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紅星傳奇 > 第四二七章 黃河夜話(一)
    擊潰第二師團和第三十五師團后。劉一民即下令工兵團迅在黃河上架橋,保證主力迅過河。

    接到命令,任然和李增羽馬上開始行動,先把三座沉在水中的浮橋用絞盤雖出來,然后就開始建舟橋。

    白天的時候,鬼子飛機已經把教六旅工兵營原來搭建的兩座固定浮橋給炸斷了。這晚上還會不會生什么變故誰也說不清楚,萬一鬼子軍艦過來破壞怎么辦?這黃河水不是很深。大型軍艦肯定過不來,但型軍艦比如炮艇、汽艇、摩托艇之類的,那是一定能夠過來的。到時候小鬼子來上幾炮,不但會出現傷亡,甚至還可能把橋炸斷。因此,任然接到命令后,第一反應就是向師部報告,請求炮兵旅先過河,最少先過個炮團,在對岸渡口建立炮兵陣地,掩護渡河。

    這個請求自然是馬上得到了批準,可以分拆、由馱馬馱運的山炮團先撤出陣地,迅拆卸大炮,和炮兵旅步兵團一起趕向黃河邊,準備先行過河,建立炮兵陣地。

    有過這架母橋的實踐,工兵們重新架橋的度還是很快的。任然看時間充足,為了保證部隊過河度,就用藏匿起來的木船,拉起鋼索。用木板連接。又架起了兩座浮橋。

    緊趕慢趕,三個多小時后,舟橋和新建的浮橋都已基本建成。止。炮團也已經順利過河,開始建立炮兵陣地,忙著測算距離,設定炮擊諸元。

    到這個時候,任然和李增羽才算松了口氣,把幾個工兵營分開,有過河的,有留在西岸的。準備等主力過河后,迅拆卸舟橋和浮橋。

    夜晚是八路軍的天下,特別是打了大勝仗的夜晚,八路軍戰士的心都是喜洋洋的。

    任然早命令工兵團的各營、連的炊事班,在黃河東岸博興縣營鎮外的大路邊壘起一長溜幾十號灶臺,支起大鍋,給部隊準備晚飯。這幾天主力在濱縣周圍隱蔽。不能動煙火,戰士們都吃的是干糧。現在打了大勝仗,可以讓戰士們吃口熱飯、喝口綠豆涼茶了。

    工兵團一壘灶臺,鎮子里的老鄉們就全知道八路軍打了大勝仗,大部隊要班師了。于是,不用組織,家家戶戶都開始忙著生活做飯。結果。消息傳的太快,連在博興、桓臺一帶演出的的呂劇班子“義和班慶和班”都知道了,坐上馬車往小營鎮趕,準備在這里起臺子唱戲,慰問打了勝仗的子弟兵。

    教導師主力撤退前,在濱縣安葬了烈士們。

    此戰雖然大勝,但日軍也不是泥捏的,教導師的傷亡在劉一民眼里還是很大的。傷亡最重的是擔負北線誘敵和阻擊任務的騎兵旅。他們在消滅關東軍騎兵第三旅團時基本沒有傷亡。但是在阻擊第二師團的時候,打的就比較苦。因為第二師團火力強大,又是摩托化師團,反應度快,往往是這邊阻擊剛剛打響,那邊鬼子的坦克、裝甲車就追上來了,撤都撤不及。騎兵旅雖然采取的是節節抗擊、一打就走的戰法,但還是犧牲了二百多名戰士,受傷的就多了。

    要不是劉一民及時下令停止阻擊。傷亡還會更大。

    這場阻擊戰下來,犧牲帶重傷,等于騎兵旅損失了一個騎兵營。這還不算輕傷員。那可都是久經戰火考驗的騎兵,心疼的胡老虎直掉淚。不過這場阻擊戰讓胡老虎更加清醒了,騎兵遇上日軍機械化部隊時。那可是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那些鋼鐵怪獸實在是不好惹。胡老虎后來想想都害怕,幸虧撤的及時。第二師團又遭到了炮兵旅炮群的猛烈炮擊,被擊潰了。要不是有強大的炮兵,騎兵旅萬一被第二師團粘住的話,很可能會被第二師團這只鋼鐵怪獸吞噬得干干凈凈的。

