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醉千寵 > 五、再見舊仇
    接下來幾天,如同那場對話沒有發生一般平靜,裴貞婉安心住在客院,不時自角門出府采買幾樣廉價的胭脂水粉,也不過一個時辰便回。衛妙之的風寒也慢慢好了起來,兩天后便如往常一樣相互走動起來。

    只在病愈后初次來訪時,衛妙之神情些許閃爍,終未忍住,歉聲問道:“裴姐姐當真是自愿入宮么,可不要因為妙之,不敢忤逆父親。”

    裴貞婉自有一絲感動,旋即壓下這絲感覺,和婉笑道:“我自當這是拼一口氣,為自己爭得一些機會罷了。只是與小姐相識不久,接下來不能時時相伴,我的妹妹貞妧今年十五歲,與小姐年齡相仿,待年后接上她入京,便由她陪小姐玩耍吧。”

    衛妙之唏噓了幾日,隨著新年一日比一日近,她的關注早已移到其他事情上,因為她的姑父荊川節度使曹罡一家,要抵京過年了。

    裴貞婉去到衛妙之閨房探看時,正見她滿臉喜色端詳一條劍穗,“承基表哥會喜歡這條劍穗嗎?”

    一旁的丫頭含翠笑道:“怎么會不喜歡,這是小姐親手一根一根打出來的劍穗,表少爺只怕日日都要放在手上看呢。”

    衛妙之不由得羞澀起來,滿面通紅,也未留意到裴貞婉已站在門口。裴貞婉見此狀,只笑著邁步進來,問道:“承基表哥是?”

    含翠嘴快,笑著解釋道:“是我們姑太太家的少爺呢,雅號是蘭陵公子。”

    裴貞婉心底泛起一陣煩膩與憎惡,曹承基哪點比得上當初的蘭陵王,憑他的品格德行,不過是個有些許軍功在身的紈绔子弟。想到軍功,裴貞婉的恨意油然而生,他父親曹罡的軍功,便少不了那一樁鳳州的屠城之舉!

    心底已是波濤洶涌,面上卻做了一副好奇之狀:“蘭陵公子,這倒是別致的雅號呢,奴家倒是挺說過洛都有位蒔花公子,去年出訪南蜀,好多人相傳,說洛都有四大公子,若能得見一面,此生也無憾了。”

    含翠面上得意:“蒔花公子算什么,哪有我們曹少爺文武雙全。”

    裴貞婉不接話,含笑坐下,一同端詳了幾眼劍穗,眼見衛妙之神情投入之狀,語笑嫣然:“看來這位曹公子是常來京城的,與小姐也很是相熟,你們手足難得這般親近,倒也叫人羨慕。”

    “姑父一家明日就要到了呢,他們的府邸就在侯府旁邊,裴姐姐可以與我同去。”

    裴貞婉訕訕道:“侯爺一家團聚,我一個貧賤外人,哪里有這個榮幸。”

    衛妙之淡淡一笑,只回頭喜滋滋打量手上的物件。余下便是明日穿什么衣裙,梳何種發髻之事。

    裴貞婉見到曹罡父子時,已是除夕守歲之夜。得幸于衛妙之這個侯府二小姐,裴貞婉作為客人,設席在衛妙之旁,見識了北陳貴臣的年夜奢華。

    宴席算來略有些擁擠,座位比鄰衛府主人的,便是曹罡父子妻眷五六人,反倒是衛睦的妾侍庶子算來有六七人,統統擠在靠近廳門處。再加上廳內穿梭傳酒布菜的下人們,愈發顯得人丁興旺,年味濃烈。

    觥籌交錯間,各人忙著禮尚往來,冒然出現在衛府年宴上的裴貞婉倒也不算顯眼,得體而坐,安靜飲宴,只是她的視線,卻從未離開過面前容光煥發的曹家父子二人。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曹罡父子二人,五年來,她打聽了關于曹罡的點點滴滴,亦將恨意連同這二人的名字刻在心中。如今冤家相逢,她早已能按捺那份滔天恨意,將周身的殺意轉化為舉手投足間的柔情妖嬈。

    曹罡其人,自有武將那份氣宇軒昂,沙場征伐之人皆是剛毅果敢之人,如今即便脫去戎裝,卻也難掩威風凜凜之狀。若非國仇家恨,曹罡確有幾分可比擬父親的英武。再觀曹承基,卻是不足許多,弱冠之年,面上難掩輕浮神態,舉止間亦少了許多武人剛勁之力,徒有其表已。

    想起嫂嫂尸身方葬未有幾日,竟被曹承基掘墳開棺羞辱,裴貞婉只得用力握緊手中銀質酒杯,努力壓制心中的怨怒。而正揮杯推盞的曹承基感到莫名一陣寒意,目光尋來時,看到的便是裴貞婉舉止溫婉,驚為天人的樣子。

    曹承基執酒走到衛妙之身前,醉意朦朧地舉杯道:“一年未見,表妹長了這般高,越發出落得端莊。表哥敬你一杯。”

    衛妙之喜上眉梢,羞澀飲了。卻見曹承基目光移到身側裴貞婉的身上,正上下打量。衛妙之縱然年幼,卻并非不知事,由不得一陣緊張。

    曹承基笑道:“這位小娘子眼生的很,表妹從哪里尋了來?”

