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宋燕王 > 第585章 遼陽起事
    “李先生,想必你已經得到消息,完顏亮七月就已經從汴京動身南下,估計在九月初就到淮河岸邊了,而此時應該正與宋軍大戰于淮河與長江之間,機會難得,失之可惜!”

    沈縉一見李石便開門見山,鼓動他們立刻起事。

    然而,李石卻好似不為所動,并沒有馬上回應。

    沈縉馬上問道:“是不是留守大人尚未下定決心?”

    李石默然,還是沒有回答,但從他臉上頗為無奈的神情可以看出,確實應該是完顏雍的原因。

    沈縉嘆了口氣,而后說道:“今天約見李先生,有兩個消息要告訴先生,請先生轉告留守大人。先說好消息吧,有三支被征調南下的軍隊半途北返了,他們共有兩萬余人,沿途打出一個口號,說完顏亮無道,他們要北上擁戴新君,而這三支軍隊幾天前剛到辰州,如今正在辰州待命,只要一聲令下,即刻就能趕來遼陽府,擁立新君!”

    李石聽到這個消息,臉上不由得一喜。

    “還有一個壞消息,高存福十天之內就要對留守大人動手!我從他家里的一個下人那里打探來的消息,十分確切,如果需要,我可以把這個高存福家里的下人交給李先生。我能幫到李先生的也就這么多了,若留守大人錯過這個機會,別人當了皇帝,遼陽還有沒有留守大人的生存之地就難說了。”

    當沈縉將這個消息放出,李石臉上的神色再次一變,眉頭緊鎖,但很快舒展開來,隱約間還有幾絲輕松的意味。

    “多謝沈掌柜!若大事可成,必有厚報!”李石終于開口了,抬手道謝。

    “哪里哪里,合作雙贏而已。只要留守大人成就大事,讓我們能夠在金國自由穿行,順利往來各處,能安全、公平的做生意就行。”

    沈縉笑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二人見面不久,沈縉便將高存福家里的那個獲得內情的下人交給了李石,具體怎么做,他已經不用再操心了。

    若是這樣,完顏雍都不敢起事,那沈縉就只有再假托一次完顏雍給完顏福壽等人傳遞詔令,引誘他們殺進遼陽府,若兩軍對壘,出現什么意外,可就怪不得他了。

    一天后,李石派人給沈縉送來消息,邀請他到城東的靜寧寺見面,有要事相商。

    靜寧寺是什么地方,楊叢義告訴過沈縉,去那兒做什么,他大致能猜到。

    沈縉如約而至。

    在密室內,完顏雍、李石、沈縉三人,一人居中,兩人對坐。

    “沈掌柜,能否說說,你是怎么遇見完顏福壽等人的?他們一路有何特別的表現?”李石看了一眼完顏雍,轉而向沈縉發問。

    意思很明顯,完顏雍還是不太放心,想要親自求證。

    沈縉回道:“八月底,我剛好在益都府,聽說朝廷又在征召山東各州府青壯,下令每地不得少于兩千人,各州府守城兵士,留下必要的兵力,其他的全部都要南下支援朝廷大軍。都知道,朝廷為了南下攻打宋國,已經前后征調過多次青壯民力,哪還有多余的民力可以征調,于是山東各地,民怨沸騰。我以為這是一個為留守大人收取民心的機會,于是便借著做生意的便利去了一趟濟南,隨后就在濟南府南邊一百多里外的泰安軍,見到一支駐扎在城北,一直遲滯不前的軍隊。我扮作士兵,帶著一封書信前去投奔,完顏福壽見到以留守大人的名義說的書信之后,一開始有所懷疑,但經我一番分析之后,隔天就決定脫離南下的軍隊,北上擁戴留守大人。由于他兵力有限,擔心到遼陽得不到留守大人重視,于是主動招募到兩支愿意與他一起北返的軍隊,他們各有五千人,但兵力都沒有他一人多,那兩支軍隊的統兵主將叫高忠建和盧萬家奴。三軍匯合之后,我們一路向東趕到益都府附近,準備乘船渡海,但三軍怕水,完顏福壽等人也怕,本想改變計劃走陸路,經燕京一帶北返。但考慮到時間問題,我告訴他們,如果不抓緊時間趕到遼陽府,他們肯定是失去擁戴留守大人的第一功。考慮到這層原因,三人沒有過多猶豫,很快做出決定,即使丟掉所有輜重和戰馬,也必須乘船渡過寬廣的海洋,盡早趕到遼陽府,拿下擁立新君的第一功!在我回到遼陽府之前,他們告訴我,為避免誤會,他們兩萬余人要在辰州等待消息,等留守大人派遣心腹過去接洽之后,他們才敢向遼陽府進發。”