    胡老虎向劉一民報告時,劉一民的臉色很難看。因為這些騎兵都是寶貝疙瘩,那都是練出來的精兵。要是不遇上第二師團。對付日軍其它部隊絕對不會有這么大的傷亡,因為他們打的是節節阻擊和襲擾,并不是人在陣地在式的決死阻擊。看來以后使用騎兵得看對象,要是遇上近衛師團、第二師團和第五師團這樣的摩托化部隊,得慎用騎兵。不過話又說回來,騎兵機動性強。跑的快,損失還小一點,要是換成步兵。那損失就更大了,因為步兵很可能會被包圍,一個都跑不出去。看來,要是沒有炮群支持的話,教導師各旅遇上日軍的摩托化師團和以后可能會出現的戰車師團,麻煩還是很大的。

    劉一民告訴胡老虎,日軍只有三個摩托化師團,分別是近衛師團、第二師團和第五師團,將來還可能組建戰車師團。遇到這些部隊,騎兵旅一定要快打快撤,堅決不能被敵人粘住。回頭,得給騎兵旅配一個,戰防炮連或者是高射炮連,專門遠距離對付鬼子的坦克和裝甲車、汽車。

    其它傷亡主要是在圍攻第十師團殘部時造成的。沒辦法,第十師團是常設師團,兵員素質高,又死不投降。能活到最后的都是老,網卜,槍法精準。給八路軍造成了不的傷到最盾的樣防,成立以來從未出現過傷亡的老一營一連,由于連長張光明想俘虜湘谷啟,導致犧牲了五名戰士。劉一民知道后,氣得把張光明叫去狠狠的教了一通,告訴他從自己當尖刀連連長開始,一連就從沒有吃過這種虧,問張光明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是不是想到地方部隊當團長了?一連是不是水太淺、盛不下張大連長這條蛟龍了?熊得張光明頭耷拉著直往下滴淚水。

    最后,劉一民再次告訴張光明。并要求張光明負責向各旅的連長、排長們傳達,教導師不稀罕什么日軍俘虜,更不稀罕俘虜什么日軍的少將、中將、大將。這些家伙太麻煩,俘虜后會引來日軍的瘋狂追擊報復,一槍斃了更干凈利落,麻煩還

    張光明這才真正開竅,本想著日軍少將不同于一般俘虜,俘虜了會讓日軍大大丟人,大張八路軍的威風,師長也一定會拿這些家伙去換錢、換彈藥的,沒想到師長打心眼里就不喜歡要日軍的俘虜,只要他們的命!徹底搞明白了,張光明也就不再掉淚了,敬禮后慌忙跑去想法向戰友們傳達師長的指示去了。

    硝煙還沒有完全散盡,月亮和星星透過云彩和煙霧,觀看者教導師安葬烈士的莊嚴圣潔的儀式。

    墓穴早已挖好了,烈士們都躺在木板上,臉上蒙著白布。

    戰事緊張,來不及準備棺材了。本來劉一民想把烈士遺體帶回魯中。趕制棺材埋葬。但日軍大舉進攻;部隊回到魯中后鬼子大部隊會不會直接尾追而至暫時弄不清楚,但接下來惡戰一場接一場那是肯定的。能不能有時間做棺材都很難說。

    羅榮桓知道劉一民的心思,就安慰他說:“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尸還?大戰之際,情況瞬息萬變。暫時先把烈士們安葬了,等打退鬼子掃蕩,再做棺材重新安葬

