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府之緣 > 141 沉寂
    秦總隊長見風使舵,迅速投效葉晨。眾監工、守衛犭pf更不敢造次。整個南湖礦區一日之間易勢,為葉晨上任礦區總管掃清了障礙,下面沒人敢再耍小手段。

    葉晨身為南湖礦區總管,他的任務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保證玄鐵礦石的產量。

    天虛仙門要求南湖礦區每個月上交一定份量的玄鐵礦石。他這個南湖礦區總管,只要完成了挖礦上繳的數額,便算完成任務。仙門不會隨意插手礦區內的事情。

    葉晨先收服了礦奴們的人心,又將監工們嚴厲整治了一番。廢掉了兩名總頭,降服秦總隊長,震懾了礦區一百五十多號監工守衛。

    這礦區兩股截然敵對的勢力,都大致被他收入掌控之中。

    為了能夠挖出更多的玄鐵礦石。

    葉晨給了礦奴們優惠。普通玄鐵礦石可以換到更多的糧食。挖到高階玄鐵礦石,可以交換少量治傷,甚至修煉用的藥材,提高礦奴們上繳高階玄鐵礦石的積極性。派遣監工、守衛們去清剿礦洞內的妖獸,開挖新的礦道,方便礦奴們挖礦。

    對付礦區內的這些油奸滑舌的監工,只需要幾個很簡單的手段,甚至不用多費勁,便收拾的服服帖帖。

    礦區每一名守衛和監工依舊能分到好處,但是小賬冊直接由葉晨掌管。短短數日功夫,恩威并施,便把這南湖礦區經營的滴水不漏。

    葉晨的真正心思,沒有放在礦區上。這里的對手太弱,以至于他幾乎不用親自出手。

    他現在真正的敵人,是仙門雜役殿那位馮中杰,天虛仙門二代真傳弟子,而且還是仙門一位金丹長老的嫡系。

    普通的小手段,對付這位大敵根本沒有半點作用。

    這樣的強敵。只有靠自身的修為根基,才能抗衡。

    “必須變強!只有修為突破筑基期,才能抗衡馮中杰。”

    葉晨走在南湖湖畔·心中暗想著。

    處理完礦區的雜務之后,他現在開始在南湖礦區全心修煉。

    礦區營寨外,是南湖。南湖是一片數十里碧綠的湖泊,湖泊內長著不少低階的靈蓮荷葉,充溢著淡淡的靈氣。這里遠離天虛仙門的喧鬧,顯得分外的清凈。對于修士來說·此地倒也挺合適修煉。

    正當葉晨在整治南湖礦區的時候,天虛仙門今年的小考也正式結束。

    主峰,威嚴肅穆的天虛大殿。

    馮中杰跟殿外值守的守衛打了一聲招呼,進入天虛殿,將今年仙門小考的一疊厚厚的考核成績卷宗,上交給天虛殿內幾位處理仙門事務的金丹長老。

    每年的仙門三代弟子小考結束之后,都由金丹長老親自閱覽卷宗,以免有出色的弟子被遺漏。

    小考成績越出色的弟子,成績單越放在最上面。

    而今年放在首位的·赫然便是葉晨的一份小考評定成績單。

    幾名金丹長老閱覽,傳遞之后,露出驚訝之色。

    “這次小考,居然出了一名相當不錯的三代弟子。”

    “一年煉氣期修為晉升三層、小考四連勝!這樣出色的三代弟子,在咱們天虛仙門·數年也難得一見啊!很有希望能突破筑基期,筑基之后必有一番作為。”

    “可以重點培養一番!”

    一名金丹長老驚訝道,“馮賢侄,這位弟子現在在仙門可有什么司職?若是沒有的話,將他調到老夫身旁,打個下手。老夫平日煉丹,正缺一名藥童使喚,也好栽培栽培。”

    馮中杰臉色微變·連忙笑著道·“小侄也覺得這位弟子十分不錯。我見他是可造就之材,已經把他安排為南湖礦區的大總管·他在數日之前已經上任歷練去了。

    礦區大總管,絕對是實權,對他也算是委以重任了!長老若是想收他當藥童,不妨等一二年之后,讓他回來再去不遲。”

    “嗯,這樣啊!也罷,讓他在礦區歷練歷練。”

