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世界精靈物語 > 第二百六十一章:熾熱之心 2 人類線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下一刻,熾熱的火焰從那個孩子的身上爆發。那瞬間爆發的溫度頃刻間就讓他身體周圍的一切植物化作飛灰,熱浪組成一個火焰的射線掃過堡壘墻壁。

    奧日看著接觸到這根射線的巖石被燒的發亮,身邊的人類組成隊列準備對付這個突如其來的家伙。奧日沒有動彈,只是默默的看著那個孩子身上的鏈鎖。

    他好像睡著了,也或許沒有。但是看起來昏昏沉沉,就像是行尸走肉,還有點的稚嫩的身上鑲嵌了一顆巨大的紅色晶石。奧日能看見里面蘊含的巨量火元素。那些元素在這個孩子下意識的操作中變成了最兇暴的武器。這山原本就沒留多少樹,但是仍然開始燃燒。

    燒起來的是地下的樹根,地面的溫度不知道上升到了多少只是讓人覺得燥熱。奧日長呼了一口氣,看著那個孩子對著一切嘗試攻擊自己的人類發動毫無仁慈的烈焰。

    被火燒死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情,因此很快奧日就聽到了四周傳來的慘叫聲。

    “元素精靈嗎?”奧日輕聲說著,他身上的溫度也已經很高了,但是他卻絲毫不擔心這些火焰燒到自己。笑話,要是自己被這樣的東西燒死,也別揚言毀滅世界了。

    他只是覺得有點心疼這個孩子,他能看見的東西很多。比如那個孩子身上因為高溫而產生的裂紋,渾身都長滿了的元素紋路并不是一件好事。在還未融合完全的時候自己也是一旦使用的光魔法過載就會形成那些紋路,那些東西并不是自己能力變強的依據,而是一種表現。

    那是容器瀕臨破碎的表現,任何元素精靈在某種意義上都算是容器。當里面裝了自己無法承受的元素量,就會出現裂紋。

    真是疼啊,這種裂紋帶來的是難以忍受的痛疼。這個孩子看起來很疼的樣子,渾身都是這樣的紋路,真是苦了他活下來了。

    但是很快奧日就收起來了自己的慈悲心,這還是他頭一次對著其他人表現出少有的憐惜。因為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弟弟。

    所有的元素精靈培養起來都只是為了戰爭。它們被當做工具培養,如果是和平年代或許會當做一個活著的東西。如果現在這樣和人族關系很緊張的時候他們就是工具。和那些握在手里的金屬相比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唯一的區別或許就是會呻吟吧,元素精靈會感到痛,但是那些家伙會想盡辦法不讓元素精靈自殺。奧日能猜到他的舌頭上肯定帶著防護品,或者干脆就拔掉了他所有的牙來防止他自殺。

    奧日深吸幾口氣,讓自己放棄了自己去給他個了結的想法。他很想現在就一下把這個孩子擊殺,對于他來說這是最好的結果。

    但是這個孩子肯定被集中了大量的資源,一旦這個孩子死了那么精靈就會很不利。一旦有一方落敗就代表的這場戰爭出了結果,奧日不喜歡它這么快結束,所以必須穩定兩邊的戰力。這樣的話他們就會一直拼下去,只有這種情況才會對自己有利。

    那個孩子遠遠的看了他一眼,奧日猛地想起來自己也在那家伙的攻擊范圍內,如果很可能自己也被當成了目標。

    下一刻熾熱的火焰就向他襲來,奧日側身閃過后就開始在石階上狂奔。

    剛才站的地方在遠離了不到半秒后就發生了爆炸,高溫瞬間就燃盡了空氣形成真空后引發了空氣爆破。接下來就一連串的火球追著奧日炸。他經過的沿途都被那密集的火焰引起了爆炸。

    現在他們身處于這個堡壘的內層。這個堡壘的結構是六層圍墻圍成的巨大空間,每一個層都是一道防線。夾層之間用來堆積物資。各種功能性的建筑建設在圍墻之間。

    這個孩子被直接投入了這個的內部,奧日現在被一層圍困的城墻包裹住,想要離開的路徑是一個向上的臺階,但是那已經被炸成了無數的碎片,他現在身上袍子被燒了個角,渾身灰撲撲的,出奇的狼狽。

