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被困同一天三千年 > 第一百章 小小三流宗【二更】
    “逆玄宗乃是和我們落鳳宗商討這一批炎晶的交易內容的,怎么,你們金刀門要把手伸到我們落鳳宗的碗里來嗎?孫濤,不要以為你是元晶三層我就會怕你,逼急了我們,就讓你們金刀門嘗嘗爆炎符的滋味!”

    然而金刀門和陰煞谷的人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反而是那金刀門弟子在孫濤的眼神示意下,絲毫不理會錢鳳年的話,只是看著逆玄宗眾人。

    “諸位,給我金刀門個面子,這件事你們不要插手,以后大家說不準有的合作,但如果你們不給面子,我也不介意讓你們逆玄宗在這次試煉中......一無所獲。”

    “對上兩大二流宗門,你們一個小小的三流宗門,有什么資格插一腳進來?自己好好掂量一下。”

    那煉元八層的金刀門弟子秦元淡淡道。

    逆玄宗眾人聞言也是臉色微變,不過他們既然打定了主意,自然便做好了得罪兩宗的思想準備。

    就在李云沉吟著該如何開口的時候,就見徐楓已經朝著落鳳宗之人所在走去了。

    “小師弟!”

    眾人急忙跟上。

    金刀門傳話的那名煉元八層弟子秦元面色一冷,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徐楓,面帶不屑。

    區區一個煉元六層,真是不知所謂。

    然而就在此時,他卻聽面前這煉元六層的“廢物”對他道。

    “你們金刀門面子很大嗎?”徐楓一臉好奇,“一無所獲?你沒聽見那位落鳳宗的師兄說要和我們談生意,談了之后不就有收獲了?傻啦吧唧的一天天。”

    “不給我們金刀門面子,我們就給你好看!”徐楓陰陽怪氣手舞足蹈的學著秦元的語氣說道,“你好牛逼啊,不知道的人以為你們金刀門十大神宗呢?結果也是個二流宗門啊,你個垃圾,也就敢在我們面前抖抖威風了。”

    “......”

    徐楓說完之后,整個現場都安靜了下來。

    不僅是落鳳宗門人張大了嘴,就連一旁的看戲的陰煞谷弟子們也都一臉古怪。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這個煉元六層的無名小輩竟然當著金刀門弟子的面如此“囂張”,全都為他捏了把汗。

    果然,那金刀門的秦元也是現場呆滯,回過神來的瞬間,便是臉色一變,渾身元力瞬間爆發,一掌抽向徐楓的臉頰。

    “放肆!!”

    隨著他一聲暴喝,北冥烈面色微變,轟然一步直奔徐楓而去,想要救他。

    然而他的身形卻在半路被另一道身影直接攔下,便是那金刀門帶隊的孫濤。

    “啪!”

    一陣清脆的巴掌聲直接驚呆了所有人,包括北冥烈和孫濤。

    眾人都呆呆的看向那二人,不知道事情為什么忽然反了過來。

    只見秦元一臉驚怒的捂著自己的臉,看著對面的徐楓,渾身止不住的顫抖,那是氣的。

    但就在這時,徐楓又開口了。

    “你想扇我耳光?”

    他一臉驚訝的看著秦元,撓著自己的腦袋好像看見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沒人能明白,徐楓一個煉元六層為什么能夠比金刀門煉元八層的弟子速度更快的出手。

    他怎么能?

    他怎么敢?

    幾乎所有人都在這么想。

    徐楓竟然敢抽二流宗門弟子的耳光?

    但徐楓不僅在秦元出手的瞬間反擊了,而且動作比煉元八層的秦元還要快一步。

    而且他不僅抽了秦元一巴掌,還生氣了。

    “你竟然想扇我的耳光?”徐楓當下就是臉色一沉,抬手又是一巴掌。

    這一下,秦元看的清清楚楚,暴怒的一把朝著徐楓的手抓去。

    “啪!!”

    但是下一刻,感受到臉上生疼的印記,秦元直接傻了。

    這,什么情況?

    “我——”

    “啪!”

    徐楓揉了揉手腕,上前一步問道:“我什么我?”

    秦元忽然看著眼前的徐楓,心中升起一絲恐懼,他明明看清了對方的動作,可是為何就是抓不住對方?

    這人不過才煉元六層而已?為何給他的感覺就像對上了內門大師兄的感覺?

    “你——”秦元一臉驚怒的吼道。

    但剛吐出一個字,就被徐楓再次一巴掌抽了回去:“你什么你?”

    “噗!”

    秦元踉蹌的后退兩步,一口鮮血順著嘴角流了出來,整個人頭暈眼花,竟然已經站不穩了。

    “找死!”一旁的孫濤一臉殺氣的就要對徐楓出手,卻被北冥烈擋的死死的,寸步難移,一時間二人相持不下,于是直接對著陰煞谷弟子喊道:“紫百煉!”

    只見陰煞谷中忽然竄出一人,正是那陰煞谷帶隊的元晶三層弟子。

    其人一身灰袍裹身,直奔徐楓而去,抬手間便有灰色的光芒繚繞掌間。

    然而就在其剛邁出三步之后,卻猛地臉色一變,暴退而回,一臉警惕的看向逆玄宗隊伍。

    “神箭手!”

    他聲音沙啞道。

    眾人皆是驚訝的看向百里飛羽,神箭手可是和符師、陣師一樣罕見的修煉體系。

    百里飛羽微微一笑,對著他擺了擺手中的青色大弓:“偷襲一個煉元弟子可不是元晶修士該做的。”

    一時間,場間竟然忽然無人能夠制住徐楓了。

    金刀門修為最高的孫濤被北冥烈纏住,而陰煞谷修為最高的紫百煉被百里飛羽震懾,而其他弟子,則是和落鳳宗、逆玄宗弟子修為相差不多。

    誰也想不到,一個小小的三流宗門,竟然讓兩大二流宗門感到忌憚,簡直是一件玄界奇聞了!

    錢鳳年見狀大喜,這時候趕緊招呼落鳳宗的師弟師妹們一溜煙跑到逆玄宗弟子身邊,兩宗匯合,危機似乎就此解除了。

    但是,所有人再次轉頭看向場中那引起形勢變化的二人時,卻又是呆了。

    只見徐楓不知道什么竟然將那秦元按在了地上,在其身上摸索了起來。

    “你做什么?”孫濤頓時怒道。

    打人也就算了?這是打算當劫匪??

    其他人看到徐楓的動作也是一臉呆滯,這貨真的是一個三流宗門弟子嗎?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

    只聽徐楓比孫濤更怒的給了躺在地上一臉羞怒的秦元胸口一拳:“這狗東西在剛才趁我不備,偷了我的儲物袋!”

    眾人:“......”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