    裴貞婉低首掩袖,隱去對這輕佻話語的反感,起身而立。衛妙之一絲不快,脫口道:“裴姐姐是我的朋友,表哥自然沒見過,只怕日后也見不得。”

    曹承基伸手刮了一下衛妙之的鼻頭,咧嘴道:“既是表妹的朋友,自當薄酒一杯禮敬,沒得叫人說咱們待客薄慢。”

    裴貞婉緩緩舉了酒杯,兀自飲了,方清冷道:“奴家借住衛侯府上,今日得二小姐抬舉,有幸飲宴,已是幸極。自然無福領受公子好意,還請公子擔待。”

    曹承基吃了這軟釘子,卻也不惱,依舊滿面笑容。裴貞婉抬眸看了一眼,心底嫌惡,側身對衛妙之道:“年宴豐盛,我已有些醉意,想先回去休息,不能陪小姐守歲了。”

    “我叫含翠扶姐姐回去。”衛妙之正為表哥的多情憂心,聽到此話,自然歡喜。未及多想,打發了婢女好生扶住,便又將視線放回在曹承基身上。

    裴貞婉拘禮應了,緩步離去。

    年夜雖歡鬧,屋外卻依舊寒意襲人。甫一出廳堂,一陣微風裹挾了樹上飄落的雪粒撲在面上,令人混然一驚。裴貞婉仰頭,看了一眼皎潔明月,靜靜走向客院。

    一夜靜眠,無風無雪,待到窗外逐漸熱鬧起來時,已是新年。裴貞婉卯時便已起身,精心梳洗完畢,前往主院恭賀新年。

    懋國侯衛睦與荊川節度使曹罡,早已入宮朝賀,過了辰時方能回府。衛夫人與曹夫人亦是身著誥命服制,喜氣洋洋地領著一群兒女相互團拜,共進早膳。

    衛妙之換了寓意著新年好意頭的煙霏色百花襦裙,遠遠看見盛裝前來的裴貞婉,立即跑來,親昵地牽住手。裴貞婉四下望了一圈,不見曹承基的身影,想來一同入宮拜賀去了,便放松下來,向衛府上下拜年。

    衛夫人笑著招手喚過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回禮道:“新年好兆頭,想必裴姑娘定得頭籌。”言畢,著人賞了福袋,引到一旁去坐。

    座上有一眼生的少女,望之十五六歲,衣飾自是大家出身,眉目清明,顧盼生姿。難得的是一雙眼睛極大極美,叫人一見難忘。

    身邊老仆笑道:“這位是洛都富商萬家的小姐,今日隨夫人一同入宮請安。”

    裴貞婉心下了然,這好些日子消息絲毫未泄出,不由得暗嘆衛侯果然治府嚴謹。淡然施禮坐下,萬家小姐亦回禮,舉止禮儀雖不差,卻透漏出一絲少女的羞澀。

    “萬小姐如意。”見對方暗中在打量自己,裴貞婉搶先恭賀。

    萬家小姐點頭,朱唇輕啟:“多謝,裴姐姐新年吉祥。”

    見她知曉自己身份,裴貞婉淡淡一笑,端正身子,不再理會。倒是看見衛妙之又走來,由不得又站起身來,卻見衛妙之手中拿了一方楠木雕花的盒子。

    “裴姐姐,”衛妙之笑道,“這支梅花琉璃釵最是喜慶,又不顯華貴,稍后你隨母親入宮,要更換婢女衣飾,搭配最合適不過了。”

    “多謝小姐。”裴貞婉笑著接過,小巧精致,綴于發間盈盈動人,旋即施了一禮。

    身后萬家小姐移步上前,亦款款施禮:“見過二小姐。”

    衛妙之正踮起腳尖打量發釵,轉首看了一眼,疑道:“你就是萬家送來的?”

    “民女萬岫云,祝二小姐新年好。”

    衛妙之自是一絲不屑,士農工商,原本也不是一同說話的,只淡淡嗯了一聲,拉過裴貞婉道:“裴姐姐隨我坐去吧。”轉身便留了萬岫云一人,神色落寞地落座。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