    那金丹長老聞言有些惋惜。

    幾名金丹長老點頭,馮中杰這個安排也算不錯了。

    長老們又看了看后面的小考評定。一年晉升二層,小考二三連勝的也有好幾十個,這個考核成績算是不錯了。但是看了之前葉晨的那份小考評定,他們對后面的評定興趣不大。

    馮中杰向眾位長老告辭,出了真武殿,滿臉笑容的臉上,頓時陰沉了下來。

    仙門小考總監考,是一個很特殊的位置。原本是為仙門挑選人才,但是后來漸漸成為仙門各個派系挑選人才的途徑。

    每一年都由不同的二代真傳弟子出飪,用來為自己吸納人才。

    他好不容易依靠他爹的權勢,諍取成為今年仙門小考的總監考,一共發現了二三十名非常不錯的仙門三代弟子。

    這些仙門三代弟子,除了少數其他長老、真傳弟子的子嗣無法拉攏之外,他幾乎都收為己用,成為他的手下。

    唯獨只有葉晨這名三代弟子,在仙門內無權無勢,還不肯成為他的手下。

    這讓他異常惱火。

    偏偏葉晨這次小考的成績太耀目,根本隱瞞不住。很多仙門三代弟子都親眼目睹考核,甚至不少二代真傳弟子也知道此事。

    他不敢在成績單上面弄假,以免落人把柄。

    馮中杰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

    剛才一名金丹長老提出讓葉晨去當藥童,還好他早已將葉晨打發去了南湖礦區。

    長老想收藥童,不過是興致來了說說罷了。只要葉晨修為停滯不前,再過上數年,便會被人徹底遺忘,誰還記得仙門小考曾經有這樣一個弟子。

    天虛仙門,從來都不缺出色的弟子。

    “把這小子打發到極為復雜的礦區去,礦區的礦奴桀驁難服,還有監頭、守衛,足夠給這小子帶來一大堆的麻煩,讓他無暇修煉。在礦區待個一二十年,消磨掉他的戾氣,讓他變得平庸。”

    “如果能收集到對那小子不利的受賄證據,日后更是可以輕松收拾他!”

    馮中杰臉上露出冷笑。

    二年之后仙門大考,只有前面一百位能奪取筑基丹。這才是真正決定仙門三代弟子前途的時則。

    他只要安排一番,讓南湖礦區的監頭們給葉晨找一堆麻煩,耽誤其的修煉,二年之后的考核必定落在一百名之后。今年小考表現再出色,只要大考的時候無法奪到筑基丹,那也是白搭。

    馮中杰想著這些,御劍離開了天虛主峰,來到雜役殿。

    很快,一名雜役殿的干事匆匆向他稟報,南湖礦區傳來一個不好的消息,數日前,礦區的一名總監頭和一名總工頭,因為進入礦洞清剿妖獸,遇上了三階妖蜘蛛而身亡。礦區大總管葉晨姍姍來遲,在昨日正式上任。

    “再派一名監頭,一名工頭過去,監視葉晨的動靜,收集對他貪污的證據。最不濟,也要給他找些麻煩,不能讓他安穩的在礦區待下去!”

    馮中杰皺起眉頭,吩咐下去。

    次日,雜役殿派遣了一名監頭和工頭,前往礦區上任。這二人都是煉氣中期修士,是馮中杰的手下。

    這二人對馮中杰也算是忠心耿耿,一到南湖礦區,就開始拉攏眾監工和守衛,準備跟葉晨這位總管斗。

    可是,南湖礦區的一百多號監工和守衛們,就像是看死人一樣看他們。

    這南湖礦區早就今非昔比,現在掌控著局面的是大總管,從礦洞內數千名礦奴,到礦區營寨一百多名監工守衛,幾乎都被總管給控制。礦區至關重要的小賬本,保存在葉晨的手中o

    兩個總頭,能斗的迂大總管?

    葉晨懶得理會他們,暗示讓秦總隊長去跟他們二人過過招。

    秦總隊長心領神會,帶著礦區眾監工和守衛,跟這兩名新上任的總監頭和總工頭明爭暗斗起來,直接把這二人給架空。礦區的賬目不經過二人的手,把他們二人當成了擺設。

    至于葉晨自己,平日只是在礦區轉悠一圈,然后在南湖修煉。

    兩名新上任的總監頭和總工頭,在礦區弄的灰頭土臉。還沒能給葉晨找麻煩,他們已經在礦區處境艱難,除了稱一稱礦石重量之外,沒有其它事情可干。礦區的油水,沒他們的份,他們被排斥在外。

    不過,他們每個月依舊需要向馮中杰匯報南湖礦區和葉晨的情況。

    他們當然不敢說自己沒用,來到礦區之后什么事情都沒干成,反而被架空了。他們只能稟報,進展一切順利。而礦區大總管,在他們的“全力干擾”之下,修為停滯不前。

    讓他們狂喜的是,對晨的修為的確沒有絲毫的動靜,到了礦區之后真的停滯下來。原因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這都是他們的“功勞”,他們完成了馮中杰交待他們的任務。

    接連數個月,他們的匯報一直如此。

    就連在仙門的馮中杰,聽多了這樣的匯報,也漸漸不把葉晨當一回事,再加上忙著仙門內的明爭暗斗,跟其他二代真傳弟子爭權斗勢,把遠在南湖礦區的一名潛在的對手給遺忘。

    南湖礦區,漸漸沉寂下束。

    求|張推薦票!(。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