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財色無邊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嚇尿了
    劉鑫鑫沒有解釋,而是眼神期盼的看著潘慧。王璐瑤是不需要理由就可以幫助她的人,應慧蓮怕潘慧勝過怕張揚,蔡秀更是算作潘慧的晚輩,屋子里五個女人,有三個就站在潘慧這邊,足以看出潘慧的態度有多么關鍵。如果潘慧拒絕,這件事成功的可能一下就會降到冰點。

    “你有這個想法很好,說的有挺有道理的,不過想要我支持你,你需要作出點成績來。讓我見到支持你的希望,毫不客氣的說你現在距離那個位置差了十萬八千里呢,好好努力吧。”潘慧既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劉鑫鑫嫣然一笑道:“謝謝慧姐。”

    潘慧這個態度,她就已經十分滿意了,這件事不是小事,潘慧肯定不會貿貿然答應她。

    潘慧沒在說什么,劉鑫鑫知趣的離開了廚房。

    一會應慧蓮走了進來,低聲道:“慧姐。”

    潘慧笑笑道:“小蓮啊,聽說你去學瑜伽了,練得怎么樣?”

    應慧蓮臉紅紅的道:“我比較笨,剛入門。”

    “不要灰心,好好練習,對了健身房是不是有很多人追求你啊!”潘慧道。

    應慧蓮嚇了一跳道:“慧姐,我從來不跟他們說話!”

    潘慧拍了拍應慧蓮的臉蛋道:“這就對了,要乖乖的,這個世界壞人很多,你可不能走錯路了。路一旦選錯,就很難改正了。”

    應慧蓮聽不太明白潘慧的意思,只能用力點頭道:“我聽慧姐的。”

    潘慧嘻嘻笑了一下,出了廚房的門,潘慧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笑容,有意思現在就有想要爭寵的了。老爺,看來你以后有的忙了。

    翌ri吃完早飯,張揚對劉鑫鑫道:“既然打算來上班,就回去早早的將手續處理了。對了,曹雷的父親還要經常去醫院檢查,你找個不錯的朋友照顧一下。”

    劉鑫鑫低頭答應下來。

    王璐瑤無聲的嘆了口氣,想到馨馨昨晚跟她說的那些悄悄話,她的心里就很難平靜,原來她是打著這個主意,難怪要辭職去公司工作,可是那個位置是容易的嗎?雖然不看好馨馨,可是作為最好的姐妹,她只有全力支持自己的姐妹了。

    到了博古齋,張揚就看到了王艷軍和于谷華一人拎著一個黑袋子站在門口,見到張揚來了,急忙走了過來,還沒等他們靠前,就被兩個保鏢攔住了。

    張揚用異能看了一下黑袋子,發現里面全都是鈔票,沒有其他的,點點頭道:“走吧,去樓上說。”

    兩個人低頭跟在張揚的身后來到辦公室。

    “錢放下,你們有那個叫樂哥的聯系方式吧,告訴他今晚上去見他給他錢。”張揚道。

    兩人急忙答應了下來,王艷軍有些擔心的道:“他們要三百萬,這里就四十萬是不是少了點。”

    張揚眉毛一挑道:“怎么你有意見,要不你自己來處理?”

    王艷軍急忙搖搖頭道:“沒有意見,沒有意見。聽老板的,全聽老板的。”

    張揚臉sè這才好看了一些道:“我管了,這件事就照我的規矩來,沒什么你們就走吧,晚上在過來。”

    兩個人戀戀不舍的看著桌子上的四十萬塊錢,這是兩個人所有的積蓄,其中還有不少是從別人那里借來的,說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是只要能擺平這件事,家里人沒有危險,他們就謝天謝地了,誰讓他們自己不安分守己,起了歪心呢!

    等到兩人離開了,張揚將潘慧叫來吩咐道:“把那個鴛鴦碗找一個箱子裝起來,這些錢是賣碗的錢,收起來吧。”

    潘慧笑著道:“是那兩個家伙送來的?”

