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長情寵戀 > 第12章 賣身契約
    當林別緒走出臥室門口望向寬敞的走廊時,已不見了赫翰世的背影,便徐徐來到餐廳。

    餐桌上已擺放著熱氣騰騰的美味,大概是深夜的緣故,菜系的種類沒有白天那么浮夸,稍稍顯得淡雅而溫馨。

    林別緒環顧了一眼,卻也沒見到赫翰世,只有管家筆直的站在餐桌旁,像是在等待著他們。

    “少夫人晚上好,我是你們的管家,龐叔。”龐叔恭敬從容的向她彎腰。

    “龐叔晚上好,很高興認識你。這么晚還勞煩您準備了如此賞心悅目的佳肴,真是不勝感激。”林別緒表現得彬彬有禮。

    她記得龐叔的聲音。當時赫翰世想要強吻她,多虧了龐叔及時的敲門,讓林別緒成功躲過一劫。

    “少夫人見外了,能服侍少爺和少夫人乃老夫天大的福分。”龐叔語氣謙和的回道。

    提到少爺二字,坐到餐椅上的林別緒微微問道:“赫翰世呢?”

    龐叔略顯茫然的搖搖頭:“未見少爺下樓。”他原本以為少爺和少夫人會一起下樓共進晚餐,當看到只有少夫人一人來時,龐叔也略感詫異。

    但主子們的私事,龐叔從不過問。他做事向來謹言慎行,循規蹈矩。

    林別緒簡單的“嗯”一聲便動起了筷子。

    她沒必要真正去關心赫翰世這么個人,只是覺得既然被迫寄人籬下,理應象征性的詢問一句再進食會比較妥當些。

    林別緒確實已經餓得頭昏眼花,雖然也有些疲倦,但她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少夫人您請慢用,老夫暫且退下了。”說完,龐叔擺了下手,便帶領廚房里的傭人安靜的離去。

    林別緒微微頷首,繼續享用著佳肴。

    龐叔他們前腳剛走,赫翰世就來到了餐廳。

    他看著林別緒安靜乖巧的吃相,像極了一只溫順可愛的小貓。在她邊上坐下后,赫翰世情不自禁用手背輕撫她的臉頰。

    林別緒微微皺眉,便用手擦了擦他剛才撫摸過的臉部,沒好氣的瞪了赫翰世一眼。

    “全身都被我親過了還裝。”赫翰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赫翰世!你禽-獸不如!”林別緒氣急敗壞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只見赫翰世“呵”的一聲冷笑,將一份類似合同的文件輕扔到她面前。修長的食指點了點文件,用命令式的口吻說:“簽了。”

    林別緒一臉警惕的拿起一看……“《賣身契約》?”

    她覺得可笑至極,繼續開口嘲諷道:“赫翰世,你當所有人都是你奴隸啊?”

    “我只當你是。”赫翰世認真的沉聲說道。

    “我憑什么要做你的奴隸,簽這種不公平待遇的契約?”

    林別緒心想著縱使她已不是玉氏的掌上明珠,但好歹如今的身份也是一名品學兼優的交換生。冰雪聰明,能獨自運籌帷幄復仇大計,將來的前程也會是一片大好。

    赫翰世神情淡然的提手捋了捋面前的玉瓷碗,漫不經心的開口:“憑我能輕易摧毀玉禮淵所有字畫,包括《少女與噴泉》。”

    “你敢!”林別緒被他氣得從餐椅上跳了起來,惡狠狠的怒視著他。

    “有何不敢。”赫翰世一臉淡漠,卻顯得格外的囂張跋扈。他將契約拿回,做出一副要撕毀的樣子,微微抬起眼角掃了林別緒一眼,沉聲說道:“看來玉禮淵的字畫在你眼里可有可無。”

    “等等!我簽!我簽就是了!”眼看契約就快被撕開,林別緒急忙開口妥協并從赫翰世手中搶走了契約。

    在她看來,這世上沒有什么能比她父親的遺物和養母更重要的了。

    十年前的熊熊烈火將整個玉氏宅院燒成了一片慘不忍睹的廢墟。父親生前的一切早已化為灰燼,留下的只有父親送給她的一條玉蝶項鏈和被仇家掠奪走的字畫。

    林別緒此次回國的目的除了要報仇雪恨外,就是要尋回父親的遺物。而她很清楚眼前這個玉樹臨風的男人權勢滔天,如果有他相助,想要找回字畫定然易如反掌。

    她瀏覽著契約,整整30頁紙,上面密密麻麻的羅列著林別緒必須要嚴格遵守的條款……

    1、林別緒今生今世只能是赫翰世的女人。

    2、不準看其他異性一眼,眼里只能有赫翰世。

    3、不準主動接近除赫翰世以外的任何異性。

    4、除了赫翰世,不準讓任何異性接近你。

    ……

    277、任何情況下,都要立即接赫翰世的電話,且在赫翰世允許后,方可結束通話。

    ……

    999、林別緒只能嫁給赫翰世。

    ……

    大致翻閱過后,林別緒在心里冷笑著:這是哪門子的契約啊,簡直就是霸王條款。

    不過轉念一想,等利用赫翰世找回所有的字畫后,她就改回自己真實的姓名玉幽依,這樣一來,霸王條款自然也就失效了。

    想罷,林別緒的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狡黠,便在契約上簽下了“林別緒”三字,字跡端秀清新。