    劉一民這才同意就地先行安葬。

    劉一民走過一塊塊木板,把烈士們身上的白布掀開,仔細地查看每一張面容。看完了,就站在烈士們的遺體旁,對參加葬禮的部隊講話:“今天,我們取得了消滅第十師團、擊潰第二師團、第三十五師團的輝煌戰績!這個成績鼓舞人心,必將在中國人民抗戰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但是,在今天的戰斗中,我們犧牲了這么多朝夕相處的戰友,我和同志們一樣,心情很沉重。我要告訴同志們的是小日本這次是傾舉國之力來對付我們八路軍,集結了三十二個師團、四個獨立混成旅團的兵力,還抽調了大批的偽軍,總兵力過七十萬人。接下來的戰斗會更殘酷,我們中間還會有人犧牲。但是,我們是為抗日而死,為國家和民族而死,死的偉大,死的光榮,重于泰山!一個烈士倒下去,千萬個抗日勇士站起來!我們、八路軍一定能團結和帶領根據地軍民打敗鬼子重兵圍剿,將來我們還要取得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全面勝利。讓日本無條件投降!同志們,大家有信心沒有!”

    戰士們雷鳴一般:“有”。

    蔡中趁勢帶領戰士們高呼口號“打到日本帝國主義!還我河山!”

    喊完口號后劉一民下令安葬。下葬后,又進行了鳴槍禮。

    安葬儀式結束后,劉一民命令蔡中指揮部隊快轉移,連夜過河返回魯中。

    安排完這一切,劉一民和羅榮桓找來了教六旅留翼魯邊堅持敵后游擊戰爭的政委符竹亭和教十八團、新六團、獨立二團的干部們又叫來了李凌風和王同生,具體安排翼魯邊敵后斗爭。

    本來,劉一民在作戰會議上安排的是讓翼魯邊軍區留一個團堅持敵后斗爭,后來聽了朱全樂和鄭耀的建議后,又曾想過在翼魯邊保留一支強大的突擊部隊,準備待敵向山東追擊后對滄縣起攻擊,甚至北上平津地區,吸引鬼子主力回援。但是考慮來考慮去,覺得暫時不合適。因為鬼子主力很可能馬上就撲到翼魯邊來了,說不定這個時候日軍主力正星夜往這里趕呢!這個時候要是留一個旅或兩個旅在翼魯邊,無論想什么辦法都是藏不住的,搞不好就是白白犧牲。想來想去,劉一民決定留三個,團,并配以特戰部隊。在翼魯邊開展地道戰、地雷戰,牽制鬼子。

    這些干部中只有獨立二團政委邸玉棟和劉一民不熟悉,所以,劉一民先和邸玉棟握手問好,然后招呼干部們坐下,才開始說道:“戰事緊急,今日敵第十師團被殲、第二師團和第三十五師團被擊潰,目前日軍翼魯邊突擊集團的三個師團龜縮在陽信一帶,偽華北治安軍在翼魯邊北部地區展開,開始逐縣、逐區、逐村拉網掃蕩。明日啊,日軍必定會調集大軍趕往翼魯邊尋我軍主力決戰。現在雖然是夏天,但翼魯邊已經是嚴寒逼人了。”

    符竹庭馬上站起來敬禮,報告到:“請師長放心,我們一定堅守翼魯邊,開展敵后游擊戰,等候主力反攻劉一民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州心六,示意符竹庭坐下,接著說道紋翼魯邊是個好地,盛產小麥、玉米、棉花、食鹽,每一樣都是我軍志在必得的戰略物資。翼魯邊又撫守平津通往山東的交通要道。戰略地位重要,敵我勢在必奪。守住這里,往北可以威脅平津,往西可以打通與翼中的聯系,往南可以威脅濟南。這地方可是不能丟啊!”

    符竹庭又要站起來敬禮,劉一民揮手讓他坐下,拿出香煙,讓每個干部都點上,自己也點上一支。美美的吸了兩口,這才說道:“還有一點,翼魯邊的群眾基礎好。經過幾個月的奮斗,我們在翼魯邊已經建立了基層政權,有縣、區、村三級干部,有縣大隊、區小隊、民兵三級武裝,部分縣的地道也已經初具規模。老百姓信任八路軍、支持八路軍。這是我要你們留在翼魯邊堅持敵后斗爭的最根本原因。早就說過,我們人好比種子。這就是說無論多么艱苦的環境我們都能生存。”

