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不小心就無敵啦 > 第0151章 日鶴就算了
    也許是林凡的行為太過霸道。

    還真將現場的眾人給威懾住。

    “道友,如今她們已經現行,你還要執迷不悟嗎”中年男子道,他誅妖魔到現在見過各種各樣被妖魔迷惑的人,但是從未遇到過如今這樣的人。

    明知對方是妖魔,還如此無所謂。

    實在是讓人憤怒。

    春梅與秋冬對視一眼,跟林凡保持距離,雖說有些醉意,可是在如今這撕破臉皮的時刻,自然不用隱藏。

    “公子,你這人我好喜歡啊,可你是人族,而我們是妖魔,兩者不能共存,只能對不住公子了。”春梅嫵媚的笑道,鋒利的指甲散發著幽光。

    她們現在所要面對的就是那黃袍修士。

    雖說對方看似厲害,可她們是三人,而對方只有一人。

    老嫗陰森森道:“你這修士實在是讓人可惡,不過以你一人就想對我們三人,未免不覺得有些托大嘛酒里被我們下了毒,就算你是金丹真人,也得全身無力,發揮不出實力。”

    隨后她看向林凡,“小子,你剛剛如此囂張,老身忍你多時,現在你看到我們的真面目,不知你是否還有先前那般的膽量。”

    “聽不懂我說的話嗎都給我坐下。”林凡手掌輕拍桌子。

    頓時。

    周圍的場景發生變化。

    黃泉地獄大神通瞬間爆發。

    黃風老妖對黃泉地獄只是入門領悟,也就顯化‘奈何橋’而已,但是威能的確夠霸道,同等境界的修士,遇到施展黃泉地獄的黃風老妖,真不一定能支撐得住。

    此時。

    陰森恐怖的氣息籠罩所有人。

    黃泉水,奈何橋,鬼門關等等全部出現,地獄本源纏繞在林凡身上。

    黃泉地獄大神通爆出來后,他就已經領悟到最高境界。

    他就是地獄的掌權者。

    能溝通真實地獄本源。

    在場的所有人,只需他一個念頭就能全部斬殺。

    任何一門大神通,想要修煉到最高境界,沒有極大的悟性與相關材料的輔助,還有千年的時間,根本想都不用想。

    而對一般修士來說,他們壽命有限。

    根本不可能將壽命花在修煉大神通上。

    “這是哪里”

    老嫗等人看到周圍恐怖之景,早就已經被嚇懵了,她們就是普通的妖魔,哪里見過這樣的場景,吸一口氣,就感覺空氣都是寒冷刺骨的,就仿佛深陷冰窖之內一般。

    “這里是地獄。”林凡說道。

    黃袍修士驚駭的看著林凡,本以為是蠢豬的道友,卻沒想到竟然能有如此威能,不由,他的臉色微紅,也許人家道友根本就沒有將這些妖魔放在眼里。

    而他還如此貶低。

    想想就感覺丟人啊。

    “地獄……”

    老嫗不敢置信,可是那恐怖的氣息一直纏繞在她身上,也許對方動一下念頭,就會徹底死在這里吧。

    最沒有威脅性的家伙,才是最為危險的。

    林凡收了神通,地獄消失,依舊是在屋內,剛剛恐怖的景象,已經徹底消失。

    “都給我坐下。”林凡說道。

    黃袍修士收起法境,長劍入鞘,低頭不語的坐在那里。

    老嫗跟兩位姑娘也是收起妖體,畏畏縮縮的站在那里,都不敢喘氣,就怕這一口氣招來殺身之禍。

    “剛剛怎么做,現在還怎么做。”林凡說道。

    對于現在的情況他很是不滿意。

    春梅跟秋冬害怕的來到林凡身邊,按著肩膀的手都在顫抖著,她們沒有想到被她們勾引的人才是最為危險的。

    “別緊張,我不會壞人,莫怕。”林凡安撫著兩位女妖魔那害怕的小心肝,多么好的姑娘,咋就被嚇成這樣了。

    隨后,林凡看向黃袍修士,“你說你這人有什么意思,大半夜來到這里,好不容易遇到喜歡玩情景勾引的妖魔,我正在享受中,你卻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殺出來,不僅打擾了我的好事,還影響了我的胃口,你知不知道”

    “道友說的是。”黃袍修士低頭道,隨后弱弱接著,“可她們是妖魔啊。”

    “妖魔怎么了人家大半夜的不睡覺,又做菜,又喝酒,還讓我占便宜,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早就知道她們是妖魔,可我說什么了嘛

    “沒有,我什么都不會說,因為我只看到三頭妖魔將我服侍好好的。”

    隨后,她回頭摸著春梅嬌嫩的小手,“春梅,你看我說的有道理吧。”

    春梅很害怕,說話都結巴了,“公……公……公子說的有道理。”

