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掌控全球 > 第68章 他怎么還活著
    第68章?他怎么還活著

    宋澤雖說葉城幫他找出了爆炸事情的始作俑者后,他是鐵了心要保葉城的。不過自己之前答應了馬老五,心里還是有一些小小的尷尬。哪知,這葉城毫不畏懼,也不收斂的就搶在他前面和馬老五打起來招呼。

    至于周起,他已經能確定葉城可以平安了,所以一副看戲的模樣。

    “別叫哥,我擔不起。什么叫又見面了?大家不是約好的嗎?今天六月會談啊,你真會開玩笑啊,宋總。”馬老五沒有聽出來葉城的聲音,剛用開瓶器把木塞取了出來。然后依然背對著他們,把酒瓶里的紅酒,全神貫注的慢慢倒入醒酒器里。

    “嗨,連我的聲音你都認不得了?馬哥。”葉城努力忍著笑意,他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馬老五看到他的模樣。

    見馬老五依然以為是宋澤在開玩笑,葉城咳了兩聲繼續說道:“呦,那天在我學校,我們不是還過了兩招嗎?你不是還自己給把自己搞傷了。現在怎么就不認得我了?”

    聽到葉城說的這句話,馬老五手一軟,開瓶器掉在了桌子上。他這時才發覺不對勁,腦海里飛速的過著剛才聽到的聲音,是自己認錯了,根本就不是宋澤的聲音。再接著想到這個聲音說的最后一句話,有“學校”和“受傷”這幾個字眼。該不會是……

    馬老五心里大覺不妙,連忙放下手中的醒酒器,扭頭一看。葉城正在笑瞇瞇的看著一臉慌張的馬老五。

    “怎么了?很意外嗎?”葉城明知故問道。

    馬老五手微微顫抖的指著葉城,慌亂的對宋澤問道:“他……他怎么還活著?我們不是說好我給你打折,加上十五萬。然后你就……”

    周起從后面走過來,把馬老五指著葉城的手壓下去:“馬哥,你怎么遇到事情還是如此激動著急,這么久了還還是學不會處事不驚。干嘛用手指著城哥啊,對人禮貌點成不成。動不動就殺來殺去的,很不尊重人啊。”

    “你……個周起,竟然……哎。”馬老五瞇著眼睛,生氣的甩了甩手,本來周起在投奔宋澤之前,還是自己的得力助手,想當初他對自己如此的畢恭畢敬,現在去了宋澤那里后,竟然還敢指責起了自己。本來條件反射的他,想直接當場就教訓周起一頓。但是話說到一半,突然又想起來,周起現在是宋澤的人了。如果直接就罵周起,豈不是就是在打宋澤的臉。如今自己的公司也不太景氣,還得指望和宋澤深度合作一下,回一波血。

    “哎,馬老五。首先我沒有完成我們的交易,并且單方面毀約,這事我確實是不妥,先給你道個歉。至于那十五萬,來之前我已經讓手下給你轉回去了。”宋澤略帶抱歉的對馬老五說道,然后突然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但是,我不知道你要殺的人是葉城,所以才貿然答應了你。現在我來通知你一下,想要對我的恩人葉城有一點不尊敬,得先問我同不同意。”

    馬老五聽到宋澤這話,背后直流冷汗,而且也是一臉的迷茫和委屈。宋澤這是在說什么鬼話?什么叫他不知道當初自己是讓他殺葉城?他已經和周起說得明明白白就是殺葉城,現在倒好直接說不知道。其次,讓馬老五十分疑惑的一點,葉城怎么就成了宋澤的恩人了……而且看樣子宋澤還是鐵了心要保葉城了。那他哪還敢說要繼續和葉城對著干,除非是不想要命了。

    他了解宋澤的性格,他決定要保的人,如果誰敢和他對著干,那么他絕對不會對你心慈手軟。

    想到這里馬老五心里一陣后怕,這個葉城不僅知道的東西太多,包括自己失手殺了自己的手下這件事。而且人脈還如此恐怖。連宋澤這種級別的大佬都幫他說話。敢情,當初宋澤答應自己去做掉葉城,原來是他們聯合起來在耍自己呢。當初自己還天真的以為可以讓他們兩方斗一斗,到頭來自己卻喝了一壺。

    “怎么了馬總,你是還想要殺了葉城還是怎么了?”宋澤見馬老五,愣了半天,于是繼續問道:“多大的仇恨啊,說來讓我們聽聽,看看能不能幫你們化解。”

    “那最好啊,宋總,我覺得他可能是真的對我還有些什么誤解吧。”

    宋澤提出這話后,葉城一拍手,非常開心的說道:“馬哥,要不我們就把所有事情都和宋總說說,讓他來當個中間人幫我化解化解。”

    馬老五一聽,立刻就慌了。他和葉城有什么誤會,能有什么誤會?說給宋澤聽?把他失手殺了自己手下,但是因為葉城知道所以他才想要殺了葉城這件事告訴宋澤聽?他是閑得蛋疼才有可能答應。本來想要殺葉城就是為了滅口,如果現在葉城把這事說出去了,那他得滅多少人的口?更何況他也不敢滅宋澤的口。

    “都是些小誤會,那就不必說了,之前我是不知道,但是現在聽宋澤說了。既然葉城你是宋澤的朋友,那我們就一笑而過,冰釋前嫌吧。”馬老五慌忙擺了擺手,尬笑著說道。

    “哎呦,馬哥,我之前怎么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如此大度的人。”葉城笑了笑,走上前湊到了馬老五的耳朵邊:“你是失憶了嗎?當初捂著肚子倒在地上的時候,跟我說的話都不記得了嗎?你親手殺了許華這件事,是不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

    馬老五驚恐的往后退了退,拼命著對著葉城搖頭。第一次聽葉城說許華這個名字時,馬老五還抱著希望,他不知道自己失手殺了許華這件事,但是現在葉城分明已經把他了解得明明白白。馬老五開始后悔自己為什么要去招惹他

    “既然不想,那你就老老實實的不就好了,怎么還想著要殺我滅口呢?”

    馬老五腦子一片空白,他就知道葉城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他。此時他正在飛速的想著要怎么樣才能不激怒葉城,以免葉城真的把自己殺了許華的事說出去。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