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688 好大一個蛋
    “如果可以選擇,我現在就會殺了她……。”

    燕二十九冷冰而兇殘的說出這番話,將針頭扎進了曼兒的脖子,讓她的抽噎加劇幾分,柳兒氣的恨不能揮拳砸過去,被燕二十九冷淡的眼神一掃,心中涌出害怕的驚悸,不由地坐到曼兒的身邊,低頭道:

    “那你將我也殺了吧,我是不會再走的……。”

    話音剛落,換了藥劑的針頭便扎到了柳兒的脖子上,隨著藥劑的注入,虛弱便在她的身體中蔓延,讓她不由地抱著曼兒才不曾滾到地上,相比曼兒,她更加不適應藥劑的后遺癥。

    高峰一直冷眼旁觀,他不清楚燕二十九和這兩個丫頭有什么仇怨,雖不贊同將人當做白老鼠做實驗,但他對雷裂家族沒有任何好感,也不準備將兩個女孩兒送回去,對燕二十九的做法不聞不問。

    燕二十九給兩個丫頭打完針走到高峰身邊,看高峰沒有再動身,便找了一塊石頭坐下揉著腳踝,顯然她也累了,一時間,高峰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之前說是不管,其實是嚇唬小女孩兒的,沒想到燕二十九比他做得更絕。

    想了想,高峰也找地方坐了下來,將身后的背包放在雙腳之間,打開背包兩邊的雙排扣鎖,猛地拉開,露出一個圓滾滾的東西,這東西白玉般潔白,在赤紅云層的光線下,閃爍著隱晦的光澤,天生的紋路錯綜復雜,均勻細致的呈現出繁花似錦的圖案,讓人不忍移開視線,猶若絕世的藝術品一般吸引眼球。

    看到這個東西,燕二十九的臉色頓時古怪起來,狹長嫵媚的雙眼驚疑不定,高峰卻沒有管她,自顧自的摸索著微微粗糲的表層,嘴角掀起一絲讓人遐想的微笑。

    “你該不會就帶了這么一個東西上路吧?”

    忍無可忍的燕二十九終于問了出來,高峰聞聲色變,將那東西重新塞進背包,有些戒備的看著燕二十九說道:

    “誰找到歸誰,反正你也帶不走,現在是我的……。”

    高峰的樣子就像害怕被人搶走玩具的小朋友,燕二十九頓時感覺氣餒,狠狠地出了一口氣說道:

    “沒人跟你搶,我想問,水和食物在哪兒?”

    高峰聽言一愣,有些呆滯的看著燕二十九張開嘴巴,好一會兒才說道:

    “難道你沒帶么?”

    燕二十九一聽這話,很少生氣的她差點被氣暈了過去,咬牙說道:

    “我帶了df988,你要不要來一針?背了這么大一個背包,我還以為你帶了食物,我又是你的俘虜,怎么會想到這個?”

    高峰頓時無語,心中也有些尷尬,浮空飛艇看到這個東西讓他高興壞了,一時間竟然忘了攜帶水和食物,這也難怪,浮空飛艇的食物多都是中部出產的果干和肉脯,那些東西非常占地方,他還以為燕二十九會攜帶地下人特有的營養膠囊,說不定還是什么紅燒牛肉或者宮保雞丁之內的。

    “咳咳,這個,水會有的,食物也會有的,只要你在西部荒野,這些都不成問題。”

    高峰睜著眼睛說瞎話,燕二十九從高峰閃爍的眼神中看出隱藏的心虛,一股怒氣讓她快要抓狂了,沒見過這樣的男人。

    “我想請問,你背這么大一個蛋做什么?竟然會比食物和水,還有武器與藥品更重要?”

