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誰先動的心 > 第7章 死魚一樣的早會
    念及此,她轉過臉,看著駕駛位上的葉司南,開口道:“你在這里讓我下車就好了,不用送到家門。”

    葉司南不知她心中所思,以為她這是為了躲自己,心里頗不是滋味,便抿著嘴“嗯”了一聲,踩下剎車。

    蕭曉曉擔心站在燈下的三人會注意到車子,是以,車還沒完全停穩,她就著急地解開安全帶,拉著車把手就要開門,余光中瞟到葉司南正在解安全帶,她急忙伸手按住,“那個、你就不用下車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現在也已經很晚了,你早點回去洗洗睡吧!晚安!”

    坐在車里的葉司南目光沉沉地看著那道越跑越遠的小小身影,這一幕與過去的某個場景仿佛交疊在了一起,握著汽車檔位準備離開,卻發現視線中的倩影在前方停下腳步,似乎與那燈下的人在交談著。

    “......這么晚才回來,明天不用上班了是不是?”燈下,蕭媽媽用手指戳了戳剛跑過來的蕭曉曉,嘴里念叨個不停。

    蕭曉曉將她的手拍下,“要上班,我不是跟您說了嘛,我今晚跟同事去看電影了。”

    “該不會是男同事吧?”一旁的潘依然笑得古怪,有所指地朝不遠處停著的一輛白色轎車抬了抬下巴。

    “真的是男同事?”蕭媽媽轉過身看了過去,激動地拉起蕭曉曉的手問道。

    “哎喲,曉琴,你這下不用操心曉曉找對象咯!”和潘依然站在一起的是潘依然的媽媽,也正是蕭媽媽的親妹,蕭曉曉的姨媽,潘姨媽看到那輛白色轎車,一眼便覺是輛豪車,眼里的艷羨不言而喻。

    蕭曉曉最怕她們說這樣的話,擺明是又要給她挖坑了,她沖著漫天星光翻了一記白眼,扯著嘴角假笑道:“阿姨,那是我叫的滴滴車啊!”

    “滴滴車能有這么豪華的嗎?”

    “這是專車,當然跟一般的快車不一樣。”她抬手點了兩下鼻尖,隨后從背包里摸出手機,打開微信,手指迅速地滑動,給還沒離開的葉司南發了條信息過去。

    不一會兒,葉司南的車便當著她們的面,掉頭,絕塵而去。

    潘依然和潘姨媽問不出什么八卦,不久也回家去了,蕭曉曉松了一口氣,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時,心情復雜難平。

    回到江城以后,她的生活好像比以前要多了一些波瀾。

    清晨微涼,風陣陣。

    等電梯的時候,蕭曉曉有意無意地偷瞄周圍,不知葉司南會不會又像昨天那樣,突然蹦了出來。

    不過,貌似兩人的上班時間不一樣,直到電梯上到20樓,也不見葉司南,她既是松了一口氣,心間似乎也有一絲絲的郁悶。

    “去年親子活動還有得做,今年就不行了,做這一塊的人多了,競爭也就大了。”早會中,負責市場開拓的王會說道。

    公司的梁總經理點了點頭,說:“所以今天這個會議,就是讓大家集思廣益,想想看還有什么項目是我們能做的,做開拓市場業務,別等到別人都爬到我們前頭了,才想到創新。”

    “大家都提一提想法,別一大早就死氣沉沉的,跟條死魚一樣!”

    “對!對!”負責成人拓展的主教練干勁十足地附和兩聲,提議道:“照我看,我們就應該多做做廣告,把公司的拓展業務推出去,現在江城那么多公司,哪個公司不得搞員工培訓啊!是吧?”

    “宣傳推廣是要的,但問題是現在可以搞拓展、搞活動的機構那么多,人家憑什么選我們?”

    集團的何董事長剛從南昌的物流公司視察回來,回到江城看到梁總經理給的市場調查報告,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讓梁總想辦法在江城穩住腳,而不是像個小公司一樣,靠著幾場大活動來填補經營成本,一旦少了兩個客戶,就會捉襟見肘。

    對于何董事長提出的問題,梁總也有同樣的想法,只是公司里真正能提出創新、提出新點子的人少之又少,是以年前他便托獵頭挖了一名策劃師閆涵過來,可閆涵脾氣古怪暴躁,事情沒做多少,火氣倒是大得很,讓他頭疼不已。這么想著,他便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閆涵,說:“閆涵,你剛到公司,要不你先說說自己的想法?”

    閆涵抬了抬眼皮,姿態慵懶,“梁總,我剛到公司,對公司的業務還沒有了解清楚,您讓我提想法,我也提不到根本上。”

    梁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無聲地嘆了一口氣,轉向另一位主策蘇明敏身上,“明敏,你說說。”

    “我主要負責活動的,這讓我提這市場相關的意見,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呀。”蘇明敏狀似無奈地聳了聳肩,手里不停地轉動簽字筆。

    蕭曉曉和前臺文員黎果坐在最邊角的位置,看到這會議室里,人人都不肯當那第一個提想法的出頭鳥,越發低下了頭,生怕梁總下一個點名就輪到自己頭上。

    蕭曉曉對著筆記本胡亂涂畫,腦子半點沒有運轉起來,忽然旁邊黎果的筆記本推了過來,上面畫了一張大大的桌子,桌子周圍圍著一條條大肚子且沒有眼珠子的魚,桌子的一邊畫了一個箭頭,指向一句話:這就是我們。

    蕭曉曉看得不明所以,抬起頭看向黎果,想要詢問。

    可誰知,正好碰上了梁總的視線。

    梁總大喜,以為她這是有想法,想主動發言又不敢發言,便伸手指了指,說:“來,曉曉,你也來說說你的想法。”

    “我......”蕭曉曉怯怯地站起來,支支吾吾地低頭迎上黎果投來的同情目光,她撓了兩下手背,背脊發涼,腦袋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梁總卻認定她是“不敢說”,笑容可掬地從首位走到她的位置,鼓舞道:“大膽說!曉曉平時寫文案寫得特別好,就連何總都常常跟我夸獎你的工作能力,你盡管說,說得不對也沒關系,說吧!”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