    張揚點點頭道:“嗯,今晚事情擺平的話,明天就讓他們找你報道,以后怎么收拾他們,就是你的事情了。”

    “知道了,謝謝老爺。”潘慧嬌笑著道。

    張揚擰了一下潘慧的臉蛋道:“就屬你的嘴甜。”

    到了快下班的時候,王艷軍和于谷華早早的就等在了博古齋的門口。周圍的人已經習慣了這兩個人整天蹲在這里的情況,還有人會丟些硬幣在他們的面前,張揚出來的時候,看到兩人面前散落的硬幣,險些笑出聲來,太他媽有意思了。

    “康瑞你帶著他們兩個打車去,周偉你拿著皮箱上我的車。”張揚道。

    王艷軍和于谷華一再感謝,張揚有些不耐煩的道:“趕緊的,哪那么多廢話。”

    說完上了路虎,周偉拎著一個小型的皮箱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康瑞拎著一個黑sè的大號帆布袋上了出租車,里面應該放的是武器。

    “曹雷,跟著他們的車。”張揚道。

    曹雷答應一聲,發動汽車跟在了出租車的后面。

    一個多小時候,出租車在一個破舊的工地前停了下來,康瑞跟王艷紅于谷華一起下了車,緊跟著趙龍鄭立兩人也走到了康瑞面前。

    “老板,我們過去嗎?”周偉問道。

    張揚眼睛一閉道:“等著,那個樂哥來了在叫我。”

    說完他在后座上一趟,閉上眼睛休息起來。不出意外的話,那個樂哥不會這么早到的,這種人一定會讓那兩個家伙等的心力交瘁的時候才出現,無論是敲詐勒索都容易的多。

    躺了一會,曹雷低聲道:“老板,人來了。”

    張揚揉了揉眼睛做了起來,朝前面看過去,只見一輛白sè的豐田越野車停在康瑞等人的面前,有幾個人車上走了下來,不出意外就是樂哥等人。

    “打開大燈開過去。”張揚道,距離太遠,他不知道樂哥等人有沒有武器,要靠近了觀察一下,他才會決定是否下車。

    這時樂哥正yin沉的臉看著王艷軍道:“好啊,你們膽子不小啊,敢找幫手來,看來上次給你們的教訓不夠。”

    正當他說的來勁,打算叫人招呼王艷軍等人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刺眼的燈光晃得樂哥跟身邊的手下都等不開眼睛,樂哥叫了起來:“cāo,是誰想死啊!”

    路虎這時已經停在了他們的面前,康瑞帶著王艷軍等人退到車旁。

    張揚用異能觀察了一下捂著眼睛的樂哥等人,發現他們身上沒有任何的武器,心中松了一口氣,如果對方有槍的話,他會采取另外一種解決方式。對于張揚來說,騙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亡命徒。他們沒有槍說明這些人還只是騙子,應該用不到全副武裝的孤狼了。

    張揚放下車窗對著床邊的康瑞道:“先教訓他們一頓,你背后的那些東西可以用上了,記住了下手輕點,不要出了人命。”

    康瑞答應一聲,放下一直拎著的帆布袋,打開后,里面是一排鋼管。

    康瑞低頭拿了一根,趙龍和鄭立互相看了看,也都拿起一根,然后朝著樂哥等人沖了過去。樂哥等人正回過頭背著燈光,沒有料到會有人攻擊他們,等他們發現的時候,已經絲毫沒有還手之力的倒在地上,被康瑞等人抽打了起來。以康瑞等人的伸手不要說拿著鋼管,就算沒有武器,樂哥這些人也不是對手,一個個發起了痛苦的慘叫聲。

    開始的時候,樂哥還威脅道:“你們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誰!”

    可惜他越叫囂,康瑞打的越狠,很快樂哥就告饒起來。

    張揚就那么坐在車里,連先去看看的興趣都沒有,等到那面打了有個三四分鐘,張揚說道:“車燈關了,周偉下去讓他們住手吧。”

    “是,老板。”周偉將手上的箱子放下,開開車門走了過去。

    “科長,老板說差不多了。”周偉道。

    康瑞抬起頭將鋼管仍在一旁,一把抓起樂哥的脖領子道:“樂哥是吧,老板要見你,跟我走吧。”

    樂哥此時被打的體無完膚,就那么被康瑞拖到了路虎車門旁,扔在了地上。

    康瑞這才伸手擦了擦汗道:“老板,人帶過來了。”

    張揚滿意的點點頭道:“干的不錯,這位就是樂哥吧,初次見面招待不周,自我介紹一下,在下張揚博古齋的老板!”

    聽到張揚的名字,樂哥打了個冷戰,想起了白家的傳聞,忍不住嚇尿了。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