    燕二十九的發難,讓高峰難以招架,雖然他可以不回答,但在咄咄逼人的燕二十九面前,心中的驕傲讓他不屑于說謊。

    高峰再次將背包打開,摸索著幾乎達到頸子的巨蛋,很懷戀的說道:

    “你一定沒有吃過煎蛋或者蒸蛋吧?如果你吃過,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

    說完,高峰心中也是委屈,他被扔到這個世道,很多前世習以為常的東西都絕種了,不說抽水馬桶或者空調冷氣,就說吃食,放在前世,恐怕狗糧都比沙棗面更有滋味,高峰不是吃不了苦,但總在夢里回想起前世的種種,其中各種美味的食物占了絕大多數,對于一個喜歡美食的人來說,沒有比只有做夢才能吃到那些食物更讓人郁悶。

    高峰的說辭讓燕二十九臉色都青了,整個人陰沉的仿佛漂浮了鬼火在頭上旋繞,她齜開小白牙,惡狠狠地瞪著高峰,尖聲說道:

    “你背這么重的蛋跑這么遠,就是為了吃?”

    “那是龍鷹蛋,如果送到雷裂家族,你得到無數好處……。”

    曼兒也在一邊聽兩人講話,聽到高峰想要吃這個巨蛋,頓時忍不住高聲阻止,柳兒卻搖著她的胳膊小聲說道:

    “別管蛋了,天這么熱,要不了我們就會渴死,留點力氣吧……。”

    燕二十九并沒有為這個蛋惋惜,她已經氣得沒話可說,但聽到曼兒不死心的蠱惑,便對她嘲諷的說道:

    “是啊,要不是你們想要這個蛋,中部荒人也不會找我合作,為了一只蠻獸寵物,發動三萬人去攀登三千多米的顯鋒,結果只有六千三百人活了下來,其他全都死在龍鷹爪牙之下,真是大手筆啊,人命在你們眼里就只值一個蛋么?”

    “你還說我,你才卑鄙,趁我們和龍鷹兩敗俱傷,自己跑去偷了這個蛋,讓家族三個憾軍和八個顯鋒死的不明不白……。”

    柳兒也忍不住,說出燕二十九的卑劣行徑,讓高峰莫名其妙,他沒去管幾個女人的答話,只是欣喜的摸著蛋殼暗自嘀咕:

    “原來這個蛋有這么大的來頭?味道是不是更好一些?”

    “剛才你說離最近的水源點有多少公里來著?”

    突然想起什么,燕二十九嚴肅的看著對高峰詢問,高峰再次掏出電子地圖,瞇著一只眼,避過顯示屏上的曝光,報出讓幾個女人絕望的數字:

    “最近的水源點在五十九公里之外,按照你們的速度,應該在八個小時后到達,如果快一點,說不定能在七個小時之內……。”

    高峰說完,不顧臉色發青的幾個女人那復雜的表情,很無恥的搖頭自語道:

    “如果只是我自己,說不定已經到了,唉,你們的速度太慢了……。”

    之前沒有想到缺水的事兒,加上上午的荒野還不算炎熱,所以幾個女人對水和食物并不渴望,但現在,她們只覺得喉嚨快要燃燒了,對水的渴望超過了一切。

    “要不然我們回去,準備了水再出發……。”

    燕二十九向高峰做出最符合實際情況的建議,高峰仰頭看著天空的云層搖頭說道:

    “我不想走回頭路,來來回回的太麻煩了,不就是水么?忍忍不就行了?”

    說完,高峰站起身將背包背上,然后望著憤怒的燕二十九。

    “走吧,沒有多少路了,耽誤的越久會越渴,想要早點喝到水,就早點上路……。”

    曼兒和柳兒原本等死,但坐著休息了一會,倒是緩過勁兒來,也確實渴的厲害,已經超過了趕路的疲倦,相互攙扶著站起身,唯有燕二十九坐在石頭上一動不動,好一會兒她用沙啞動人的聲音說道:

    “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給你注射了解毒劑……。”

    “也許你們不用走路了,所以,你也不用后悔……。”

    站起身的高峰望著從頭頂飛過的無人偵察記,裂開了嘴皮子,隨后無人機便從遠處的高空劃出弧線返回到他們的頭頂不斷地盤旋,看到無人機,燕二十九心中更加驚疑。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