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木葉之影流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當你孤單……那是你活該(月票加更)
    舉族搬遷是件大事,所以漩渦水戶至少要在這個村子里呆上個幾天的,一來是要確定一些細節問題,這種所謂的處理細節,其實就像收拾舊房子一樣,是怎么收拾都收拾不完的,總會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情況不停的冒出來。

    二來則是只要漩渦水戶待在渦之國,那她起碼能夠消除很多人的焦慮與擔心。

    現在的漩渦一族就像是一個已經定親、即將出嫁的少女一樣,甚至還是閃婚,所以她有點婚前焦慮是很正常的,然而如果丈母娘是鐵桿的自己人的話,那事情整個就好多了。

    在拿到了死神面具與記錄漩渦一族最為重要的術與情報的卷軸,并且漩渦已經安排好了第一批進入“影流”的忍者之后,這個村子里剩下的漩渦族內事務就不是羽生能夠進行插手的了。

    羽生也沒什么不放心的了,昨天的那十二個忍者,都是非常年輕的忍者,這就足夠說明漩渦一族的誠意了。

    因此,在第二天的時候,羽生似乎能夠在漩渦的村子里自由活動了,漩渦水戶沒有繼續再把他帶在身邊,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羽生現在得到了漩渦一族的卷軸,但這個跟三筱之前將千手一族遺留下的資料交給他的性質并不一樣,后者等于羽生接受了千手一族的部分傳承,是一種給予,而前者暫時只是讓他保管幾天而已,羽生僅等同于快遞員。

    快遞員是沒有資格打開查看快遞包裹、研究一下里面究竟是什么的資格的,因為那是別人的東西。

    實際上,就算羽生想要偷看也是做不到的,因為那個卷軸被一種強烈的封印術保護著——這應該算是漩渦一族的“封印之書”,而且還是那種不會隨隨便便就能被下忍偷走的封印之書。

    漩渦一族對自身隱秘的看護,絕不能用摳門來形容,本身人家也沒有理由把這些東西交給羽生。實際上這種“臨時保管”,在爾虞吾詐的忍界之中就已經能稱得上是百分之一千的絕對信任了……三筱對羽生的托付是一種例外中的例外,她有點大方過頭了。

    在漩渦的村子里,羽生身上的卷軸當然是相對安全的,所以他是可以帶著它到處參觀的,不過現在的羽生并沒有那樣的時間與閑心,畢竟他的組織新加入了一大批成員,所以有那么一件事擺在了他的面前……現在他更需要做的是跟那群年輕的漩渦族人們交流一下。

    于是羽生帶著旗木朔茂,按照昨天約好的時間來到了漩渦村子里的一處有些偏僻的訓練場……訓練場,這東西是任何忍村里都不缺的,因為說是訓練場,其實就是找塊平地讓忍者們能活動開手腳就可以了。

    “大家已經先一步來到這里了啊。”

    走進這個訓練場之后,羽生就跟先一步來到這里的漩渦族人們打著招呼。

    十二個人,一個都不少。

    僅僅是掃了一眼,羽生就發現了一個比較令他滿意的現象,不是說所有人都已經先一步到齊了,那是正常現象。敢在人生道路上迷路的忍者,要不就真的徹底迷失自我,要不就是個逗比。

    羽生滿意的是現在所有的漩渦年輕族人們都把昨天分發下去的面具帶在了身上。

    有人把面具戴在了臉上,有人則是把面具系在了腰間,但不管怎么說,這說明這些人是認可漩渦一族對他們的安排以及他們現在的身份的。

    這些年輕人是漩渦一族年輕一代最優秀的忍者,而且他們的品性看來也是被磨煉的很不錯的,起碼沒有那種上來就要跳出來對羽生大喊“你憑什么當老大”的刺頭。

    有那么一個人對羽生叫囂的話,其實是蠻有意思的一件事,不過漩渦族人們都是有腦子的,所以它不會發生。

    當然了,他們能安安靜靜的呆著也不只是因為自身品性的原因,也有其他方面的理由:一方面,盡管漩渦水戶已經隱退了,但漩渦一族去往木葉之后,她不可能不理會自己族中的事情,所以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影流其實是她的垂直領導下的組織。

    羽生看似是老大,但實際上暫時只是老二。

    也正是基于這方面的認知,羽生才會覺得紫蔻也會加入到影流之中來,漩渦水戶自己沒那么多的精力,但她的侍女可以代為耳目,幫她照看這邊的一切。

    另一方面……現在羽生背在身上的這個卷軸,可不僅僅是沉重而已。羽生帶著它的話,這樣那群年輕人就能足夠明白他是一個多么受重視的人了。

    最后則是已經有人事先向他們詳細說明過羽生是一個什么樣的忍者了,所以這群漩渦的忍者們能知道盡管羽生外貌看起來非常幼齒,但實際上已經十九歲了,而且內心深處住著一個彪形大漢。

    羽生的戰績能夠讓他站得住腳,他一個人砍翻八十名云隱忍者的后續影響還在持續發酵著。

    “羽生大人……”

    羽生對著漩渦十二香打招呼,而對方在看到羽生到來之后,則站起身很有禮貌的行禮。看看,這是一群多么守規矩的孩子啊。

    羽生笑了笑,然后開門見山的說道,“我們之間的年紀都差不多,盡管之前彼此不認識,但接下來的很長時間都會在一起共事,所以首先我們得相互熟悉起來。

    那么……接下來我們可以進行一場小小的戰斗訓練,對于忍者來說,應該沒有比這個更為妥當的自我介紹了。只要你們懂了我的術,也就能夠明白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了。”

    這點他倒是沒說錯,如果不是生死搏殺,而兩個忍者肯在訓練之中透露自己的忍術的話,那么不管有沒有那方面的主觀意愿,他們都會很快彼此熟悉起來。

    忍者之間拳拳到肉的毆打,就是心靈之間純潔的交互,所謂的羈絆,就是這么建立起來的……盡管這個建立過程,對于一直被毆打的那一方來說有點不公平,畢竟羈絆建立的代價就是他身體付出的痛苦。

    大家都是年輕人,痛著痛著也就習慣了。

    而且有活力的年輕人不會搞什么虛偽的東西,所以羽生的提議很快就被他們接受了下來。

    “看來大家都同意了,所以,旗木,接下來我們兩個可以組成兩人小隊……等會,旗木,你怎么跑到那邊去了?”

    畢竟只是切磋訓練,所以羽生本來還想跟旗木朔茂組成木葉的兩人小隊,結果他話還沒有說完,旗木朔茂已經混到了漩渦十二香之中,這種赤果果的拋棄,明明白白的告訴了羽生他是多么的“不得人心”。

    但這也是一種很正常的選擇,既然要打的話,旗木朔茂當然會選擇跟羽生打,在訓練之中,比起跟羽生做隊友,明顯是跟他做對手要來的有趣的多。

    只是……旗木雖然有趣了,但羽生卻郁悶了。

    我還沒當上領導呢,這就當場被自己人給拆臺了?

    好吧,也無所謂了……羽生將視線轉向了他的對手們。

    如果你們十三個人能秒我,我當場就把這個漩渦卷軸吃掉。

    而且還是生啃,連十三香都不帶撒的。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