    他不能在人前使用自己的光魔法,這樣會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元素精靈釋放的次位階魔法還的確是能給他造成傷害,他必須躲避這個孩子。

    如果不能用光魔法的話,奧日也有其他的手段。

    他從口袋里取出來了藍色的晶石拋向馬上就要命中自己的一枚火球。那塊晶石在和火球碰撞的瞬間就炸開巨大的冰花,另一次的火焰在冰花的內部生長,冰花只是形成了瞬間,然后就炸成了高溫的水霧。

    這給奧日留了足夠的緩沖時間,他從自己口袋里抖了三塊土元素的晶石,念起來有點生疏的咒語。地面被掀起,在面前形成了多層石壁后把它護在其中。

    奧日在羅維拉家族里雖然沒有熱讓它接觸其他屬性的魔法,那么奧日就偷學了那些東西。他們給奧日安排的任務每次奧日都提前完成,然后省出來時間留他去專研其他的魔法。

    這是自己當時為了對于家族而做的準備,但是現在這些魔法能讓他更好的把自己偽裝成一個普通的精靈。

    奧日喘了口氣后開始在身上摸索著其他的元素水晶,面前的巖層至少幫他襠下了四枚火球,每一發都讓這個現場凝聚的屏障顫抖。被攻破是遲早的事情,他回憶著自己學過的其他魔法,嘴唇開始微動。

    水系中階魔法,立方水容。這是一個用高密度水流包裹自己來達成防御效果的魔法。水系的魔法奧日就只會這一個中級的,手里的已經捏了五塊水晶,相當于十五倍的元素量,防護效果自然也數倍的增長。

    那個孩子已經有一陣子沒有攻擊了,奧日猜測有可能換了目標。

    但是這個想法僅僅就持續了一個瞬間。因為他感覺到自己面前的巖石墻壁忽然開裂,極高的溫度甚至還未在攻擊接近就讓他身上的水流開始蒸發成水汽。

    面色的巖石炸開,奧日呆呆的看著那沖向自己的火焰。就是最純粹的火焰,只是溫度極高,還未接觸身上的那十五倍的水元素已經炸裂。高溫的蒸汽燙的他渾身發疼。

    但是那熾熱的火焰卻被白色光擋住了,奧日驚訝的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暗自為自己差一點就用出來光元素魔法捏了把汗。

    “抱歉,讓你陷入危機中。”溫妮深吸一口氣,把手中的劍對準了那個孩子:“請趕緊去避難。”

    她手里是圣裁,這把教會最好的武器扛住了剛才的高溫。但是就算如此溫妮也被那高溫蒸的難受。

    這個空隙間就夠奧日撤離,他現在的確需要找個地方躲一下了,如果打定主意不參戰的話,現在就得趕緊走了。

    原本溫妮在天上和安東尼一起對付施卡洛,精靈王的戰斗力足以一次性對付他們兩人。而且還不落下風,現在溫妮被迫因為這個被投放到防線中央的元素精靈而牽制,那么安東尼落敗就成一件遲早的事情。

    所以她必須快速解決掉這個精靈,然后回去幫助安東尼。

    幾乎是瞬間溫妮就接近了那個孩子,手中的劍刺向了他的腦袋。這個孩子看起來行動能力并不好,只是靠著身體周圍的高溫來進行防御。

    但是這種高溫雖然對溫妮已經造成了傷害,但是遠不到會被秒殺的地步。這種情況下只要圣裁能貫穿他的身體,這個精靈族催化的武器就會在瞬間死去。

    可是她的劍居然被握住了!溫妮驚訝的看著握住自己武器的東西,那是一個三米高的巨人,由火焰構成的巨人。

    溫妮上挑圣劍,那個怪物的右臂被整個的切掉,但是這個瞬間它的拳擊同樣落在了溫妮身上,巨力打的她飛速的后退,身上因為高溫燃起的火焰在幾秒后熄滅。

    那個孩子忽然就痛苦的癱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腦袋跪在地上顫抖。那個火巨人出現以后他的全身上下都是裂紋,眼睛和耳朵開始出血,大口的咳嗽,同樣也吐出來大量的血。

