氣就徹底的崩散開來,化做清風,四散開來。

    “好了,你們可以出來了。”秦和清轉身,回到方桌前解除法術效果道。

    頓時,光源消失,房間再一次的回到了昏暗當中。

    “嘩……”

    佐佐木由佳沒有遲疑,立刻一拉手邊的窗簾,讓陽光透射了進來。

    “杏子,你感覺怎么樣?”公介沒管那么多,在得到許可后就第一時間跑了出來,跑到杏子身邊,抓住她的手一臉擔憂的詢問道。

    “感覺很舒服,全身有種暖暖的感覺。”杏子睜開眼睛柔柔道。

    “回去之后多曬曬太陽,好好調養幾天,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完全恢復了”秦和清接口道。

    “謝謝,謝謝您,神官大人,要不是在這里碰到了您,我們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事呢,真是萬分感謝。”回過神來的公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有些無法抑制的沖秦和清連連鞠躬道。

    “我說了,能在今天,在這里碰到我也算是我們有緣,所以無需如此。”跟著一頓,又玩笑道“何況,你們還花了那么多錢。”

    ……

    之后寒暄了好一會,秦和清才把激動不已的公介和杏子打發走,讓高板川介摘下暫停營業的牌子,重新開始了校園活動的經營。

    只是這回佐佐木由佳和香椎結衣兩人看他的眼神嘛,那真是要多怪異有多怪異,要多遲疑就有多遲疑,充滿了渴求,令秦和清有些不太自在。

    “想問什么就直說,能說的,我一定不隱瞞。”明白她倆此時心中想法的秦和清也沒矯情,很是開明的述所道。

    “真的?什么都可以問?”佐佐木由佳聞言眼睛一亮,追問道。

    “嗯,什么都可以問。”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