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靈劍尊 > 第2702章 如膠似漆
    雖然同樣的事情,已經經歷過了一次。

    可是上一次,楚行云并不清醒,初在被迷的狀態之下。

    在楚行云的心里,和他在一起的是水流香,而不是她南宮花顏。可

    是現在不同,楚行云知道,她就是她,她是南宮花顏!而

    且,楚行云很清醒,沒有任何人去迷惑他。因

    此,對于楚行云來說,這一切不過是情景再現而已。

    可是對于南宮花顏來說,她正在以南宮花顏的身份,嫁給楚行云。

    而這一次,他沒有被迷,也沒有任何人逼迫他,他非常的清醒。

    如癡如醉之間,兩人一同進入了桃花屋,一同喝過了交杯酒,一同完成了所有的儀式。

    終于

    當楚行云輕輕將她橫著抱了起來,走進洞房的時候。

    南宮花顏徹底的沉醉了輕

    輕從楚行云的懷里掙脫出來,南宮花顏走到了那張圖卷之前,拿起了那桿毛筆。

    唰唰

    輕輕的聲響中,南宮花顏在畫卷的另一端,書寫下了兩行小字。

    折花枝,恨花枝,準擬花開人共卮,開時人去時。

    怕相思,已相思,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看

    著南宮花顏寫下的那首小辭,楚行云頓時溫暖的擁住了她。

    這首詞,筆法簡潔細膩,以南宮花顏的口吻,寫出了南宮花顏與楚行云分別后的相思之情,情極深摯,非至情者莫能道出。寫

    法上,運用復雜而微妙的感情交織,在對花的愛與恨以及對于相思的怕而又不得不相思的矛盾交織中,體現其對愛情的忠貞和對幸福的向往。至

    于這首小辭的意思,很淺顯

    折下美麗的花枝,卻又不覺怨恨起花技。

    原打算花開時,與情郎一起賞花共飲,誰知花開后,情郎卻一去不返,不見蹤影。

    害怕相思折磨自己,可是相思卻早已纏身,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消解。

    就算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可是相思的愁緒,卻畢竟會在眉間露出一絲感

    受著楚行云溫暖的擁抱,南宮花顏的內心,無比的開心,無比的幸福。此

    時此刻,南宮花顏終于心滿意足就

    在剛才,她和楚行云喝過了交杯酒,完成了所有的儀式。

    站在南宮花顏的角度,她已經真正的嫁給了楚行云。雖

    然除了她和楚行云外,并沒有任何人看到。但

    是她們的婚禮,本就不是做給別人看的。最

    重要的是,心情激蕩之下,她真的靈感全用,作出了一首小辭。

    事實證明,光人對,是沒有用的。關

    鍵還是要氛圍對,感覺對因

    此當

    年那首小詩,雖然不能說全為她而作,但卻最少有一半的靈感,是因她而生的。

    感受著瑟瑟顫抖著的南宮花顏,楚行云不由得吻了吻她的秀發。隨

    后,楚行云伸出手,從她的手中,接過了毛筆。

    走到了多年前,楚行云創作的那首小詩前。

    楚行云先是一揮手,抹去了其中的兩個字。隨

    后,楚行云大筆一揮之間,補上了兩個字。曾

    經滄海難為水,除

    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叢懶顧,半

    緣流香半緣卿。看

    著修改后的那首小詩,楚行云不由的點了點頭,轉頭朝南宮花顏看了過去。入

    目所見,南宮花顏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巴,嬌軀瑟瑟的顫抖著。大

    顆大顆的淚花,猶如雨點般,撲簌簌的落將下來。最

    讓南宮花顏感動的,不是楚行云為她改詩。最

    讓南宮花顏情難自已的,是楚行云的誠懇!很

    顯然,楚行云并沒有騙她,沒有說這首詩,完全就是為她所寫的。楚

    行云坦蕩而又誠懇的,表達了自己的內心。

    之所以取次花叢懶顧,一半是因為水流香,一半是因為南宮花顏。

    如此一來,南宮花顏便完全可以接受,并且堅信了。

    如果

    楚行云現在站出來,告訴南宮花顏。當

    年那首小詩,完全是為她而寫的話,南宮花顏雖然也會很開心,但卻終究會有所失望。畢

    竟,人不對的話,終究是不行的。

    如果和南宮花顏完成那一切的,不是楚行云,而是其他什么人的話。那

    么南宮花顏自問,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思索之間,南宮花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頭撲進了楚行云的懷里,痛哭失聲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楚行云哪里也沒去一

    邊修養元神,一邊陪著南宮花顏喝喝茶,聊聊天。

    一直修養了三天三夜,楚行云這才終于緩過勁來。

    三天以來,楚行云和南宮花顏之間,簡直如膠似漆。對

    于楚行云的心轉意,南宮花顏簡直歡喜的,懷疑自己是在做夢!不

    過很快,南宮花顏就否決了這種可能。

    美夢她是做過的可

    是這么美的夢,即便是南宮花顏,也不敢做啊。

    三天之后楚

    行云雖然還遠遠沒有徹底恢復到巔峰狀態。

    但是總的說起來,卻已經不影響任何事情了。對

    于祖級高手來說,所謂的巔峰狀態,幾乎永遠也不可能出現。

    畢竟,祖級高手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而作為祖級高手之上的祖級大能來說,就更沒有巔峰狀態一說了。祖

    級大能,肩負著一族的氣運。

    一旦傷養的差不多了,就會從長眠中蘇醒,再次投入到戰斗中去。

    直到打得偏體鱗傷,這才不得不進入無盡的長眠,通過長眠,來快速恢復元神和法身之上的嚴重創傷。恢

    復了元神的過度透支之后,楚行云帶著南宮花顏,遁入了虛空之中。在

    一顆體積和乾坤世界差不多的荒涼星球上,楚行云找了一處隱秘的洞穴,開辟出了一方密室。

    接下來楚行云要做的事情,非常的危險。

    雖然楚行云自問,可以保住南宮花顏不出任何事情。但

    是除此意外,他已經不能做得更多了。一

    個控制不好,整個星球之上,一切的生命,都將被徹底摧毀。進

    入密室之后,楚行云和南宮花顏,分別進入了入定狀態,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狀態。一

    直到心緒徹底平靜下來,心如止水之后,才算結束。

    密室之內楚

    行云與南宮花顏面對面盤膝而坐。長

    吸了口氣,楚行云右手一探之間,一道灰蒙蒙的火苗,出現在了楚行云的手心里。

    看著楚行云手中,那如煙似霧,虛幻到了極致的火苗,南宮花顏不由得一臉驚駭!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