    她們現在真的很害怕。

    總感覺她們在這位公子眼里就是微不足道的小妖,隨隨便便一捏就能捏死。

    “怎么結巴了,趕緊喝杯酒潤潤喉。”林凡遞過酒杯,安撫著。

    他早就想讓黃袍修士離開,非要留下來干什么,打擾我的好事真的很有意思嗎

    誰都知道大家不容易。

    出門在外,荒山野嶺,遇到這幾位有點情趣的妖魔,你不好好珍惜也罷,還想砸了別人的場子,不覺得很過分嗎

    老嫗很難受,知道真相的她,感覺自己給妖魔丟了臉面。

    人家早就知道她們是妖魔,非但沒有揭穿,還主動享受起來,此事說給別的妖魔聽,恐怕都沒妖魔會相信。

    黃袍修士腦袋低的更低,他無言以對。

    對方說的有道理,可是他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

    享受妖魔的服侍。

    這是人干的出來的嗎

    林凡見三位妖魔沒有先前那般放得開,安撫道:“你們放心,就跟先前那樣好好表現自己,我是不會將你們怎么樣的。”

    “你們知道妖魔與人族是怎么形成的嗎”

    也許是喝酒太無聊,他又跟一些無知的孤兒聊聊神話故事。

    三位妖魔愣神,從未想過這種問題。

    黃袍修士感覺道友問的問題,頗為深奧,竟然從未了解過,如今聽到這樣的詢問,他心里沉思,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林凡端起酒杯,獨飲一杯,幽幽道:“相傳天地未開,混沌初成時,在混沌中心有一顆巨蛋,巨蛋不知浩瀚,某一日一位巨人從巨蛋出來,他感嘆混沌無物,空虛寂寞,便手持巨斧,一斧將混沌劈開,形成天與地。”

    “他惶恐天地合攏,便腳踏地,手撐天,久而久之,天越來越高,地越來越厚,直到一萬八千年后,天地不再有合攏趨勢。”

    “可是這位巨人卻力竭而死,清氣化為人,濁氣化為妖。”

    “所以說,不管是人族還是妖族都出自同一人,血脈返祖到最后,都是相似的。”

    三位妖魔聽的目瞪口呆,她們從來都沒有聽過這種言論,總感覺太過于神奇,而且竟有人說,妖魔跟人族是出自同一體,實在是讓人無法相信。

    黃袍修士被林凡的言論震驚了,“敢問道友,你這從何得知”

    他不相信林凡說的這些。

    無稽之談。

    完全就是無稽之談。

    林凡笑而不語,指天,又指著地,“此事不是從何得知,而是這片天,這片地告訴我的,我知道你不信,但我問你,有人族修士跟妖魔結合,最終生下妖人,可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何人族修士跟妖魔能結合又為何能生下孩子”

    黃袍修士被問住了。

    他一時間語塞,竟然不知如何回答,他聽過人族修士跟妖魔結合的事情,最終生下的孩子也都慘死,人族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為本就同出一體,人族有善有惡,而妖魔也是如此,有善良的妖魔,也有兇惡的妖魔,這三位妖魔,不……這兩位妖魔姑娘絕對是好的,她們為何為非作歹,也情有可原,絕對是這位老妖魔逼迫才會這般。”林凡說道。

    老嫗聽聞此話,站都站不穩,立馬跪下道:“公子明鑒啊,我是好妖魔,我真的是好妖魔啊。”

    她心里吶喊著。

    總不能看我長的老,長的丑,就將什么鍋都往我身上甩吧。

    這未免也太過于殘忍。

    黃袍修士被林凡這番話沖擊的很厲害,可是也沒有簡單的輕信。

    “老人家,趕緊起來,我就隨便說說而已,切勿當真,你們都不錯,招待的很是到位,就憑借這些,我就不會將你們怎么樣。”林凡說道。

    老嫗被林凡嚇的不輕。

    “道友,你說的這些對我沖擊很大,我一時間難以接受。”黃袍修士道。

    林凡淺笑道:“我明白,以你的悟性,的確很難接受,所以你就當聽個神話故事好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也就喝點酒,隨便跟他們吹噓一番而已。

    信不信那是你們的事情。

    黃袍修士有點尷尬,這位道友說話太過于直白,有點傷人心,但算了,他沒什么好說的,誰讓這位道友厲害呢。

    “好了,天色已晚,該去休息了,這位道友,今晚你便住在這里,明日我跟你一同出發。”林凡說道,他已經迷路,需要新的帶路者,雖說此人有些耿直,但看似靠譜,應該不會坑人。

    春梅跟秋冬道:“公子,今晚我們來侍寢吧。”

    這兩位姑娘已經相信林凡說的話。

    同出本源。

    如果對方愿意留下種子,便也再好不過。

    林凡擺手道:“多謝兩位姑娘的好意。”

    “但我還未有日鶴的想法,也未做好后代是鶴人的準備。”

    “你們的好意心領了。”

    日鶴就算了。

    摸摸還能接受。
成都电子游艺游戏设备博览会