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嫁我不吃虧 > 第四十六章 另辟洞府
    “后晌等我回來,我領著你去山里面,找一處合適的地方,一起開個山洞,兩個人用不了太長時間”

    北飄雪臉上一喜,“舒兒,謝謝你”

    云舒并沒有給他好臉色,“舒兒不是你叫的,記住,以后做事,先長長腦袋,我家不是冤大頭,上趕著被你這么蒙騙,哼”

    中午,云舒帶了兩整套工具回來,劉氏做的飯很豐盛,云舒倒是沒有繼續再為難她們,吃過午飯,她帶著北飄雪去了山里

    劉氏小聲的問云月“你姐把飄雪帶哪兒去了?”

    “娘,您就別問了,咱家現在剛好過一點,可別再沒事找事,我大姐那脾氣,您惹不起”

    “哎,娘就覺得那孩子可憐,要是能有一個這樣漂亮的兒子,娘這心里也就知足了,也算圓了娘的心愿~”

    “娘,您放心,大姐雖然生氣,可是不會真趕走大哥,回頭等大姐氣消了,您自然會知道他們去干啥了”

    再說云舒他們,穿過林子,找了一處內圍和外圍交接的地方

    選的位置不高不低,野獸想上來不容易,而人卻容易上來的地方,開始動手砸起山洞

    兩人每天早晨起來吃了飯,帶上一些干糧,中午在那兒吃了就干活,也不用回來擔誤時間,這一干就是一整天,短短三天就把山洞開辟了出來

    然后又砍了幾顆木頭,按了一個結實的木門,云舒送菜從鎮上回來,給捎帶一些生活用品很快北飄雪那邊的山洞,東西都齊全了

    劉氏和孩子們,也不敢哼聲,也不敢問,生怕云舒又發火

    直到北飄雪搬著床和被褥過去的時候,才來跟她說

    “干娘,舒兒給我在里面第二座山上開了一個洞府,離您這兒不遠,以后我就在那兒生活了”

    “哦,那邊安全嗎?”

    “那很好,不在山里面,干娘,以后我會隔三差五過來看您,再說,兒子會武功,不會有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冷不冷?”

    “不冷,跟您這兒一樣,很暖和,”

    “缺什么就來干娘這兒,別跟干娘客氣啊”

    “是,干娘,那孩兒走了”

    “噯,晚上一定把門關好,有野獸,睡覺輕醒著點”

    劉氏一直把他送到林子邊,才和云月她們回來,云舒手里提著東西,一直把他送到洞口

    “這段時間,你就老實實在這里待著,哪兒都不許去,吃的喝的,我隔三天送一次過來,等風聲過了,你要愿意來家里,我也不反對”

    “什么都聽你的”北飄雪還能說什么,自己還不如一個小丫頭思慮的周全,不怪她揍他,他就是欠揍

    氣消了,云舒也不想瞞劉氏

    “娘,小妹,你們不知道,他哪是什么被土匪打劫,他是被人從南邊一直追殺到北邊的”

    “什么?追殺?”劉氏聽了心里一慌,頭不自覺的就低下了

    “娘,我不反對您當好人,可是好人也得看看,是不是咱能護得住的,第一:他被追殺,本來就危險,咱們一家都可能因為他,也處于危險當中”

    小四小五,眨巴著眼,似懂非懂的聽著

    “第二,您吃過虧,還這么冒失,想認兒子,可以等一段時間,觀察過后再認,再說,你們也不看看救他時,他的穿著,那樣的男人,認了干兒子,將來會不會惹上是非”

    “第三,他是個男人,再認干兒子,他也是外男,雖說習武之人不講究那么多,但家里一個男人也沒有,更應該避諱一些”

    劉氏紅著臉“是娘不好,娘認錯,云月那時還提醒我來著,我當時臉子一熱,就”

    “哎,行了,即然認了,就認了,我讓他去山里待一段,等沒人追殺他,風平浪靜之后,想讓他過來住,也不是不行”

    劉氏抬起頭“真的?”

    “那是,你認的干兒子,我怎么會趕他走,即然你想認他當兒子,我也不反對,只是做什么事,先三思而后行,”

    云舒看看幾個妹妹,“今天姐教你的一課就是三思而后行,不論什么事,什么話,不能脫口而出,先想想,再說再做,明白嗎?”

    “明白”

    “明白了就好,那今天我們,就準備一下做臘肉吧,”

    “臘肉?”

    “是啊,那么大個的野豬,不能就這樣一直掛在院里,再冷也不能放時間長了

    但是做成臘肉可以放很長時間,就是到夏天也不會壞掉”

    “真的啊”劉氏一聽這個,馬上興奮起來,一提起做新鮮的吃食,馬上就象換了一個人似的“那快教我們”

    于是母女幾人去了院子,支上案板,開始分割野豬,把豬中間最寬的肉,切了一長條一長條的

    其它的豬蹄,肘子,燉了,制成熟肉放著,想吃了直接切盤

    臘肉切好,要先腌制,每一步云舒都認認真真的教劉氏,云月她們在一邊聽,一邊看著,一邊流口水

    “等下次從鎮上回來,我再買些肉,咱們做些香腸,臘腸,手掰腸,蒜蓉腸等,”

    “腸?沒吃過,好吃不大姐?”

    “當然了,不好吃誰做它呢,比鹵的肉還好吃,今年這個年,咱好好過,對了,到時候大姐,給你們從縣里買好看的衣服,咱們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氣死朱家的人”

    “好,氣死朱家的人,呵呵,對了,記得給北大哥也買上”

    “切,忘不了”

    劉氏一聽到朱家兩字,心跳就快了半分,朱家莊安靜了好長時間,以著張氏的性子,不可能不來找她們的麻煩

    幾個妹妹也是,一聽朱家,條件反射,心里就不舒服

    云舒知道,可不能讓她們一聽朱家就膽怯,馬上厲聲喝道

    “怕他們做甚,告訴你們,他們敢要來咱家找事,就給我好好的揍,出了事姐給你們兜著”

    劉氏嘆了口氣,“算了,別想那么多了,這不是沒來嘛,來了也不能往死里打他們,出了事咱一個種地的,到底沒人撐腰”

    “誰說沒有了,別小看望江樓的掌柜,他可是大能人呢”

    “你呀,別動不動就揍人,咱們一家都是老實本分的,況且你們又是姑娘家,傳出去將來嫁人都不好嫁”

    “不好嫁就不要嫁了,干嘛非嫁人,要是都象你一樣,還不如不嫁”

    劉氏被云舒說的啞口無言,半天才擠出一句

    “這世上好人家還是多的,是娘運氣不好,雖說朱家莊的人冷漠,但象朱孝賢家那樣的也沒幾戶,不提他們了,干活,干活”

    這臘肉要腌個五六天才能熏了掛起來,離年根還有一個月,說快也快,說慢也慢

    雖說她們和朱家莊有二三里地的路,早就脫離了朱家,但是朱家莊卻并沒有平靜下來

    這也是他們沒有來找事的原因

    剛開始鬧騰起來的,是朱家莊的幾個小媳婦,她們聯合在一起,反抗公婆的欺壓

    鬧到族長那兒,非要個說法,如果不給,就學劉氏告上公堂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