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界撿妖記 > 第十九章 光療術
    “這怎么可以?你們還是孩子,進山很危險的。”

    “那是!進山可是生死相搏的大事,你們兩個孩子就不會去冒險了。”

    “這是誰家的孩子?他們家大人也不管管?”

    ……

    石頭的話音剛落,立刻遭到眾人狂轟爛炸。這反對理由,也很正當,小孩子就不要摻乎大人的事了。

    “阿建、石頭,聽張姨的話!這次就不要去了,等明年你們長大些了,本領也學強了再去,好嗎?”

    這可不得了,連稱他們為福星的張姨也加入了反對的行列。

    “石頭,馬上就要過夏了,這家里是否有什么困難?你就跟張叔講!有我們一口飯吃,就不會少了你們一口的,這次就……”

    張叔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他聽人說阿建他們前幾個月買了一些魔獸,也不知道做什么用,但估計錢化得挺多的。他也知道石頭耿直,藏不住話,就想從他哪兒套出點什么。

    “不是,張叔……”

    “不是,張叔,是這樣的。我和石頭這些天修煉感覺進步很大,但也到了修煉關卡了,聽說實戰有利于突破,所以我們就想借這次機會跟你們一起去。而且,我們的確能自保的!不信,我可以給你們露一手的。”

    阿建怕石頭又說漏了嘴,所以馬上接過話頭,并轉移了話題。

    “那好吧,你試試!”

    “那,我就來一個冰凍術?”

    “好,需要什么道具嗎?”

    “不用其它的,來只活山雉就行!”

    隨著張叔身體康復,荒原他已經去過好多次了,所以家里小獵物之類挺多的,張姨便去取了一只來。

    這邊,阿建也不見有什么準備,一團寒冷的冰塊便憑空出現,將那只山雉就那樣活活地凍在了里面。

    “這施法速度還不慢,看來確實下了一番功夫的。對于魔獸來說,這冰凍術雖然無法將它凍死,便遲緩一下它的攻擊是完全可以的。不過,單憑這個魔法,你還是不能去的,因為到時候魔獸較多時,別人不一定能顧得上你。”

    “那我再來一個,什么魔法呢?”

    阿建目光一掃,卻看到了一個神情疲憊的中年傭兵,手里還包裹著紗布,他立刻便有了主意。

    “這位叔叔,您的手受傷了嗎?”

    “嗯,前幾天去荒原上打獵,一不留意被疾風魔狼咬了一口,幸虧只傷到皮肉,否則這回就進不了山啦。”

    那中年傭兵輕聲應著,目光卻不自然地掃了一下其他人的反應。

    “這樣啊!要不我幫您看看?我會光療術。”

    “光療術?是神殿里祭司治病的那種?聽說,他們治病都挺貴的,我就沒去了。”

    “我這治病不要錢的,您只要配合一下就好了。”

    “那行!”

    那中年傭兵小心翼翼地解開紗布,露出一個血肉模糊的傷口,雖說沒傷著筋骨,可看上去也夠嚇人的。

    這次,阿建也沒費什么功夫,只見他伸手作出撫摸的樣子,一道道白光便從他的手心生出,落在那個嚇人的傷口上。

    不一會兒功夫,那個血肉模糊的傷口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痂了,雖然還沒有達到立刻恢復的地步,但看得出來已經是不礙事了。

    見到這個樣子,那個中年傭兵是高興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翻來覆去就是不停地謝謝。

    房間里突然一陣安靜,剛剛還紛紛出言阻止的叔叔伯伯們,這次卻都不約而同地沉默了,而且他們眼里都閃著一種叫驚喜的光芒。

    這可不是一般的魔法,而是可以救人的魔法,誰都知道傭兵隊假如有祭司意味著什么,但神殿的祭司高高在上,怎么可能加入苦逼的傭兵隊?而現在,居然有一個不是祭司卻擁有光療術的魔法師——噢不,是見習魔法師要加入傭兵隊,這還有拒絕他的理由嗎?

    什么?他沒有戰斗力?

    天哪!這簡直就是一個白癡的問題!就算是沒有一點戰斗力的祭司,就算要專門派人保護他,比起他能救整隊人的命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阿建,你這光療術最多能釋放幾個?”

    “一個光療術的靈力值是8點,我的光明系靈力值大概有30點不到,所以十五分鐘內釋放三個絕對沒問題。而只要十五分鐘,我就能將靈力值完全恢復。此外,我還有法杖,還可以儲存幾個法術。”

    “十五分鐘,三個,那應當也差不多了。這樣吧!我替大家答應了,你們倆可以去,所有收獲的東西你們也同樣每人分一份,但進山后你們不得擅自行動,必須跟在我們旁邊,能不能做到?”

    “沒問題!”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嘴上憋著笑,心里卻別提有多開心了。

    “張團長,您看,我去行嗎?”

    這次說話的,卻是剛才那個中年傭兵,原來中年傭兵是想來加入張叔的傭兵團的。

    “這……團里是要招人,我也是沒意見的!不過,這傭兵團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你們也都說說吧!”

    看著這個中年傭兵,張叔有些不忍,卻又不好自作主張將他收下,只好將話題交給團里的其他兄弟。

    這中年傭兵原先是另一個傭兵團的,可前不久一次進山受了傷,那個傭兵團就不要他了,他知道張叔仁義,這才來找上門來的。

    “他爹,我看豪子爹也挺不容易的,再說家里還出了這么大的事兒,大家能幫就幫著點吧!”

    張姨心腸軟,看到大家都不出聲,就忍不住為他開口求情。

    “那也是,子豪這孩子怎能這么不懂事呢?以前老梁身體好的時候,他就知道整天在學校里野混,現在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老梁還為他受傷了,真是的!”

    “說起來,我家小子還吃到他家子豪的虧呢!”

    “都什么時候了,還記這些雞毛屑皮的事?人家老梁也是老實人,否則也不會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不是?”

    ……

    有人開了頭,眾人自然也就放開來說了。

    阿建這才知道,這個老梁的兒子他還認識,就是那次將他和石頭堵住打了的那幫人的一個,大測試時他大聲指責那個貴族小孩作弊,結果被祭司關了起來。

    這熊孩子得罪貴族绔紈后,后來又遭到了那家貴族的報復,在牢里吃盡了苦頭,到現在都還沒有被放出來。

    而為了救兒子出來,這老梁是到處想辦法賺錢,結果卻出了意外,前不久進山卻被魔狼給傷著了,所在的傭兵團就不愿意要他了,走投無路之下才來求張叔收留的。

    “張叔,我看梁叔叔的傷也不礙事了,不如就讓他一起去吧!”

    阿建也開口說道,雖說那個叫子豪的孩子混賬了些,但可憐天下父母心,這梁叔叔卻是真的挺不容易啊!

    “對,張叔,你就答應了吧!到時讓梁叔叔就跟我們一起吧,也好讓阿建經常給他治治,說不定這傷到山里就全好了。”

    石頭也幫腔道,不過他這話倒是挺有道理的。

    “那好吧!老梁,你來吧,后天就出發,趕緊回去準備準備!大伙兒也一樣,大事小事要跟老婆孩子交代的,早點交代好,別等到明天出發時,還婆婆媽媽說個沒完沒了,聽見了嗎?”

    眾人紛紛應是,便各自散去了。

    阿建和石頭也向張叔和張姨告辭,只剩一天時間了,他們的準備工作也得抓緊做,弟妹們那邊也得多囑咐一下。

    另外,明天就去找一下于馨,托她將老師的魔法筆記和法杖卷軸還了吧!老妖最近也無聊得緊,這次進山要不就將它給帶上吧,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