    而那個巨人在這個時候已經恢復了自己的右臂,整體的身高幾乎擴了一倍,已經和圍住自己的城墻一樣高了。而它的手中在此刻已經握住了巨大的火劍。這個內圈的溫度開始繼續攀升,已經到了任何可燃物進入都會引起燃燒的地步。

    火系高階魔法熔巖巨人,現在被升階到了上位階。

    也是歷史上第一個,僅僅靠著一個人就能釋放出來上位階魔法的例子。這個孩子的完成度遠遠超過了要求,元素精靈的潛能被以著破壞性的方式開發,僅僅用著讓這個孩子承受痛苦的代價換來了一個無比好用的武器。

    但是這樣的后果現在顯然會是這個孩子在接下來高強度的法術運用中被自己的火焰燃盡。

    然后溫妮看著那個孩子站了起來,他脖子上戴著的鏈鎖上幾根針管已經扎進了他的脖子。里面是過量的藥劑,靠著這些藥劑這個可憐的孩子能多撐很長時間。

    那里面的東西進一步的壓榨他的能力,鎖住他的項圈掉落,溫妮聽見了那個孩子的呻吟聲和痛苦的悲鳴。重新恢復的意識讓他完完整整的感覺到渾身的神經傳來的痛苦。

    還有憤怒的吼聲,現在這個孩子的腦袋也被精神系的魔法摧殘后已經只有憤怒這一種情緒了。

    天上落下了密集的火球,溫妮在火球中飛速移動。就算是只剩下極少的圣骸,溫妮現在也有著恐怖的身體強度。在這種幾乎像是劍雨一般密集的火球中的中閃避并且進行反擊。巨大的白光在片刻后強襲而去,火巨人身上被迅速的一道白色劍光切開始的巨大傷口。

    但是又是瞬間就愈合,溫妮想要迅速的打破他,但是這個東西的防御力遠超過她瞬間能造成的傷害。

    現在人類已經在這里的圍墻上轉過來了,上面架設的巨型弩已經開始了射擊。這種精鋼做出來的弩箭上刻著奧術銘文,每一發都能打穿城墻。足以在射穿火巨人的同時把他釘死在地上。

    孩子動了起來,他剛才一直都處于一個傻乎乎的狀態。但是現在他醒了,移動的有點跌跌撞撞,但還是躲開了一根弩箭。

    另一根弩箭在這個時候射穿了他的小腿,他還沒走兩步就又跌在地上。精鋼的弩箭在射穿他身體后的十秒鐘開始融化,鐵水流過他的身體發出滋滋的響聲。

    只要再來一輪齊射這個孩子就解脫了,但是沒來得及,火巨人把手中的巨劍橫掃城墻,上面的一切人喝和物都在瞬間化作焦炭。

    元素精靈的破壞力現在已經完完全全的表現出來,這個小家伙進入了元素暴走的狀態,幾乎忘我的破壞著一切可以看到的東西。溫妮連近身都做不到。

    在這樣下去這個城堡就要失守了,溫妮看了一眼天上,安東尼還在和施卡洛鏖戰。那個家伙又一次讓自己完全龍化,上一次的后遺癥已經表現出來了,這一次想必會讓他再一次接近龍。人的成分會進一步壓縮。

    分神的空隙讓溫妮不得不硬抗那巨大的火刃,極致的高溫讓她的發梢開始變得有點彎曲,圣骸的力量還是護住了這個頭發。

    殺了我。

    忽然,溫妮聽到了一聲很輕很輕的請求聲,她吃驚的看見那個孩子在和自己對視,聲音很輕。但是她能聽得見。

    那個孩子在請求她殺了自己,他全身上下都在流血,那些裂紋中流出的血很快就被蒸發,但是根本蒸發不完。血一直都在流,但是到現在那個孩子還沒有死去。

    那些藥劑讓他死不掉,當然不能讓他死掉。真死掉以后對精靈族會是巨大的損失。

    這可是一枚好用的炸彈,他們很看重這個孩子,期待他表現。

    溫妮閃身從火巨人的刀下閃開,沖鋒中那把利劍仍然無法貫穿火巨人的身體。她被彈開,眼睜睜的看著火焰燒盡一切。

    </br>

    </br>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