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掌控全球 > 第41章 城哥?
    第41章?城哥?

    “一碼歸一碼,我這人很講理的。不過如果觸碰到我底線的事情,不是可以用任何其他東西來彌補的。”葉城的語氣很強硬,沒了剛才的平和。

    周起戴上了剛從盒子里拿出來的眼鏡,遇到棘手的事情時,他才會立刻想到要戴眼鏡。因為這樣可以掩飾他可能不經意流露出來的不安。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他以為已經和葉城愉快的達成了合作,并且為了復仇,他把自己能答應的,能給的,通通都給了葉城。現在葉城突然追究起了綁架的事,他不知道還能怎么挽救。

    “那你想怎么樣,我是真的很抱歉,對于綁你過來這件事,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至于,你女朋友……完全是個意外。”周起耐心的解釋和道歉,希望能得到葉城的諒解和原諒,他不想因為這件事讓他們在今后的合作中產生隔閡。

    “不,你誤會了。這事與你無關。”

    “那你的意思是?”周起更加迷惑了。

    “是你的手下不太懂事,做了不該做的事。”葉城冷冷的說道。

    周起松了一口氣,葉城只要不是對他有意見那都好說,不過這幾個手下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讓葉城這么耿耿于懷。他扭了扭脖子說道:“城哥,你放心,我現在就把剛才那幾個人全部叫過來,讓他們聽從你的發落。”

    葉城點點頭,周起很懂他嘛,這些反應都讓他很滿意。

    周起用最嚴厲,最焦急的語氣,讓那幾個手下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別墅。因為他們也是住在世紀新城,加上周起十萬火急的樣子,幾個手下以為有什么重要的事,還沒到十分鐘。別墅就響起了敲門聲,門外人都已經到齊,一個個都在猜測著發生了什么事。他們大都覺得老大周起已經做掉了葉城他們,現在是讓他們幾個來收拾殘局。

    而王袁也正好想要把陳旭出賣他的事情告訴周起,所以他來的是最早的,并且站在了最前面。陳旭則心虛的站在最后面,躲避著王袁投過了的咄咄逼人的目光。

    周起對著門口,說了句:“進來。”,幾個手下這才敢進來。而葉城則若無其事的翹著二郎腿,儼然一副主人的模樣。

    一進來,王袁立刻馬不停蹄的走到客廳告狀,他巴不得兩三句話就把陳旭做的那些事說出來:“老大,這事你得給我評評理,必須給我主持個公道。”

    “你們給我閉嘴,別一進來就吵吵嚷嚷的,樓上還有人在休息呢。”周起擔心把方冰吵醒了,葉城又要動怒。

    不過此時二樓的方冰已經在床上翻了翻身子,睜開了迷糊的眼睛……沒錯終究還是被吵醒了。

    “還有人休息?”王袁一臉懵逼,他一瞬間以為是周起帶來女人來別墅,這會讓他很詫異,因為在他們的印象里,周起對于男女之間的情情愛愛似乎毫無興趣,準確的來說他是一個沒有感情的男人。但是他們并不知道周起姐姐的事,在周起的姐姐意外過世之前,周起也有過深愛的女人,只不過從那以后,他就變得無比冷漠。

    不過下一秒,當王袁看到沙發上坐著的葉城時,立刻知道了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條件反射的他,下意識的指著葉城說道:“這狗比東西怎么還沒死?宋總不是說他今晚必須死嗎?”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王袁臉上。

    周起背后直冒著冷汗,好不容易讓葉城對他的態度好了一點,這個不開竅的小弟又胡言亂語來添堵,媽的,手痛。他揉了揉生痛的手說道:“我告訴你們每個人,現在葉城是我城哥,也是你們每一個人的大哥,我讓你們怎么對我的,你們也一樣乖乖的聽從他的話。下一次再讓我知道你們對城哥有一點不尊敬,就不只是挨一巴掌這么容易可以解決的事了。”

    臥靠?怎么就變成城哥了?王袁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他早就猜到這葉城不簡單了,能知道這么多東西的人,肯定不是等閑之輩。但是……但是自己竟然還作死的囂張過葉城…

    “他……他,城哥好。”王袁立刻對著葉城鞠了個九十度的躬,其他人也帶著震驚的表情照做。

    連周起都要叫城哥的人,他們怎么敢囂張?一想到剛才從藍果山把葉城綁架過來的整個過程,王袁心底一陣透心涼。這他媽不是完犢子了,幾個鐘前自己還對葉城那么囂張,現在,才沒過多久,也不知道這葉城用了什么邪術,居然能讓周起叫他一聲哥……

    “城哥說有些事情,需要和你們理清一下,把之前的賬都算清楚了,日后大家才好相處。”后面的這句話是周起自己加的,畢竟還是自己的手下,他也不希望葉城太狠,就下個馬威就好了,這樣兩邊都好受。

    算賬……聽到這兩個字,王袁內心已經拔涼了,他們才見面幾個小時而已,有什么賬可算?當然是秋后算賬了……其他的人一陣慶幸,還好他們沒有像王袁一樣囂張。

    “其實也沒什么大事。”一直沒有說話的人,終于緩緩開口了:“我就只需要和一個人聊聊,其他人站到一邊去就好了。”

    聽到葉城的這句話,除了王袁之外,所有人都自覺的往后退了一小步,最后就王袁一個人特別的站在客廳里。一個人高馬大的人,雙腿竟然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王袁心里一萬個后悔飄過,他從葉城的眼神里看出了兇狠,雖然外表看起來,清秀平和的,但是眼神不會騙人,一看就是一個不好惹的狠人。。不過他又仔細等我回想了一下,自己只不過打了葉城后腦勺一巴掌,然后后來也就只是罵罵咧咧了幾句而已,葉城也不至于會下手太狠吧。

    就在葉城走到王袁面前時。

    后者腿突然一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帶著哭腔求饒道:“城哥,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無知的觸犯了你,求你寬宏大量放了小弟一次吧。以后我絕對為你肝腦涂地,在所不辭。”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