    說完之后,又補充道:“除此之外,他們從泰安一路向益都府進軍途中,不停的向沿途遇到的青壯和軍隊說,完顏亮荒淫無道,他們要北上擁戴新君!一路上有數百士兵,逃離原有隊伍,加入了他們隊伍中。他們沿途散播的口號,對山東軍隊和百姓影響很大,原本就怨聲載道,他們口號一喊,不少地方積攢的民怨就沸騰了,一時之間民變四起。在離開益都府之前,聽說山東已經有六七個州縣發生民變,當地剛剛征召的青壯轉眼間就逃跑,加入民變隊伍里去了,轉頭就跟官府開始對抗。可以說,山東已經亂了。山東如此,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計南方各地,除了個別大城,其他地方已經全亂了。完顏亮此番南下,怕是有去無回。”

    沈縉說完,完顏雍沉默不語。

    李石道:“完顏亮荒淫無道,殘暴異常,他不滅天理難容!”

    而后看著完顏雍,又道:“如今我們的選擇不多了,只有三條路走。一是乖乖呆在遼陽,等完顏亮解決了宋國,轉頭過來解決掉我們。二是完顏亮戰死在南方,其他人稱帝,而太祖的子孫不多了,你又是所剩無幾的嫡系,未免威脅皇位,新君還是會來殺你,即使不殺你,同樣會將你嚴密看管起來,隨時想殺,隨時就殺了。三是你自己稱帝,若是完顏亮沒死在南方,回到北方你還能跟他拼一場,拼不贏,也不過是個死,如果拼贏了,你就贏得了整個金國,何況完顏亮得罪了太多人,要是你稱帝,那些人肯定會來投奔你,你與完顏亮爭,誰勝誰敗,很難說,但只要撐過一年,完顏亮必敗無疑!三條路,前兩條是死路,第三條路只要走出一步,就有五成勝算,再多走幾步,整個金國都你的。你是太祖的子孫,我不能替你做出任何選擇,你若選擇死,我跟姐姐便陪你一起死,你若選擇生,我便助你奪取金國皇帝寶座!”

    李石情真意切的分析完之后,靜靜的看著面前的完顏雍,等待他給一個確定的答復。

    完顏雍看著李石的眼神,明顯有一絲慌張,內心彷徨糾結,左右搖擺不定,不多時便滿頭大汗,臉色變紅。

    似乎過了許久,完顏雍才最終下定決心,拿定主意。

    只聽他嘴里緩緩吐出六個字來:“我選第三條路!”

    “好!我馬上安排,就在此地拿下高存福和李彥隆,而后派人去辰州接完顏福壽等人來遼陽共謀大事!”李石十分興奮,當即說出后續計劃和安排。

    沈縉也不由得暗暗吐了一口氣,心里頓時輕松許多。

    后續之事,李石基本一手操辦,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插手,他為此準備已久。

    議事結束之后,李石便以完顏雍的名義,邀請遼陽副留守高存福和推官李彥隆等遼陽府官吏來靜寧寺開會,商議征調遼陽青壯民力,南下支援朝廷攻滅宋國。

    然而,高存福和李彥隆十分小心謹慎,幾招不來,其他官吏則很快招來靜寧寺。

    一個時辰之后,聽說靜寧寺內平安無事,沒有任何異常,完顏雍第四次派人召集之后,高存福和李彥隆才姍姍來遲。

    可他們剛剛進入靜寧寺大門不遠,還沒走進議事廳,便被埋伏在寺內的衛兵抓了起來,關進密牢之中。

    高存福、李彥隆被抓,議事當即結束。

    而后,完顏雍便派遣徒單思忠和府吏張謀魯瓦前去辰州迎候完顏福壽等人,并當面問明他們的意向。

    李石請沈縉作為中間人,與徒單思忠和張謀魯瓦一道,同去辰州,免生意外。

    十月初三,沈縉隨完顏雍心腹徒單思忠、張謀魯瓦快馬趕到辰州,進入完顏福壽軍中。

    二人拜見完顏福壽之后,當即問道:“將軍來此何事?”

    完顏福壽馬上回道:“完顏亮荒淫無道,不配坐擁天下!曹國公是太祖的親孫子,我們率軍千里北上,就是想擁立他做我們金國的新皇帝!”

    這話說完,完顏福壽隨即率領諸將向遼陽府方向朝拜,口呼“萬歲”不止,氣勢排山倒海。

    拜完,完顏福壽又將一封親筆信交給徒單思忠,請他務必呈給完顏雍。

    當天,飛馬疾馳遼陽府,將消息送回。

    隔天下午,完顏福壽為帥、高忠健為副,率領兩萬余大軍開拔,北上遼陽府,擁立完顏雍!

    沈縉見大事已成,當天便回到海岸,率領船隊南下,伺機策應楊叢義。富品中文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