    赫翰世則在一旁悠哉的品著紅酒,仿佛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現在飯也吃了,契約也簽了,等你吃完飯就請履行承諾幫我找到《少女與噴泉》畫。”看到赫翰世神態自若的吃著飯,林別緒不免有些焦慮。

    “你這么在乎玉禮淵,不怕我吃醋?”看著林別緒焦急等待的樣子,赫翰世就忍不住想要刻意為難她。

    “吃醋你個鬼啊!他是我……偶像!”還好她反應及時,把快要脫口而出的“爸爸”二字改成了偶像。

    林別緒從風餐露宿的境遇走到今天這一步,歷盡了千辛萬苦,看淡了世態炎涼。

    現在的她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活潑開朗的玉幽依。變得內心敏感,極度缺乏安全感,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的她,絕不可能向外人透露她的真實身份,以免讓仇家先尋到她的蹤跡,招來殺-身之禍。

    赫翰世顯然不會這么輕易就放過林別緒,他神情淡然的開口道:“契約第517條,林別緒的偶像必須也只能是赫翰世。”

    “呼。”林別緒不耐煩的呼了一口氣,忍無可忍的懟上:“赫翰世,你別太得寸進尺了,我呢只是純碎的藝術欣賞。而你卻因為得不到茉莉就逼迫我當她的替身,來滿足你的虛榮。在我眼里,你和那些渣男沒什么區別,赫渣渣。”

    看著赫翰世已經燃起的怒意,林別緒一副打了勝仗的樣子,沖他調皮的做了個鬼臉。

    赫翰世朝她潔白的額間輕彈了一下,冷冷說道:“能當她替身,是你的榮幸。”便起身箍住林別緒的細腰,向書房移步。

    這下換她氣得咬牙切齒,雙手想要硬掰開赫翰世粗大有力的手,顯然無濟于事,“赫渣渣!放開!我腰快被你勒斷了!”

    “契約第609條,林別緒必須迎合赫翰世所有的身體接觸。”來自赫翰世充滿磁性的沉聲,聲線性感得讓人浮想聯翩。

    但這個聲音在林別緒聽來,簡直是魔音纏繞。

    她才不肯認輸,語氣堅決的說:“我偏不依,你又能奈我何!”

    赫翰世嘴角微勾,突然停下腳步,湊近林別緒耳邊低沉道:“契約最后第1001條,以上任一條款林別緒如有不從,必須立刻與赫翰世領證結婚。”

    林別緒瞬間變得面紅耳赤,生硬的道了一句:“赫渣男!算你狠!”

    赫翰世雖不爽林別緒對他的稱呼,但他此時明顯心情大好,決定暫且繞過她這一次。

    “你帶我在你家找畫?你以為你是當年揮霍10億拿下《少女與噴泉》的頂級富豪啊。”看到赫翰世帶她來到書房,林別緒覺得他有些敷衍。在她看來,赫翰世這種能一手遮天的狠人物定然只會不擇手段,唯利是圖。

    且她對當年新聞播出的內容記憶猶新,那副《少女與噴泉》是被一位年輕有為的神秘企業家以拍賣場全場最高價拍走的。

    “對。”赫翰世輕描淡寫的肯定。

    林別緒頓時目瞪口呆,尷尬的恭維:“你…你…好有眼光。”

    赫翰世的書房很有格調,寬敞大氣。

    可是她向前走了幾步,環顧四周也沒有見到那幅畫。

    “女主子好!”

    “女主子第一美!”

    “女主子真是漂亮的小天才!”

    三個不知從哪冒出的聲音突然響起。

    嚇得林別緒差點想躲進赫翰世的懷里,她本能的叫了一聲:“鬼啊!”

    “我們無敵帥氣可愛!不是鬼怪。”三個聲音異口同聲道。

    林別緒連忙掃視,確定書房確實只有赫翰世和她兩個人。這座城堡令她匪夷所思的地方太多了,頓時毛骨悚然,倒吸了一口涼氣。

    “赫翰世,說好的畫呢?”林別緒的聲音輕得微乎其微。現在的她只想拿到畫之后拔腿就跑,遠離這個詭異的房間。

    赫翰世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壞笑,悠悠湊近她的耳朵,沉聲道:“書架盡頭右轉。”

    他的聲音本來就是陰陰沉沉的,渾厚動聽。

    但此時的林別緒聽著總感覺陰森森的,后背一陣涼意。她呆滯的向前繼續走了幾步。

    余光偷偷瞥了赫翰世一眼,發現他沒有跟著走過來。林別緒只好轉頭示意:“赫翰世,你帶我去看看吧。”

    “沒興趣。”他面無表情的拒絕。

    林別緒一臉的無奈,只好緊握著雙手,鼓足勇氣繼續往里走。

    不料身后猛地傳出一個打響指的聲音,書房的燈瞬間全都熄滅了,一片黑暗。

    “啊!”嚇得林別緒猶如驚弓之鳥尖叫著,倉皇向書房門口跑去。

    卻在剎那,被赫翰世緊緊的攬入懷中,吻上。

    “非禮勿視。”

    “非禮勿聽。”

    “非禮勿言。”

    三個聲音又異口同聲道。

    霎時間,書房里所有的監控設備都自動關閉了……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