    說到這里,劉一民站了起來。在屋子里踱步。半天才站住,又續上一支煙,說道:“你們留翼魯邊。有三種結局,一種是站住了,展了,壯大了。

    一種是站不住,被打跑了。還有一種是被消滅了。我堅信是第一種。當務之急,要辦好三件事。一是隱蔽自己。就是躲起來。躲到敵人的后方去,躲到地道里去,也可以偽裝日軍、偽軍,總之是要讓小鬼子找不到你們,認為我軍已經全部離開翼魯邊了,讓他們的主力快快離開翼魯邊。二是要迅聯系各縣、區、村武裝,把我軍在翼魯邊的力量團結起來,讓他們知道我軍在翼魯邊還有強大的主力部隊。同時要把我們對敵斗爭的策略告訴他們,要他們立即轉入敵后,轉入地下保存自己。我聽說岡村寧次提出在翼魯邊不少不殺不搶,這都是騙人的鬼話。不過這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日軍高層已經開始注意后方建設了。開始與我們爭奪民心了。接下來他們就會建立偽政權、漢奸武裝。圖謀長期霸占翼魯邊。我們決不能讓他們得逞。但是得講究斗爭藝術,比如鬼子要成立維持會,我們可以讓我們的骨干群眾參與鬼子的維持會,這叫白皮紅心,既能保護群眾。還能掩護干部和部隊,糊弄日本人。我們的同志參加和組織維持會。那不叫投敵,不叫漢奸,那叫與日偽軍斗智斗勇。三是要堅決打擊漢奸,對那些投靠日本人的漢奸走狗。要堅決消滅,絕不姑息。只要做好這三件事,你們就能在翼魯邊渡過眼前的難關。”

    教十八團團長南紅軍站起來報告說:“報告師長,我們是不是可以主動出擊,打鬼子一下,讓他們不能全力追擊主力?”

    劉一民搖搖頭,說道:“暫時不要招惹鬼子,先把自己藏好。等鬼子重兵集團走了之后,這翼魯邊就是你們的戰場。不過,要把攻擊矛頭對準偽軍,先不要招惹鬼子。我可以告訴你們,這小鬼子野心很大。他們還要去打武漢、打廣州呢!他們的主力在華北停不了多長時間。你不招惹他,他們就會認為局勢已經平定,八路軍已經被趕跑了,就會放心地抽調部隊到其它敵方作戰。你一打他,他就賴在這里不走了。等鬼子的攻擊集團陸續調走后。那就是我們的天下了,想打哪個鬼子就打哪個,鬼子,甚至我們還可以再次攻占天津,讓小鬼子哭爹叫娘去吧”。

    這一說,干部們都哈哈大笑。

    劉一民又說道:“李凌風和王同生負責從特戰大隊、狙擊大隊各抽調一個小隊,配屬符竹庭指揮。任務有兩個,一是配合作戰,二是保護符竹庭安全。老符,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翼魯邊地區的最高負責人了。遇事要果斷,該打就打,該撤就撤,千萬不能粘粘糊糊。如果遇到鬼子包圍,一是利用地道戰和鬼子纏斗。二是要果斷沖出去。有特戰隊和狙擊小隊在,又有教十八團和新六團在小鬼子困不住你們。當然。得記住一件事,主力走后,你們的電臺不要隨便開機小鬼子能偵聽到電臺信號,會隨時轟炸,也會根據電臺信號追擊你們。等鬼子大部隊撤離后,就不要緊了。”

    符竹庭感動的不行,站起來連聲說謝謝師長、政委。

    到這個時候,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劉一民就交待符竹庭都輻重團去。多領彈藥、藥品和糧食,盡量考慮的細致一點,象地雷和炸藥包。要多備,將來形勢緩和一點,還要在翼魯邊自己制造地雷和炸藥。

    羅榮桓交待符竹庭一定要注意部隊的思想教育,保證拖不垮、打不爛。

    送走符竹庭等人后,羅榮桓交待隨行的參謀處副處長風,把劉一民的談話盡快整理,連夜給各根據地,同時給翼中、翼冉,供他們參考。各位書友大大,明天是國慶假期最后一天了,有保底月票就投出來吧。山左期待中!謝謝!凹曰混姍旬書曬齊傘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